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四百公里長征 維屏的中央山脈極致挑戰

欣傳媒/ 2015.07.13 00:00
賴維屏

中央屋脊大縱走 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什麼是「中央山脈」呢?顧名思義就是「橫越中央山脈」!這場由中華民國自行車協會舉辦的中央山脈極致挑戰賽,從宜蘭羅東出發到武陵農場,再武陵農場翻過武嶺到達南投日月潭,再從日月潭新中橫上塔塔加,從阿里山下到嘉義,三天時間總長400公里的挑戰,總爬升近8000公尺。其中第一、二天的路線俗稱「北進武嶺」,也就是「台灣單車三橫一豎」中的那一豎。第三天可以經過全球十大最美單車道的日月潭水社堤岸段,然後經新中橫上塔塔加,可以說是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啊!

◎延伸閱讀:何謂自行車路線的三橫一豎?

因為這次活動屬長距離挑戰,且完賽時間相當充足,事前我擬定的作戰策略就是沒有時間壓力地慢慢完成。放輕齒比,也不拉迴轉速,不要讓肌肉有任何丁一點負擔。事前有朋友跟我說,依我的程度只要邊拍照邊打卡慢慢玩就可以完成。確實這幾天的路程實在漫長,深刻覺得比起任何作戰策略與準備,找個頻率相近,共進退的夥伴卡實在!而為了堅定自己邊拍邊玩的原則,我三天都在背後背了自拍神機,就是為了多拍拍照,也想為同行車友留下美麗的回憶。

萬全準備 小心應戰

這幾天選手將攜帶大會發的集章卡,途經檢查點蓋章後方能完成挑戰。每天皆有行李寄送,如果騎不完還可以上收容車。其實報名後我一直很擔憂第二、三天下坡路段的危險性,內心交戰著是否乾脆在登頂後上收容車直接上收容車呢?但是也曾經完賽過中央山脈的魏小猴跟我分享了挑戰經驗後鼓勵我:「一生或許只會做一次的事情,一定要把握機會好好完成它!」

賽前準備

除保暖衣物如長指手套及風衣與防曬務必準備妥當之外,面對三天400km長途騎乘的挑戰我準備了雪花膏,避免衣物與身體過從甚密,引起疹子甚至磨傷。此外,我也準備了一些復健用品,諸如瑜珈棒、冰鎮藥膏、蒸氣眼罩等等,每天下午抵達飯店後趕緊進行修復。

補給品方面,上次去富士山比賽後在東京街頭掃貨的BCAA立刻派上用場,一天三包,出發前、騎乘中(午餐)、抵達後,避免肌肉過度勞累產生運動傷害。我也準備了大量的果膠,但是事後證明,面對長途騎乘如果有燕麥棒等硬體食物還是比較止飢,因此看到補給站無論如何一定要拿根香蕉。早中晚三餐也要不斷補充碳水化合物,簡單來說,當個飯桶吃就對了!

比賽前一天,大夥陸陸續續抵達位於羅東的飯店。這次下禢的金太極鐵人會館雖然不是大會使用之住宿,但是價格便宜又乾淨舒適,實在是滿不錯的住宿選擇,距離羅東夜市也很近。晚餐就在夜市吃牛排與鐵板麵進行超補(其實只是想大吃),預祝各為英雄都能順利完賽!

下一頁:Day 1 西瓜、高麗菜和可樂!

Day 1 西瓜、高麗菜和可樂!

第一天:羅東-武陵(90KM、爬升2330m)

第一天出發點在羅東火車站附近的地方特產館,經過市區,朝台七甲方向出發,也就是往北橫或太平山的方向。雖然可能會遇到整點管制,但是依照正常的速度慢行就好,別忘了這幾天的策略就是在太陽下山前回到飯店就好。

關於這三天哪一天將會是最累人的,是車友們這幾天念念不忘的話題。雖然答案人各有異,但是對我來說第一天是最痛苦的,因為在到午餐地點南山之前,都是頂著大太陽在爬坡。沿路風景雖然也算遼闊,但是在大太陽下根本無心欣賞。索性這一段算是滿多載運農作物的菜車頻繁往來的地點,每隔一段路就有雜貨店。我只能頂著大太陽期待前方的雜貨店還有沒被領先的車友搜括光的可樂。

