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四十歲的金城武 登雜誌封面:說我帥太沉重,我四十歲了

NOWnews/ 2015.07.04 00:00
記者賴鵬翔/台北報導

「我的年紀愈來愈大,也開始長白頭髮,經紀人說要刷黑,我說不要,終於也40歲了!什麼時候要有什麼時候的樣子,那才是珍貴的。」他期待「老」這件事的發生,比起老去,讓金城武更不自在的話題是外型。「說我帥太沉重」金城武坦承,從沒習慣過外界對他外型的肯定,也從沒習慣做明星,現在還在適應的路上。

偶像年過40的一天 金城武給人的感覺像隻野兔,眼睛明亮,個性沉穩溫和,但警覺心強。不工作的時候等同人間蒸發,盡其所能地低調。人們總喜歡議論:金城武又老了。關於老了,金城武鬆了一口氣,像是等了許多年,總算等到期待已久的事情發生。「這次《太平輪》有段劇情是演大學生,要穿制服,我就在想說:『該怎麼辦哪?會不會看起來不像?我很緊張。』」

金城武坦承,從沒習慣過外界對自己外型的肯定 比起老去,讓他更不自在的話題是圍繞在外型。17歲以偶像身分出道,多年來他成了男神的最高指標,被問到他被稱為男神的感想,最常表現出來的反應,仍然是不知所措,尷尬而簡短的「謝謝,謝謝,不敢當。」對於這份不自在,金城武坦承,自己從來沒習慣過外界對他外型的肯定,現在還在適應的路上。「畢竟長相是父母親生給我的,小時候比較排斥,現在或許排斥,但會逼著自己理解。」接受外型也是得到演員工作的要件之一,「老了,再看是不是剛好在對的時候遇見了一個適合的作品,那才是更自然的。」

,2015.7.3)

金城武三個字彷彿就是個傳說,他愈低調就愈是愛他 出道至今的人生,金城武花了比別人更多時間適應。台日混血的背景,讓他從小面對台灣和日本兩地文化的差異,而身分和國籍認同的議題,和他在《太平輪》飾演的角色,夾在日本和台灣之間,立場為難的軍醫嚴澤坤有些許類似之處。演過各種角色,觀眾總習慣性地把他投射在無論是《重慶森林》裡編號223的警察何志武、《心動》的林浩君,或者《赤壁》裡的諸葛亮上。金城武從不去想,哪個角色和真實的自己最接近。「只會想著要怎麼把這角色演好,做出來之後,就看觀眾怎麼想,大家怎麼去評價了。」我們好奇,據說「宅度」極高的他,會不會上網看網民對他的評價?「還是會吧,有看到就看,但不會專程。如果是不好的評論,那就『喔,大家的口味不同。』」有沒有什麼角色是回頭去看或回頭去想,覺得再演一次會更好的?金城武笑說:「每一個角色再演一次,絕對會更好啊。可是電影往往就不是這樣?不說更好吧,至少會不一樣。」

懵懂出道、當偶像、出唱片、演戲。演了王家衛導演的《重慶森林》,金城武才開竅,從此喜歡上電影。當時《東邪西毒》難產停拍中,王家衛玩票性拍的《重慶森林》竟替金城武開了個通往電影的新視角。「當時一天就只拿到一張紙,不知道在演什麼,面對一個半醉的攝影師,大家都不知道在幹嘛,今天拍完了,明天又來一張紙,說昨天拍的都不算數了,重來一次。但大家對導演都很有信心,那種氛圍和創作方式很好玩。」總在各種訪問中說自己沒有學過表演,也不會演戲。「關於表演,我什麼都不懂,或許就是大家覺得我長得不錯,所以有機會參與而已。」但是王家衛點燃了他的熱情。「那時候才覺得電影怎麼那麼好玩,原來電影可以這樣拍,實在是太有趣了,而不是『原來當演員這麼好玩』或『原來當明星這麼好玩』。」

,2015.7.3)

金城武:無法說服自己的角色,他就不做。 陳可辛導演在《武俠》宣傳受訪時,曾經說最難找到的演員是金城武,他習慣看到劇本就先推,答應接演之後,又是一連串關於「為什麼要有我這個角色,刪掉不是更完整嗎」的辯證過程。「對啊,我一直問他說:『導演啊,為什麼非得要有我這個角色?如果取消掉的話,劇本就完全成立了嘛。』」後來和導演慢慢聊,逐步把徐百九這個角色打造得更合邏輯。開拍之後,金城武還是覺得自己演不活卡住,直到聽見現場工作人員講四川話。「我不知道這是什麼腔調,但那腔調對我來說很可愛,決定讓徐百九說四川話,導演也覺得可行。」於是成了我們在《武俠》裡看到滿口方言的金城武。「我在現場是亂講的,後面配音配得好辛苦啊,聽得懂的人會覺得很好笑,因為我亂講一通。」問他為什麼很少拍武打戲?「以前也拍過,但後來覺得自己是踮著腳在做。不是學武術的和學過的人差很多。其實我很喜歡動作片,但他們要你做的那個動作,你覺得很ㄎㄟˊ啊。觀眾在意嗎?我不知道,但是身為觀眾,我在意。」

金城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演員。」 私生活神祕地像個謎,金城武回答問題的角度,帶著某種奇特的疏離感,彷彿是站在一段距離之外,冷靜的觀察者。問他有沒有想過做演員以外的工作?答案是沒有。儘管喜歡,但他也坦承,演戲的確是他討生活的工具,沒有特別想過演戲對自己的意義。但從什麼時候開始,才真正認同自己演員的身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的演員,哈哈哈!自己都不知道身為演員我是不是擅長。」儘管喜歡電影,他也清楚明白地知道電影集體創作的本質。「電影不是你一個人在做,只能說,當我到這個空間的時候,我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其他的我也管不著。」他喜歡簡單的電影,也欣賞把一件簡單的事拍好的導演功力,他舉李安導演早期的作品為例,也盛讚伍迪.艾倫的《午夜巴黎》把需要用到動畫的電影直截了當地拍出來的魄力。「身為觀眾,我不會覺得不好,這就是功力,劇本也好,他也是在講一個很簡單的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