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山寨之都深圳倒閉潮 創客打造硬體好萊塢

中央社/ 2015.06.30 00:00
-兩岸創客專題報導之七(中央社記者蔡素蓉、馮昭台北30日電)製造業倒閉潮正重創珠江三角洲,「山寨之都」深圳手機代工業面臨寒冬,但當年因快速仿冒能量而形成完整產業鏈,近年成為創客聚集的「硬體好萊塢」,連崔健也能做手機。

2015年1月,東莞兆信通訊董事長高民因資金周轉不靈在深圳家裡自殺,兆信位於深圳南山科技園區的辦公室早已空無一人。高民最後雖然被救活,但這則新聞引爆陸媒討論大陸手機代工產業是否將面臨寒冬潮。

中國經濟網報導,兆信主要代工東南亞品牌手機,2008年,正值中國山寨手機的巔峰期,兆信當年手機月出貨量曾高達100萬支,接近當時全球手機產能的百分之一。

兆信倒閉絕非個案,事實上,珠江三角州、長江三角州的製造業自2014年來已面臨第二波嚴峻的倒閉潮,而且倒閉潮已從傳統製造業蔓延向電子產業。

2014年10月,台灣第二大觸控面板生產商勝華科技宣布破產,勝華在東莞兩家子公司停產。2014年底,微軟宣布關閉諾基亞位於北京和東莞的工廠。今年1月,諾基亞手機零組件供應商蘇州閎輝科技宣布倒閉。

這股倒閉風吹向手機代工產業,「山寨之都」深圳-中國山寨手機生產的總基地更是首當其衝。

維基百科資料顯示,中國大陸出口到印度的山寨手機2011年高達3800萬支,2009年至2010年分別達到2000萬支。中國山寨手機在中東和非洲也相當具有市場。中國山寨手機每年海外出口達到1.5億支。這顯示出深圳快速彈性的山寨製造能量。

走一趟批發重鎮、深圳華強北的電子商場,就可以了解深圳是如何憑藉完整、分工精細、彈性快速的手機供應鏈,來打造山寨手機王國。

在這兒,除了有專賣手機的店家外,還有專賣手機機版、螢幕、按鍵、排線、外殼、電池、觸控筆、保護貼、電池蓋、手機套、螢幕貼,到灌軟體、鍵盤刻字、包裝盒到說明書,甚至是廢機與零件,也有店家販售,而且一個店家只賣一種產品。

大陸網友在網路上分享心得指出,「賣場走一圈下來,你已經組好一支全新手機」,因為連包裝盒、配件、說明書也都有店家單獨販賣。每一項零組件都可以找得到號稱從原廠流出的東西,唯有專業買主才能分辨。

對於這個南北930公尺,東西1560公尺,總面積僅有1.45平方公里,卻矗立十餘棟專營電子類產品的商場、數千家電子零組件的華強北,網友下了註腳,「沒有買不到的東西,除非你沒找對店家」。

能隨時隨地馬上採購到這些物美價廉、全產業鏈應有盡有的消費性電子零組件,深圳這幾年之內從中國大陸政府也痛下重手整治的「山寨之都」,突然蛻變為全球創客夢寐以求的新興創業園地。

大陸新華社旗下的「瞭望東方週刊」2014年9月1日以「深圳創新2.0:從山寨之都到創新之都的兩級跳」為題,長達7000多字的篇幅,來描述這個轉變過程。

這篇文章形容,在最鼎盛的年代裡,每天約有50萬人穿梭在華強化密如積體電路的商鋪裡,批發電子零件及山寨手機。商鋪裡每一寸空間都塞滿各類零組件,櫃檯不過1、2公尺,背後可能就是一家開足馬力的工廠。

文章如此形容,如今對於全球創客而言,華強北足夠夢幻,「就像是女人來了第五大道」。

近來深受陸媒熱捧的潘昊,他創業歷程正可以具體而微說明深圳由山寨之都邁向創客之都的過程。

2008年,一個四川的小夥子潘昊剛結束騎自行車旅行中國的行程,驚艷於華強北各式各樣全產業鏈電子零組件。他開始在海外論壇貼文,每天背著背包在華強北商場,幫全球創客採買零件,還順便買菜。