用餐的地點在南山,在這裡領取大會準備的便當。便當口味雖多,但是我實在熱的吃不下,只想喝杯沁涼的可樂。不過我還是告訴自己,消耗了這麼多能量如果現在不補充碳水化合物,等等應該會倒在路邊,所以逼著自己至少要把白飯吃光。幸而這裡不愧是盛產蔬菜的地方,便當裡的青菜真的很香甜下飯,漸漸開啟我的食慾。

過了南山再往前一段,開始感覺到四周的林態在變化。取代菜田的是涼爽的樹蔭,頭頂甚至開始出現些許山嵐。過了思源啞口,恭喜各位,第一天的挑戰結束了,接下來就是一路下滑到武陵農場!難得到此一遊,別忘了進武陵農場前買幾顆又大又甜又新鮮的水蜜桃與西瓜梨喔!

這次武陵農場的住宿分為兩部分,國民賓館與富野度假村。據說後者比較高級但距離檢查點有些距離。我這次被分配到國民賓館,回到飯店第一件事情就是洗好澡開始泡冷水,降低肌肉發炎受傷的風險,加速回復。切記,泡澡時水位不可超過心臟。洗好澡後再用運動冰鎮凝膠及瑜珈棒按摩,讓膝蓋與肌肉放鬆。

能量的補充也很重要,雖然用餐時間在即,此時我已經忍不住飢餓。在晚餐前我已經嗑掉一碗泡麵,不得不說這碗武陵農場的泡麵真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泡麵呀!在自助餐吃了大碗白飯後再回房抬腿。早點休息,準備迎接第二天的挑戰吧!

下一頁:Day 2舊地重遊 往事再提

Day 2舊地重遊 往事再提

第二天:武陵-大禹嶺-武嶺-埔里-日月潭(140KM、爬升2760m)

第二天可以說是此次挑戰的重頭戲,因為這一天要登上台灣的單車聖殿「武嶺」,在此之前要先通過全台灣最惡名昭彰的單車試煉大禹嶺。從海拔約2000公尺的武陵農場國民賓館到大禹嶺還有50公里的路程,這一段儘管淨爬升約500公尺,但是上上下下的地形其實騎起來也不容易。因為第一天肢體已經累積一些疲勞,出發時間早,身體還沒熱開,加上想把所有體力都留在大禹嶺,這一段的策略就是輕輕帶迴轉速暖身。

早上5:00開放領餐盒以及托運行李。其實昨晚用完晚餐回房後我又立刻肚子餓了,但是我沒有及時補給,第二天早上也只吃了一個麵包。麵包畢竟無法及時消化,所以我又吸了一包能量飲料包就出發。想不到出發沒多久我就又餓了!抵達第一個檢查點梨山賓館時我趕緊要了一根香蕉,沿途也吃了果膠,但是都沒辦法阻擋那種飢餓感,甚至覺得全身無力兩眼發黑,就這樣一路跟隊友哭夭了50公里,真的是這三天最痛苦的一段路!直到大禹嶺吃了午餐肉羹飯,突然整個人像是被打到似的醒了過來。這也驗證了中央山脈真的是能量消耗相當大的活動,一定要加強補充碳水化合物。另外,要提醒的是,這一段路是菜車慣常經過的路線,路小又不平,偶而還會有群狗出現,經過此段時務必要多加小心。

撇開飢餓不說,我很享受這段路程的風景。太陽正緩緩升起,把遼闊的山頭染成一片金黃,此時此刻真的有種「我在騎中央山脈!」的感覺。

大禹嶺何以惡名昭彰?試想在海拔2500m的稀薄空氣之下,要在9公里的短距離內累積近800m的爬升,真的是很嚴峻的挑戰。甚至很多人提議,挑戰這一段時要背拖鞋,因為踩不動時乾脆下來牽車還比用騎得快啊!而去年的此時維屏挑戰一日東進武嶺時也在這裡遇到瓶頸,今年雖然少了花蓮到大禹嶺這段80公里,面對大禹嶺那像是牆壁一樣的陡峭我還是有些畏懼。

面對大禹嶺這樣的連續髮夾彎與陡峭上坡,最怕遇到的就是必須脫卡的狀況。一旦脫了卡,就必須要牽一段路到平緩的地方才有機會再上車。因此我告訴自己,一定不可以慌亂!不可以因為坡看起來很陡就想下來牽車,如果真的要下車,千萬不能等到已經要定竿了才脫卡,否則雙腳無力反應不及就要倒車了。而急陡坡一定要靠邊行,以免在毫無制動力的情況突然出現車輛,在髮夾彎處若要到對向車道減緩坡度,更是要注意安全。可以發現車友間的氣氛相當緊張,因為所有人一方面在跟自己的身體及意志力對話,另一方面都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注意來車的動向。

