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大陸治汙打小不打大 台灣鱉農意外中彈

中央商情網/ 2015.06.30 00:00
(中央社記者馮昭台北2015年6月30日電)台灣鱉農萬萬沒料到,因為中國大陸決心治理空汙,台灣甲魚(養鱉)產業今年陷入空前危機。

長期以來,大陸鱉蛋主要靠台灣供應。早年大陸需要的鱉蛋是從台灣走私;在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後,俗稱鱉蛋的甲魚卵進一步成為18項早收清單之一,每年輸陸總量4億顆左右。

台灣鱉蛋主產地在台南和屏東。因大陸市場需求量大,屏東里港、九如養殖戶超過200戶,近年暴增了2至3倍。部分養殖戶大賺後再蓋池養鱉,搶龐大商機。

台南市甲魚養殖協會總幹事黃泰裕說,甲魚不喜歡日照,但氣溫低於攝氏18度就不進食,因此杭州高達80%只能採溫室養殖燒煤。但因大陸霾害嚴重,江浙地區為解決空汙,決定連3年拆除當地燒煤為主的甲魚養殖棚,估計半數溫棚將消失。

這項環保政策的執行從2014年開始,今年動作更大,導致鱉蛋出口大宗的屏東、台南鱉農重大損失,黃泰裕說,業者血本無歸,叫苦連天。母鱉是養殖戶的「金雞母」,以前不會有人賣,但因為鱉蛋滯銷,去年開始已經有養殖戶賣掉淘汰母鱉。

大陸已著手在江西興建肉鱉養殖專區,擬將杭州養殖戶遷往江西。

黃泰裕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浙江一帶確實有部分養殖戶為了節省成本,連垃圾都拿來燒,造成汙染。他支持大陸治汙,然而產業大規模遷移不只有場地興建問題,肉鱉養殖必須整村來做,但整個村落遷移不見得當地村民能馬上接受。

他直言,由於市場在大陸,台灣甲魚養殖業好壞主要看大陸市場,未來會如何,「必須先等大陸調整」。

大陸還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中小企業也已強烈感受到新環保政策的壓力。

今年元旦後,重慶一帶連續嚴重霧霾。緊鄰重慶的四川省達州市環保局副局長饒兵籲市民少吃燻臘肉,「燻臘肉這種傳統習俗也會對空氣造成影響,加劇局部空氣汙染,對呼吸道肯定是有影響的」。

官員說燻臘肉是當地霧霾的原因,達州多家燻製臘肉工廠被關。

這項消息被達州當地媒體揭露後,迅速在網上發酵,民眾紛紛上網質疑,燻臘肉是達州的民俗傳統,怎麼突然就變成主要汙染來源。還有網友嘲諷,每座城市的細懸浮微粒(PM2.5)都有自己的味道,而達州是臘肉味。

達州臘肉不是中國大陸唯一「中槍」的傳統美食。

昆明日報3月13日報導,雲南省昆明市環保部門表示,對於新開的「柴火雞」店一律不予審批﹔對於現存的「柴火雞」店,也要求馬上停止燃燒木柴。原因也跟空汙有關。

然而,燻臘肉究竟會製造多少PM2.5?巴渝公益事業發展中心的環保義工1月11日至13日連續3天走訪重慶市主城10多個臘肉燻製點,使用專業儀器檢測PM2.5,結果顯示,單個臘肉燻製點影響範圍相當有限,基本上不超過50公尺。

另一方面,在四川省達州市大力整治燻臘肉半個月後,主城區已聞不見臘肉味,但空氣汙染呢?

1月24日中午1時,從達州城北的鳳凰山上俯視,達州城如同沉浸在霧氣升騰的澡堂裡。中國大陸國家環保部的即時數據顯示,達州空氣品質指數(AQI)為343,PM2.5為270,均屬嚴重汙染。

而連續多天的數據顯示,鄰近達州鋼鐵集團(達鋼)的一個監測點測出的AQI和PM2.5普遍高於其他監測點,且呈現晚上高於白天的走勢。

在達鋼工業園區對面的臨江村一位村民說,煙塵很大,「洗過的衣服都不敢掛外面,晾乾了又得重洗。」

在環保官員直指燻臘肉汙染空氣的背後,還有一家未被點名的高耗能、高汙染的大型國家企業—達州鋼鐵集團。上海東方早報曾為此下了個註腳:「如果說每座城市的PM2.5都有自己的味道,那麼達州肯定不是臘肉味,而是鋼鐵味。」