2009年,潘昊創辦了矽遞科技(Seeed Technology)自詡為「為創客服務的創客」,提供開源硬體為主。

2014年,矽遞科技營收達到人民幣1億元,被形容為「創客界的軍火庫」,目前是全中國大陸最大、全球第三大開源硬體製造商。

正如大陸科技人所言,山寨深圳正從一個曾是做便宜貨的地方,轉變為做產品的便宜地方。因此,除了潘昊之外,許多國外創客近幾年來也紛紛落腳深圳。

相中深圳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硬體供應鏈和高效率的工廠,2012年,法國軟體工程師希瑞爾‧愛博斯維爾(Cyril Ebersweiller)把他在矽谷投資硬體創新項目的加速孵化器公司Haxlr8r搬到了華強北。

愈來愈多創客來到深圳,提供創客社群一起交流討論的空間也一一形成,例如潘昊所創立的「柴火創客空間」,連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親臨拜訪;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發起睿創空間、TechSpace等。

不只如此,大陸近年興起許多群眾募資(眾籌)網站,例如點名時間(demohour.com)、眾籌網(zhongchou.com)、點火網(ditfire.com)、追夢網(dreamore.com)、淘夢網(tmeng.cn)等幾十個中文眾籌網站。這些都有助於創客募集資金,把創意化成產品。

更重要的是,大陸政府從中央到地方大力支持創客與創業,挹注資源。李克強高喊創業創新,親自視察柴火創客空間。中共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5月提出要努力打造國際創客和創業之都。

深圳作為中國大陸30年前改革開放的試點城市,其實早在2008年就提出「國家創新型城市總體規劃」,但深圳始終無法抹去「山寨之都」惡名,大陸中央電視台「經濟半小時」2008年曾專題探討聲討山寨深圳,工業和信息化部也下重手嚴打山寨手機商。

部分山寨廠商雖然外移了,山寨的大帽子還沒拿掉,深圳另一方面還得面臨勞動力成本上升,製造業西移或撤出中國,製造業倒閉潮一波一波襲來等壓力。深圳可謂面臨內憂外患的局面。

但隨著「打破抄襲的傳統思維」的創客運動席捲全球,以往的山寨再也不是原罪,因為在創客眼中,軟硬體資源本來就應開放共享。深圳為了要快速仿冒製造而形成的電子零組件全產業鏈,如今成了創客們的天堂。

「在這裡,1名創客可以在1小時內找齊所有的物料,並且可以比質比價。在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存在這樣的地方。」潘昊告訴瞭望東方周刊說,華強北像是造夢的所在,「它讓深圳成了硬體的好萊塢」。

上海新車間創客空間創辦人李大維告訴中央社,深圳以前是個小漁村,是個沒有歷史的地方,但如今山寨文化就是當地的「民間藝術」,深圳以外的地方都認為智慧型手機是高科技產品;但在深圳,誰都可以做手機設計,沒有高深的科技,而是精細工藝。

他說,深圳在智慧型手機的生產鏈上具有完整產業鏈,這降低了手機研發的難度,任何人、任何公司都能以很快的速度,把創意設計成商品,在市場上流通。所以,大陸搖滾歌手崔健自己也設計了一款手機,粉絲們都很高興。

他說,大企業一切以效率、成本考量,不接小訂單,避免新開生產流水線,因此給了創客、小廠商更靈活的應變空間。創客只需針對部分客戶推出不同造型和不同功能點的手機,就有生存和發展的空間。

一夕之間,深圳「山寨」的文化底蘊,反而被創客形容為「硬體界的矽谷」、「創客的香格里拉」,每個人都能客製化出自己設計的手機,找到利基市場。

但深圳如何克服外界所質疑的「只有創業、沒有創新」,讓創客運動真邁向創客經濟、成為新興產業能量,時間的試煉將成為真正的裁判。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