到小風口之前我大概停了兩次,稍作喘息,做不到大禹嶺不落地,但是這次的表現我還是相當滿意的。這段路我其實只有走過那麼一次,令我訝異的是我對路上的一景一物印象是這麼強烈!這裡是我上次第一次定竿的地方、這裡是我上次第一次被收容車追上的地方、那道讓我國罵脫口而處的輪胎牆(這次還是讓我飆髒話了),我全都數得出來。那個彎角,我哭喊著我還可以騎!下個彎角,是我被收車的地方……

去年在大禹嶺被收車後,爸爸鼓勵我:「一個人不一定凡事都要一次成功,有時失敗所獲得的比成功更多。」總算到了松雪樓前的至高點,在此可以遠眺台灣公路最高點,有人說這最後1公里的爬坡,是全台灣最難的1公里。確實,從海拔3150公尺的合歡山莊算起,平均坡度可是有10%呢!此時爸爸的這句話給我的感受比平常都還深刻。給了自己一年的時間,我已經能夠用自己的力量來到這裡,面對再陡的坡也要堅持用騎得上去,因為這是我尊敬武嶺的方式。

稍作休息與補給、拍照留念後,我們趕緊穿上風衣準備下山,此時頭頂已經出現些許山嵐遮掩住稍早的蔚藍天空。大會在武嶺設的關門點是14:00,但是建議真的要盡量在中午前登頂,因為接下來天氣就會變幻莫測。從武嶺下滑到埔里這一段,是我最擔心的一段路程。武嶺到翠峰段路窄、坡陡又有盲彎,除了注意交通安全閃避上下山車輛,也要注意剎車的狀況,一直點煞的結果是肩頸超級酸痛,說起來長下坡根本比爬坡還累。因此下坡時千萬不可當作休息而大意,一定要全神貫注,必要時稍作停頓再繼續。

過了鳶峰不久,我才想著要下車休息一下,就發現熟識的車友倒在路旁。騎車時發現車友摔車,首先對周遭其他車輛警示避免二度意外,然後趕緊通報大會或救護車。千萬不可輕易移動傷者,上前確認傷者的意識是否清楚,等待救護車支援。很幸運地,摔車的朋友意識清楚,在許多參賽車友、民間補給車以及救護人員的幫助下,很快地前往了醫院,但是我也因為陪同前往而放棄了當天接下來的比賽。

待家屬到院後,大會醫護人員便把我載往終點,也是當天下榻的日月潭水沙連飯店。一路上看著還在車外潮濕又悶熱的天氣下慢慢前進的參賽者,我不知道該慶幸今天我的比賽已經提早結束,還是遺憾沒有在外面和他們一起奮鬥到最後。低頭看著我的集章卡,在「武嶺」之後都是一片空白,即使明天騎下去,那格該在翠峰蓋上ok的格子將永遠空白…腦海裡浮起朋友躺在路邊的景象,這兩天累積的疲勞突然沒有辦法抑制的擴散開來。反正都沒辦法完騎了,武嶺也去了,乾脆明天不要騎了吧?明年再來就好…

轉往魚池的路上,醫護人員又接獲有人摔車的訊息。察看後發現只是小擦傷,選手的親友都叫他別騎了,畢竟武嶺都爬完了,剩下一個大緩坡就上車休息吧!但是車友很堅持,剩下一點點路程,一定要自己騎回飯店。我在車上聽著他們的對話,也想起小猴跟我說過的話。那樣的堅持讓我真的好感動!所有愛騎車的人,我們不就是喜歡那種靠自己的力量征服了道路的成就感與榮耀而騎車的嗎?!獎牌什麼的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重點是曾經挑戰過的痕跡與精神。所以即使不能完整完賽,我也一定不能放棄第三天,而且我一定要自己騎回終點的會場!

下一頁:Day 3中央燒賣,完食!

Day 3中央燒賣,完食!