相較於中小企業成為整治的第一波對象,部分大型台資企業則與持續飄散「鋼鐵味」的達州鋼鐵集團一般,猶能獲得地方政府「政策照顧」保護傘的庇蔭。

2015年4月6日晚上7時不到,一聲巨響嚇壞了福建省漳州市古雷鎮居民,多數人驚慌地逃離家中;各地消防車呼嘯著往古雷趕去;熊熊大火壟罩著台資企業翔鷺騰龍集團PX(對二甲苯)石化廠,延燒經日不見撲滅。

然而當地政府7日上午隨即澄清說,經緊急監控,並未發現海水汙染,下風面村莊也沒發現汙染物。

只是,隔著一水與古雷對望、向以海景日出之美為傲的東山島,在PX爆炸隔日便有網友哀怨地寫到,「天空下起了黑雨…空氣是酸的…」。

人在上海的小J,一連接到家鄉好友寄給他的多張照片。中央社記者看到,照片上灰矇矇的天空甚是嚇人,黑色的雨水更讓人怵目驚心。

翔鷺PX爆炸後,小J連忙打電話回家,發覺汙染隨細雨散落後,情況更加嚴重。沾了雨水的地板要一次次用清潔劑用力洗刷才能窺見原貌;大家紛紛緊閉門窗,避免異味侵害;更別提小學生出門都要戴上口罩,用原本圍在脖子上的紅領巾摀住口鼻,才能阻擋那股濃泊泊而刺鼻的焦油味。

再過數日,聞名遐邇的東山島海鮮也遭了殃。香港鳳凰衛視一則新聞點名漳州PX廠附近水產養殖蝦群大量死亡;漁民求助無門,只能懷疑爆炸後降雨汙染所致。

接連打擊,甚至有網友哀嘆,「以前睜眼就可以擁有的東山美景,以後只能在回憶裏在照片裏找尋」;「不用PS,卻有著PX」。

其實,翔鷺PX廠從規劃興建開始就爭議不斷。

先前擬將廠址設在廈門海滄,但2007年發生中共建政後規模罕見的大型抗爭,廈門市及福建省官方緊急喊停。漳州市卻迅速在古雷半島劃出專區,供這座PX廠進駐。

2008年3月建廠之初,曾遭鄰近古雷的東山島民眾反對,當地居民連續3天爆發大規模示威遊行。開始營運後,翔鷺PX廠在2013年7月首次發生爆炸工安事故;不到兩年,令人驚心的爆炸聲再起。

大陸「財經」雜誌在事故發生後揭露,PX廠所在的漳州古雷石化基地總體發展規劃,雖在2014年4月取得大陸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批准。但僅一個月後,2014年5月,這份批文就遭到大陸環境保護部公函駁斥,指稱環評工作尚未完成,並建議發改委撤銷批文。

大型企業一路受到「政策照顧」,甚至在意外發生後,官方在第一時間出面「大事化小」,協助「安撫人心」;農漁牧業、傳統小型工廠等一旦被質疑有害「環保」、「治霾」,幾乎無招架之力。

類似上述「打小不打大」的矛盾案例,絕非個案。總地來說,在環保存在重大爭議,卻因攸關地方政府投資或發展產業政策,執行力度就開始浮動。

就連中國大陸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劇毒放射性物品安全監管處處長李軍剛接受法制日報訪問時也指出,有些地方環境汙染問題的形成,往往與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國內生產毛額)有很大關係。

李軍剛甚至說:「許多排汙企業是地方招商引資來的繳稅大戶,公安機關查辦這類企業的汙染問題容易受到干擾和制約。」

上海復恩社會組織法律服務中心理事長陸璇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時也說,大部分汙染企業都是在地納稅大戶,或多或少都受公部門保護,民間環保團體不是有心無力,就是擔心得罪政府。

隨著大陸經濟快速而多元發展,無論政府與民間,越來越多聲音開始質疑唯發展論觀點。但每次工安事件發生後,風頭過了,地方政府卻又不由自主回到「GDP至上」的老路上,一次又一次為了亮麗數據,容忍大型企業鋌而走險。

這種公部門默許的灰色地帶與政策風險,無疑是環保治理的首要敵人,更可能是核心難關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