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星巴克 好市多 比爾蓋茲

魔鬼終結者 創世契機 派拉蒙影業發行 7月2日 震撼登場

工商消息/ 2015.06.30 00:00
人類反抗軍領袖約翰康納(傑森克拉克 飾)為了保護母親莎拉康納(艾蜜莉亞克拉克 飾)並捍衛未來,將士官凱爾瑞斯(傑寇特尼 飾)送回到1984年。但在凱爾出發的當下,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造成時間軸破碎。凱爾發現自己回到了一個未知的新過去,遇上做為守護者的T800終結者(阿諾史瓦辛格 飾),還與他結為盟友,不過危險的敵人也緊追不捨。他們現在的新任務是:重啟未來…派拉蒙影業與Skydance製作公司聯手推出【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主要演員包括阿諾史瓦辛格、傑森克拉克、艾蜜莉亞克拉克、傑寇特尼、J.K.西蒙斯、麥特史密斯以及韓國男星李秉憲。【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由艾倫泰勒執導。編劇是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與派屈克魯希爾;製片是大衛艾利森與唐娜戈柏;監製是比爾卡拉若、萊塔卡羅格里迪斯、派屈克魯希爾、梅根艾利森與羅伯特寇特;攝影是克拉瑪摩根索;美術是尼爾斯皮薩克;剪接是羅傑巴頓;服裝設計是蘇珊麥特森;配樂是洛恩巴夫;執行音樂製作人是漢斯季默。 創世契機 在1984年,一名稱為終結者的機器人從未來回到了過去。這個新的經典電影角色深深吸引無數觀眾,包括當時還尚未成為製片的大衛艾利森和唐娜戈柏。大衛艾利森表示:「【魔鬼終結者】系列與前兩集導演詹姆斯卡麥隆為我帶來啟蒙,讓我踏上了成為製片的道路。對我來說,卡麥隆是影史上最優秀的電影製作人之一。我認為【魔鬼終結者】第二集重新樹立了現代賣座影片的標竿。我從小就很愛這個系列,它啟發我成為製片,因此這次能製作第五集就像美夢成真。」唐娜戈柏說:「一聽到【魔鬼終結者】的版權在尋找買家時,我們就很感興趣,就跟其他許多同業一樣,因為這個系列太經典了。特別是我和大衛欣賞不已的1、2集。我們Skydance又偏愛製作大場面的電影。這次重開機不但是為了喜愛前幾集的粉絲,也是為了全新觀眾。我們不可能錯過這個機會。」Skydance的兩人取得了版權之後,便開始為這部鉅片尋找適合的編劇人選,包括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與派屈克魯希爾。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說:「大衛和唐娜第一次在2012年的聖誕節附近和我們接洽,但我們沒有答應,後來第二次、第三次也一樣。我們拒絕是因為我們尊重詹姆斯卡麥隆的世界觀。我長年和他共事,他在電影事業上和私底下都為我帶來很多啟發,我不希望以任何方式去形塑或改造任何他創造出來的作品,這樣對他不尊重。【魔鬼終結者】是有史以來最精彩的科幻電影之一,而且卡麥隆不只啟發了我,也啟發了其他人。他可以說是世上最偉大的電影製作人之一。」不過Skydance一直堅持沒有放棄,因此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親自詢問卡麥隆本人,他不只點頭答應並給予祝福,還開始帶起「腦力激盪」協助電影前製過程,並特別交代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說:「阿諾的部分一定要寫好!」派屈克魯希爾表示:「萊塔很投入在這個想法,我們開始發想可能的故事情節,並再次觀賞前兩部電影,接著腦中就有了重現這個世界觀以及把角色放到現代和非現代場景的點子。」萊塔卡羅格里迪斯說:「時空旅行的元素深植在這個題材裡,因此就算有平行宇宙和不同的時間軸也不會影響原版故事。原版故事還是原原本本的存在和發生,但你會發現不同的情節會從另一個方向竄出來,巧妙的將我們喜愛的角色融入其中。」當初催生出這部電影的1980年代國際政治和電影製作環境與現今已經大不相同。終結者宣告「我會回來」之後過了整整五年柏林圍牆倒塌,電腦繪圖還要等幾十年才會充分被運用。自從T800第一次降臨人世到現在這麼長久的時間,提供了製片群創造【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無數的可能性。「卡麥隆的電影對我來說就是冷戰電影,」大衛艾利森表示,「故事情節的比喻建立在當時所感受到的威脅之上。人工智慧方面的進展讓我們得以將這個系列拉到現代,天網不必掙脫束縛,因為人類自投羅網,讓渡隱私、自由和資訊。我們排隊搶著使用最新科技和軟體。這個世界觀以新奇有趣又好玩的方式詮釋了今日的世界,產生巨大的娛樂效果。對我而言,科幻電影最具影響力的呈現方法就是將真實事件融合在虛構設定當中」【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有終結者,有人類滅絕的可能,也有電影效果產生的幻覺,但製片群認為這部電影的核心在於「功能不健全的家庭」以及卡麥隆設定的愛情主軸。