第三天:日月潭-塔塔加-阿里山-嘉義(180KM、2900m)

發生了昨天的事故,讓我有點一夜難眠,隔天早上仍然心有餘悸,昨天定下的決心也有些動搖了。從飯店出發後不久,我們在晨曦中經過了水社堤岸,這裡是每年春節我都會和家人來騎車的地方。想到騎車的快樂與美好,想到每次都默默擔心出外騎車的我的家人,其實內心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同伴們催促著我,「維屏,該走了!」也有朋友跟我說「騎就對了!」沒錯,只要我還能騎,為什麼要放棄呢?所有的憂慮與灰暗就留在那一天的湖畔吧!

五月中的時候我已經跟家人開車去探過第三天的路線,前15公里都是幾乎都是平路和下坡,可以好好把握此階段做熱身。一路沿著陳有蘭溪、濁水溪等中部的重要流域,景色與前兩日又是不同種的壯觀。途中也經過多次在風災中受創的神木村等區域,近距離看到整個被土石淹沒的明隧道,只能默默驚嘆大自然的威力。

有了前一天飢餓的經驗,我完全了解超補的重要。第二天晚上睡覺前,我已經把大會提前發的早餐餐盒吃掉大半,第三天早上則泡了一杯泡麵當早餐。泡麵的熱度跟香味超級醒神啊!到同富的最後一家小七,別忘了下來做最後的補給下次看到便利商店就是嘉義的石棹了。

雖然在內心決定一定要騎完,我還是有些擔心過了阿里山之後的下坡。除了距離長,也聽說過很多遊覽車對車友不友善的經驗。我曾經答應家人,如果無法在遊覽車開始下山的中午前抵達至高點開始下滑,就上收容車。加上昨天的事件,讓我更加篤定趕快騎完的想法。一路上幾乎沒有休息地自己往前衝,幸而有許多其他車隊的朋友看到落單的我,沿路陪伴聊天鼓勵。新中橫最困難的一段,莫過於最後快到塔塔加的10公里。除了過了明隧道後的險升坡,周遭樹林相似的景致真的會讓人有種無限鬼打牆的感受。最後我在約11:30抵達台21線145公里處的塔塔加,享用了大會提供的花生湯之後開始繼續下滑。

從塔塔加到終點嘉義鈺通飯店還有85公里的路程!撇除市區還有至少70公里的下坡,過了最後一個檢查點石棹後甚至還有爬坡的路段。但是相較第二天路程,至少新中橫是雙線道,路面也平坦許多。沿路我看到許多遊覽車停在路旁等待接送用完午餐的遊客下山,一直在內心祈禱著「拜託~吃飽一點再下山啊!司機大哥別急啊,午睡一下再走嘛!」長下坡甚至無聊到開始跟自己講起冷笑話。下午14:00通過石棹後很幸運地跟著寶二車隊的車友一起下滑,因為這時段車流明顯開始增加,大家集體行動比較安心。沿路有時會有交通阻塞,寶二車隊的朋友也相當有秩序地警示車友以免突然減速撞成一團。另外,自己的心得是,下坡雖然要打回大盤,但是還是要落在踩得動的檔次,維持制動力,以免突然出現小坡或突如其來的車輛。

下午15:30,順利抵達嘉義鈺通大飯店。大會相當貼心地安排參賽者使用房間梳洗,讓參賽者可以乾乾淨淨地吃完英雄宴再回家。這三天下來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場很棒的活動,工作人員相當用心。還記得第二天在某個地點聽到工作人員的無線電通報前方積水,待我們騎到該處,已經有工作人員駐守警告。伸縮縫、路面塌陷、入長隧道等等特殊狀況,幾乎都有工作人員駐守。謝謝大會工作人員的努力,以及許多車隊、車友的支援,讓我們安全地完成了這三天的挑戰。中央燒賣,完食!

而大會大概認定我已經完成大部分的挑戰,所以我在終點也領到了刻有我的名字的獎牌(據說只要上坡路段有完成都可領到獎牌),但是我還是覺得有點遺憾。一來就是少了那麼一個章,二來朋友們一起出遊,沒有辦法一起回到終點。如果能夠大家一起在終點吃慶功宴,那感覺一定更加甜美吧。不過,很多事情並不需要一次就完成,更沒有所謂的一生只有一次。在內心像自己下了戰帖,中央山脈我會繼續來挑戰的!

【延伸資訊】

賴維屏粉絲專頁-紅豬與屏Porco e Bella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