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民黨比本土藍出走更深刻的分裂危機:正藍和統藍的撕裂矛盾

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 2015.07.21 00:00
本土藍和深藍或者是正藍的鬥爭,本土藍先盛後衰,最後潰不成軍,這是從前年馬王鬥爭看到這次國民黨全代會的最新結論。 本土藍被洪秀柱嗆聲說,王金平要當立委就回高雄選,但是就看民進黨要不要禮讓,被澈底唱衰。倒楣到這地步的源頭是2000年後國民黨去李、反本土化、再中國化,造成南部民眾支持迅速流失,實力一蹶不振所致。(《東網—林濁水專欄:國民黨攏絡王金平 救不了洪秀柱》) 本土藍和深藍的矛盾惡鬥走到今天,已經使國民黨2016選舉註定大敗。然而,國民黨危機性的內部矛盾並不只是本土藍和深藍的惡鬥這一個大家看得到的矛盾而已,裂痕在深藍或者是正藍本身之中也正在擴大,矛盾急驟尖銳,而且裂痕還不只一道。衝突嚴重的程度一點都不比發生在本土藍和深藍之間的更小。因為就國民黨來說,除了李登輝時代,深藍掌控價值設定高地,是國民黨的靈魂,而本土國民黨則是受靈魂指揮以對付台獨邪魔的手腳。手腳受傷固然是天大的壞事,而靈魂出問題當然是更加嚴重百倍。 假使本土藍的沒落是南部政治版圖由藍轉綠的關鍵,那麽談不上有什麼本土藍的台北市在2014年藍失守則是正藍內部矛盾出了問題造成的。在台北市長選舉過程中,敗選的連家認為民意支持度一路走低,最後敗選,競選團隊本身認為就是因為馬總統的政策走向造成傳統老深藍票投不下去所致。 事出有因,在於藍軍內部矛盾,連家軍說得不錯,但是說,傳統老深藍票投不下去,這判斷就錯了。 在選戰過程中,連家競選團隊透過政策訴求並動員深藍大老、黃復興黨部,退將鞏固的努力,已經成功地鞏固了傳統老深藍,結果連家票還是開不出來,並不是傳統老藍軍不支持,而是受到台北市正藍出現了三道裂痕衝擊造成的: 一、世代矛盾;二、奉公守法軍公教對上層權貴的不滿;三、親中防中的矛盾。 第一、二項矛盾在1129選舉中效應強烈。矛盾雖然醞釀已久,只是突然爆發,仍然算是新生現象。其中藍世代矛盾突然嚴重爆發,非常弔詭,正是連家鞏固傳統老藍軍的訴求所激發岀來的。這矛盾對國民的負面影響將是長期性的,也因此必然繼續在2016大選中發生作用;至於藍營中一般軍公教和權貴的對立議題在2016選舉中將不致於熱起來。 最值得注意的是親中/防中的矛盾。這一個矛盾過去一直只和藍/綠對立劃上等號。自從洪秀柱堅持一中同表反對一中各表,甚至嗆聲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引起各地本土藍強烈反彈而尖銳交惡之後,親中/防中對立才突然被拿來和深藍/本土藍的對立劃上等號。 其實國民黨內部親中/防中的矛盾出現得相當早,而且和本土藍/深藍的對立沒有關係,根本就只在正藍甚至深藍之中先引爆,而且矛盾對立一直只在藍營高層發酵,不牽動到藍營基層群眾。 在高層點燃這把矛盾之火的不是別人正是馬總統和蘇起。留美的蘇起一直相信世界大局已經進入霸權轉移階段,所以早在民進黨執政他當立委時,就決定了他藉以因應的親中路線而和當時的黨主席馬英九聯手在國會阻擋軍購預算。他們這一個路線在北京不斷增強對台飛彈布署的現實之下,顏色最深藍的軍情機關內部不以為然的人當然很多。到了2008年馬總統上台,親中遠美戰略正式啟動。520就職演說強調要推動兩岸和平協議,軍事互信機制。馬就職後,政府甚至出現了一連串十分怪異的作法,例如在88風災竟然拒絕美國軍方直昇機的協助救援,總統刻意疏遠軍事事務,降低軍事演習強度,且刻意不參加軍事演習,中止中程飛彈研製,持續凍結軍事採購等等不一而足。 軍方深藍對這一個過火的親中政策強烈反彈持續醞釀,累積力量,到2009年終於透過國防部發表的馬英九總統任內第一本審定通過的國防報告書表現出來,書中正式反對兩岸協商和平協議。清楚寫到「中共不斷運用時機欲中止美國為我軍售與中斷華美軍事交流關係,弱化國軍戰力列為首要目標。同時藉簽訂和平協議包裹其政治目的,使我方難有抵抗能力,進而達到其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企圖」。字字清楚強烈地打蘇起的臉。 再一年,馬政府對軍事互信機制不再提起,同一年親中的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下台,2012年金溥聰上任駐美代表,強化親美色調,金公開表示支持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政策。 