本片導演艾倫泰勒也有同樣的共鳴。製片大衛艾利森表示:「這部片的導演一定要很關心角色發展,以及這個家庭的愛情故事。【魔鬼終結者】系列的確有很多動作場面,我們絕對也想滿足影迷的期待。很多導演都很擅長拍動作片,但我們認為真正能以角色為重心的並不多。大家都很推崇HBO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也覺得【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是經典之作。不出所料,艾倫泰勒一來就說我們可以討論終結者會以什麼樣貌出現,數量和種類有多少,最後高潮的大場面該怎麼呈現,但愛情故事和人物關係一定要塑造成功。他第一次跟我們開會就講明了這一點,我們就知道找對人了。」對艾倫泰勒而言,拍這部電影吸引他的地方就是他必須找出克服挑戰的方法:「很好玩,」他說,「我當時有好幾部不同的片在考慮要不要接,但【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是第一個讓我覺得一開始會搞不太清楚該怎麼拍的電影,就像一個待解的謎題,很有意思又令人期待。卡麥隆設定的故事情節深受喜愛,我們希望接觸的觀眾也已經對它很入迷。同時故事也繼續在發展,場面要更浩大,方向要不一樣,要有比前幾集突出的亮點。這是一個全新挑戰,我想看看我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經常和艾倫泰勒合作的女星艾蜜莉亞克拉克飾演莎拉康納,她認為這位導演的成就在於能夠保留題材的原汁原味,同時又賦予新意。艾蜜莉亞克拉克表示:「艾倫泰勒巧妙結合了新舊版本,並以聰明細膩的角度去另加詮釋。我想他希望透過這部片問的問題之一,就是人類真正的自由是什麼,這些角色又會做出什麼決定來追求這樣的自由。我們的劇情也向前幾集【魔鬼終結者】致敬,並以新的方式將它呈現給今天的觀眾。」「我們希望做到的,」艾倫泰勒說,「就是從舊作的時間軸開始述說故事,然後再朝新方向發展,並且讓一切合情合理。我們從前幾集看到一些未來的端倪,也挖掘過去的歷史。但這部片想帶觀眾到達一個新境界,同時不和已知的情節產生衝突。」製片唐娜戈柏表示:「對我來說,一部精彩的科幻電影絕對不只是華而不實的爆破再爆破。我還記得當初看【魔鬼終結者】第一集的感覺是『噢,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劇情很棒,還有阿諾史瓦辛格飾演殺人機器人,一切都酷到不行。但最後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句話:『我穿越時空來找妳,莎拉。』卡麥隆成功的把這個愛情故事包裝在令人眼睛一亮的科幻電影中,傳達給廣大觀眾。」「在【魔鬼終結者】第二集中,我最喜歡的橋段之一是莎拉康納的旁白,說她(在第一集中)最痛恨的終結者會是她兒子最完美的父親。他不會拋下他、傷害他,一直都會在他身邊。卡麥隆的電影總是可以感受到驚人的視覺震撼,還有以現實為基礎的劇情,其中的核心就是帶起情緒的故事。」【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以倖存的人類和機器之間的最終戰役做為開頭,由約翰康納與凱爾瑞斯領軍,爭取人類的最後一道曙光。唐娜戈柏解釋說:「片頭的凱爾瑞斯還是個孩子,述說他出生前的世界是什麼光景,人類太過自以為是,讓機器有機會統治世界。最後機器把人類當作威脅,掌控了飛彈防禦系統,殺死30億人。那天被稱為審判日」片中的今日設定在2029年,以為自己已經消滅天網的反抗軍發現機器啟動了第一部戰略時間武器,做為保護自己的最終手段。它們將一名終結者送回到過去暗殺約翰的母親莎拉康納,她就沒有機會懷孕生下未來的人類反抗軍領袖。粉絲們一定認得出終結者回到1984年洛杉磯的經典場景,但也會很快發現劇情發展出新的旁枝。大衛艾利森表示:「我們的角色一樣回到了1984年,但它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有了180度的轉變。前面幾集的時間點都設定在現在,而不是未來或過去,我們改變了這樣的設定。因此一連串的事件讓角色們時空旅行到2017年,希望永遠阻止審判日發生。」唐娜戈柏說:「我們希望能完全保留蓋兒安赫德和詹姆斯卡麥隆創造的角色。因此最後決定不管是哪個時間軸,只要是在【魔鬼終結者】的世界中,一定會有莎拉康納、凱爾瑞斯、約翰康納和終結者,只不過他們可能不完全和前幾集一模一樣。我們從一開始編劇本就保持這樣的態度,這些人物都會在,但和過去的形象不太相同。」不過製片群也發揮了他們內心對科幻片的狂熱,鉅細靡遺的重現凱爾瑞斯回到1984年的最初場景,連巷子裡的流浪漢和小狗都不放過。但在熟悉的場景之外,意外出現了T1000終結者,完全翻轉了大家的期待。戈柏說:「雷斯一樣回到了過去,約翰告訴他莎拉康納是餐廳服務生,她會很無助,無法理解你跟她說的事,但就算她不相信你,你也要拯救她。結果他一回到過去就遇上了終結者,讓他驚訝又困惑,接著莎拉帥氣登場,還搶了他的著名台詞:『想活就跟我來。』」 派拉蒙影業發行 7月2日 震撼登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