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王金平應以國會國事為重【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7.1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立法院副院長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曾開口邀請立法院長王金平擔任競選總部主任委員,王金平已以立法院院務繁忙婉拒,據說洪秀柱迄今還不死心,還在TRY,一定要TRY到沒步數為止,此不論是洪秀柱誠意十足還是強人所難,吾人竊以為王金平萬萬不能答應,否則不只是王金平人格掃地,台灣人顏面盡失,都將更讓外省人看不起;王金平一定要以國會國事為重,在最後的會期把一些重要的法案通過,該立的法或該修的法趕快處理完善,為台灣的長治久安和長遠發展奠定優質的宏規。

下個會期是本屆最後一個會期,若無特別意外發生也很可能是王金平在立法院服務的最後會期,下會期還有中央政府總預算要審,而副院長洪秀柱又跑去選總統無法來幫王院長分憂解勞,下個會期可能要王院長獨撐全局、無人換班、無人代理;當然最理想的是已經無時間主持院會或協商會議的洪秀柱辭掉副院長再補選一位副院長,但法律並無明文規定參選總統就要辭掉副院長,所以辭與不辭就要看洪秀柱的個人政治道德與政治責任或國民黨的黨紀要求,別人是無從置喙的。因此之故,王金平基於公務理由是勿出任洪秀柱競選總部主任委員為宜,以免院長、副院長都在跑選舉,國會國是就要荒廢了。

若王金平出任洪秀柱主任委員、對洪秀柱所有政見言論是要負連帶責任的,本土派的立法院長去為急統派的總統候選人做政策背書,那真叫上帝也瘋狂了;洪秀柱的「一中同表」、「不能講中華民國存在否則就是兩國論」、「課綱微調幅度還不夠、應該再大幅的調」等這樣的政治論述王金平院長承受得起嗎?,洪秀柱這種只想在極統派找票源保證一定落選,落選後責任一定全推給王金平輔選不力,就像本屆立法委員選舉王金平負責輔選林益世,結果林益世落選了,就有人暗指王金平輔選不力、沒積極在輔選而導致林益世落選,這種白派輔選紅派、其互信基礎本來就很薄弱,若再加上白派選民不願服從王金平的指揮去投票給紅派候選人,導致票開不出來,就會咎責到王金平身上也是理所當然的;現在情況更嚴重,本土派的王金平去輔選急統派的洪秀柱,洪秀柱一落選王金平馬上面臨千夫所指無病而死的難堪局面,做人做到如此不堪,所為何事?王金平的歷史定位已定:四十年國會議員、十七年的國會議長,這在台灣應是無人能及了,前不見古人、後難見來者;所以王金平就甭再做賤自己了。

這幾年王金平被國民黨一些權貴、偽君子整得胡說八道、其慘兮兮,連後輩小子江宜樺都狐假虎威騎到王金平頭上了,堂堂一位四十年國會議員的大政治家竟被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學究欺侮,何以為之?此乃馬英九訓下不嚴、國民黨政治倫理淪喪,馬英九自己搞盡狗屁倒灶之事,外表儘裝成道貌岸然樣,竟趁著王金平到國外嫁女兒之際聯合檢查總長黃世銘、行政院長江宜樺偷襲王金平,雖然王金平以之為「逆增上緣」,但全國人民都已為王金平忿忿不平;在兩年多的惡鬥王金平過程中,馬英九鬥得越兇則王金平民調支持度就越高,足見台灣人民對王金平支持的程度,不只王金平家人不捨連全台灣人民都於心不忍,結果馬英九、江宜樺之民調如江河日下,絕大多數台灣人民都對馬江狼狽為奸非常不恥,最終則在去年1129地方大選總翻盤讓國民黨再嚐到1949年以來最大的大敗仗,江宜樺因此引咎辭職離開行政院躲到美國去念書(聽說台灣沒學校敢收容他,他原來任教的台灣大學師生亦反對他回台灣大學、江宜樺下場真的很慘),馬英九也因而辭掉黨主席職務(以前敗選都只有黨秘書長引咎辭職負責);全國人民如此用力教訓馬英九和江宜樺,其中有一部份人是在為王金平出氣,王金平一定要領會台灣人民的貼心相挺,要站在台灣人民同邊,絕不可站到台灣人民的對立面,否則就太對不起海內外的台灣人民了。

基於上述三點理由,不論是於公於私、於情於理,王金平都不應接洪秀柱的競選總部主任委員或名譽主任委員,以免惹禍上身也免貽誤國家大事。國民黨再搞幾個興票案和宇昌案,洪秀柱都不會當選的,就像連勝文選台北市長一樣-「憑什麼嘛!」,一個二十五年資歷的立法委員長年駐守在教育文化委員會,也不耕耘基層,只有終年在黃復興黨部混吃等死,這樣的人去選永和市長、中和市長都選不上,更遑論選總統了,王金平去當主任委員就是去陪葬而已。所以王金平腦袋罩門一定要清醒,絕不能糊里糊塗再誤了大事,讓自己難堪、也讓台灣人民難堪。【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