2012年由於選情告急,馬重提和平協議,不料民意反應負面,從此在政策上不再提和平協議正式定調。 馬政府7年來在對美對中政策上這樣的反覆轉折,無疑的意味著深藍高層間出現了深刻的對立裂痕。但是儘管政策有擺動,在兩岸基本戰略定位上馬總統卻仍然全都守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的軌道上。 對馬「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的戰略方向,統派藍當然不可能接受,等到馬政府放棄推動和平協議,他們更加不滿。長期以來,新黨人士、連戰、許歷農等退將和夏潮人士、統合會人士等便積極來往兩岸間鼓吹和平協議和馬唱對台,等到習近平上台,他們更呼應習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並主張兩岸互動應該進入深水區,進行政治談判,讓統一從「未來式邁向現在進行式」。在這些統派人士之中以張亞中的一中三憲統合論論述最完整。(《東網—林濁水專欄:一中同表一中共表 國民黨在鬧什麼》) 幾年來統派人士最積極推動是兩樣,一個是和平協議,另一個是教育文化政策的去本土化和再中國化,他們認為兩者相輔相成可以從價值觀到實體體制上成功地建構兩岸一體的共同體。 儘管馬政府在兩岸政政治策的走向上不符合統藍的期待;但是在教育政策上統派人士卻成功地透過馬執政的機會推動了課綱再中國化的微調,但是也因此引起強烈反彈而使自己在社會的位置更加邊緣化。 統合派人士,並不否定九二共識,但是認為九二共識「必須深化昇級」,所謂深化最重要的就是協商和平協定;另外,依替洪秀柱起草的兩岸政策說帖來看,他們除了明白表示對馬英九兩岸政策的不滿外,更對九二共識提出和馬完全對立的解釋,她的說帖明白指出九二共識根本應該是「雙方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第二、兩岸均謀求國家的統一」才對;相反的,中共向來反對一中各表,所以一中各表是雙方的差異而不是共識。張亞中還特別批判一中各表,說一直各表下去就會變成兩個中國—這很清楚的,就是洪秀柱火大地嗆聲「不能說中華民國在,否則就是兩國論」,以及在國民黨全代會演講支持九二共識但是硬是絶口不提一中各表的來源了,當然她更不可能跟隨國民黨主流說不統不獨不武了。(《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國民黨鍘人邏輯:逆我者王順我者死》) 本來,國民黨主流派立場是不統不獨不武,至於像許歷農等的統派的立場在退將中也有一定的支持者,但是現役軍官中認同的不多,所以他們在國民黨中位置相當邊緣,至於統合會人士在學界中也同樣非常邊緣。只是這些懷有統一的強烈使命感的邊緣人士如今陰錯陽差地因為國民黨的惡鬥而捉到機會,可以透過洪秀柱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而推動他們的統一運動。 由於他們的論述位置在台灣公共論壇非常邊緣,因此絕大多數民眾和政界、媒體界、學界都非常生疏,頂多通稱他們是統派,卻搞不清論述的內涵。 這些統派在台灣本土化、台獨化的大潮流中充滿了孤臣孽子的哀怨,在洪秀柱決定登記參選總統後迅速集結。5月17媒體報導,國民黨黃復興黨部展現動員力量,前退輔會主委許歷農在內,共有40多位上將、中將參與洪秀柱登記初選連署。6月10日洪秀柱記者會,前兩岸、國安、外交政務官現身力挺,包括前外交部長歐鴻鍊等6、7位部長、大使級人士將出席。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國安會諮詢委員楊永明都曾幫忙連署,軍方系統連署名單更是超過100顆星星。 看來,站出來挺洪人士和2014年挺連家人士是高度重疊的同一路人馬。 洪秀柱因為馬總統排王的權謀而將明確獲得提名時,他們為並不認為洪秀柱可能當選總統,那時他們定位洪秀柱參選的價值是「宣傳理念」應該是很合理的。但是當6月中洪秀柱民調突然竄升而「破磚」時,他們振奮之餘,改變了看法,張亞中對國民黨中央叫陣,認為洪的出線「反映一種新民意的誕生」,台灣統消獨長的趨勢將出現逆轉的機會,所以「不可能總統提名人、黨、行政團隊各路線各走各的」,國民黨應該舉行「政治大辯論」。他們顯然認為洪秀柱挾民氣既可以認真問鼎大位又可以一舉翻轉馬英九主導的國民黨兩岸主流路線。 等到洪秀柱民氣迅速消退,當選已經不可能了,於是洪團隊的,「無欲則剛」,選舉合理的定位自然就是再回到宣揚理念上面。他們把希望的實踐擺在未來理念被社會接受而成為主流價值之後。問題是這利益就和得到國民黨提名,希望現在就能當選的立委候選人的完全背道而馳。 