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突破人生挫折!歐陽靖跑馬拉松重生

華人健康網/圖文提供/大塊文化 2015.07.01 00:00

二零一二年四月,天色未明;凱達格蘭大道上,一萬多名女生們精神奕奕地在鳴槍聲後起跑。在這場女生路跑活動中,每位跑者都是獨自地在跑著,但卻擁有一樣的目標、在朝著一樣的方向前進;那是我親身感受過最巨大的正面能量,而這正面能量竟然是由上萬個『相信自己可以做到』的女生所產生的。

十月,我在舊金山女子馬拉松的賽道上,看到一名年邁女跑者的背影;她在T恤寫上『Survivor』字樣與三個名字。我跑到她身後仔細看了文字內容才驚覺,她是一位母親,而她是為了替自己罹患血癌的小孩加油而跑。

翌年三月,我在名古屋與數萬名女生同時邁開42.195公里的旅程,我不發一語,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過了地獄般的三十二公里,我看到身旁有個瘦弱的女生瘸著腿,應該是已經扭傷了?卻依然不放棄地一步步在前進……我受到那位女生鼓舞,堅持了意志,卻依然不敵劇烈的疼痛感。

我落下眼淚,在心中默默地對逝去的的弟弟說:「大寶,你姊姊是個很厲害、可以跑完四十二公里的人喔!」然後,我笑了出來,雖然眼淚並未止住,但我確實以這個意念撐了下來。最後的195公尺,我與其他女跑者手拉著手、邊尖叫邊衝進名古屋巨蛋,通過終點線那一刻,我的心中帶著極巨大的喜悅。終於,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二條『自己用汗水與淚水』得來的Tiffany項鍊完跑禮。

在這個『女生路跑』、『女子馬拉松』興盛的當下,我們女生很難想像自己之所以能夠自由自在地奔馳在跑道上,也是經過許多前人的努力。作為「世界六大馬拉松」之一、具有116年悠久歷史的波士頓馬拉松(Boston Marathon)剛開始其實是不準女性參賽的。

在運動員女權尚未得到重視的西元1966年,女跑者芭比•吉布(Bobbi Gibb)是第一位未報名、但完跑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隔年女跑者凱薩琳•史薇哲(Katherine Switzer)隱匿性別報名參賽,成為波士頓馬拉松第一位「領到號碼牌的女性」。而當時編號261的史薇哲在賽道上被男性工作人員拉扯的照片,遭新聞媒體刊出之後也引起了社會一片譁然。直到1972年,大會才正式獲准讓女性參賽。而史薇哲在三年後領著「紐約馬拉松冠軍光環」正式重回波士頓馬拉松,並以兩小時五十一分的優異成績完成四十二公里得到第二名。

因為長跑讓我重獲新生

長跑是種簡單而神奇的運動,在我開始跑步之前,我從來不知道跑步可以教會我這麼多。我曾經意志不堅,也曾經沒有自信;尤其在那罹患重度憂鬱症的六年歲月裡,我認為自己什麼事都做不到。記得某天晚上,外宿在朋友家中的我,只因為『忘記帶安眠藥』而驚慌失措,我對自己說:「我完蛋了!我一定會睡不著,我完蛋了……」當時的我,居然連『放輕鬆』的自信都沒有,更何況是遭逢別的意外。

我從高中輟學、因飲食失調而唾棄自己、質疑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價值……甚至在情傷後,認為自己外貌醜陋而足不出戶。我常常因為一點點的打擊就選擇退縮,或是因為別人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就落入負面情緒的深淵。

我拒絕嘗試新的事物、拒絕挑戰,只因為我總是事先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失敗。」但在數年之後,也就是第一次跑全程馬拉松的那個早上;前一夜只睡了不到三小時的我,居然精神奕奕地對著每位朋友說:「今天是我的生日,是我重生的日子!」我自信而平靜地微笑著,對即將迎來的難關充滿期待。

跑步是突破人生挫折的方法

我很確定自己人格的改變是由於練跑的關係,我們在鍛鍊長跑的過程中,一定會遭遇到一種被人們稱之為『撞牆期』的時期,好似有道無形的高牆就阻擋在跑者的面前,使我們的體力與心態都無法負荷、覺得自己好像再也跑不下去。而突破撞牆期的最好方法,卻是『放輕鬆』。

1972年奧運馬拉松金牌得主法蘭克•修特(Frank Shorter)曾說過這麼一句話:「經驗教導我,最重要的是繼續向前,專心讓自己放鬆快跑,一陣子之後痛苦會過去,那份流暢的感覺會回來。」他說的是突破撞牆期的方法,卻同樣也是面對人生挫折的方法。

相較於男性,許多女生往往缺乏健康的紓壓管道,一旦遭遇負面情緒襲來的時候,不是大吃大喝、抱頭哭泣,就是非理性購物、甚至自怨自艾。我自己在過往也是這個樣子,每次暴飲暴食或購物完,我反而會因為『後悔』而墮入另一個黑洞。

但就在接觸長跑之後,現在的我只要在工作上遇到了挫折、在感情上陷入膠著,我一定會去慢跑。說也奇怪,每次跑個三十分鐘到一小時,回頭再審視令自己感到煩惱的點,好像也變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長跑是充滿哲理的運動,世界上少有運動能像長跑一樣,有這麼多名言流傳於世。長跑也是最簡單的運動,只要邁開大步就可以進行。我相信,長跑也是代表『堅強』的一種運動。在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賽道上,我看到路旁有男學生高舉牌子在替跑著加油,上頭寫著『跑步的女生是最美的女生』,而我認為他所寫的一點都沒錯。

『相信自己能做到』是一股很重要的力量,有時候只是自己小小的改變,也能為其他人帶來極大的正面影響。我曾詢問過一些前輩跑者關於女性跑者在馬拉松界(甚至是超級馬拉松界)的表現,他們都說:「女性的意志力與忍耐度是高過男性的!」在一定的體力基礎下,跑馬拉松最重要的就是意志力。

本文出自大塊文化《歐陽靖寫給女生的跑步書》‏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248/2631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