由於氣勢落得太猛了,因此在7月19獲得全代表提名前,洪團隊不再敢對國民黨的主流論述強勢攻堅,但是一群人在狂熱的使命感驅使之下,也不可能倒過頭接受國民黨主流的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於是他們採取低調但是立場絕對不變的策略。 統合論述的一中同表,在內涵、對現實的定性、政策立場、目標各方面在在和馬政府的一中各表針鋒相對,只是這些矛盾社會多數並沒有特別感受,直到洪秀柱嗆聲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社會才嚇到了,但是仍然摸不著理解問題的頭緒。不過一中同表,馬總統自然很明白,知道完全針對自己,否則他也不必在最近一中各表每天照三餐唸,只是由不挺洪則不足以卡王,於是只好一面強顏歡笑挺洪一面成天焦慮地高唱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有如唸驅魔神咒。(《自由時報—林濁水:國民黨狂唸一中各表當驅魔神咒》) 馬挺洪卡王使整個藍營內部理念的矛盾和實際權力鬥爭的縱橫捭闔出現了非常詭異的組合。 親美親中的矛盾本來是正藍高層的路線鬥爭,雙方已經鬥了快有10年了,在這過程中本土藍一直是鬥爭的局外人,現在由於洪秀柱撐起一中同表中華民國不存在的大旗才讓價值觀依違在藍綠之間,備受民進黨本土化競爭壓力的本土藍突然驚慌失措,並因此群起而反洪,把正藍和急統藍的鬥爭接手過來。這一來又使得正藍高層在國民黨的內鬥中陷入了兩面做戰的困局,更麻煩的是,做戰又從侷限在高層迅速進入到群眾動的局面,引發了基層慷慨激昂的對立。正藍高層於是只好做了選擇,其策略是: 1、天天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咒語唸個不停外,把咒語黨綱化,以求安心。 2、開除口頭上反洪最代表性的從政黨員。 開除反洪最代表性的從政黨員。一方強調是因為不能容忍他們舉著藍旗反藍旗;另一方面透過放話說由於他們反洪,基層黨員反彈實在太激烈了,所以不得不壯士斷腕。 這兩個理由都大有問題,因為: 首先,被開除的人都堅決支持一中各表不統不獨不武,這些人豈不正是「舉著藍旗擁藍旗」;相反的,洪秀柱高舉九二共識卻以一中同表對決一中各表,豈不才是貨真價實的「舉著藍旗反藍旗」? 其次,難道基層只有強烈擁洪反王的嗎?豈不是反洪反一中同表的還更多更激烈? 所以斷然開除兵純粹是權力衝突的兩難中的利益選擇,不是什麼是非的問題。 黨中央放話說馬認為如果不卡王的話有人會退黨。這沒有錯,不卡王支持者會流失,只是看不出來會波及到參加選舉的從政黨員會出走;但是從最近一段時間的發展上看來,黨中央堅持挺洪,非常明顯的,不只基層流失更嚴重,更大幅波及到大群的立委參選候選人。 從事後孔明立場來說,國民黨中央在挺王挺洪兩難中的選擇是兩害相權取其極大,兩利相權取其極小。真是詭異。 針對國民黨黨中央策略洪團隊的因應是: 只講九二共識,一中同表可以不講,但是立場原則堅持不變,同時強調對自己的理念會繼續做實質宣揚,遇到批評,則洪本人絕口不提一中各表和不統不獨不武。塑造主角本人堅守原則的形象,虛與委蛇的話由不大有人認識的幕僚出面,主角絕不鬆口。 面對面洪秀柱這種甚至是「不舉藍旗又反藍旗」的剽悍做法,國民黨中央因為已經做了選擇,再沒有迴旋今餘地,只好唾面自乾,鴕鳥到底。 根據最近民調,高達61.2%民眾不同意「一中同表」主張,只有17.8%%表示同意;最嚴重的是泛藍民眾也有超過40.1%不同意,只有36.9%同意。這顯示的是正藍,泛藍的矛盾已經強烈地從上層動員、擴大到基層民眾之中了。情勢演變到這個程度,自然就會在各種民調中看到宋楚瑜既在總體民眾中領先洪秀柱,而在泛藍民眾中也得到完全勢均力敵的支持度的強烈棄保現象了。依數據我們可以合理地推估,這棄保現象不只是因為個人形象上洪弱宋強而已,更已經牽動到藍民眾在對立路線上進行選擇了。 毫無疑問的,國民黨已經因為內部路線的多種矛盾而分崩離析並面臨遠比2014年1129還要慘烈的大敗了。更嚴重的是,這完全是舊的價值理念早不合時宜,新的價值理念又無法形成造成的,也就失喪失了中心思想。洪秀柱現象就是在這處境下孤臣孽子的一件「返祖」運動的演出。現在「返祖」運動者雖然亢奮不已,但是已經讓整個黨陷入無比的焦慮和痛苦之中了。凡人類政治的進步方向幾乎毫無例外地都在極度痛苦甚至幾近絕望的處境中才苦心尋找到的,如今藍營能不能在這樣的處境中拚出一條新路?將來藍營的領導部隊是不是仍舊叫做中國國民黨,歷史的答案會是怎樣,充滿了懸疑的張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