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近距離接觸現代作家畢飛宇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6.28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陝紅宇

讀大陸現代小説,不可不提的小説家便是畢飛宇先生。他是一位有深度的作家,作品《推拿》獲得了中國第八届矛盾文學獎,《青衣》獲得了第四屆英仕曼亞洲文學獎,還有其他作品都被翻譯成各種語言在海外流行。

由羊城晚報社主辦的2015年“花地文學榜”,畢飛宇先生獲得金獎。在演講現場,他主要談論文學創作的虛與實,他講到:每一個作品都是在處理虚與實的關係,都是由真實與虛構組成,而且很大程度都是虛構。談及虛構對他作品的影響,他這樣說到:“虛構是我的人生,虛構讓我放鬆。遊手好閑的人不那麽虛無,他們是虛空。因爲虛構,他的精神世界便有了陪伴。因爲虛構,便有了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人陪伴是一種幸福。”聽完這些話,臺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作爲聽總的我突然間明白,一個人未必一定要在聲光交錯的世界中生存才能夠活的飽滿,一個人豐富的想象力才是最大的財富。在虛構的世界中,可以擺脫時空的束縛,與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揣摩他們的心理,爲他們編排各種各樣的劇情,沒有人可以約束,想象力自由飛奔。想象力開拓了,整個人的世界便寬廣了。也許,這就是小説的魅力所在,虛構。

緊接著臺下有同學問到:“您的書籍中更多關注的是殘疾人,您是很偏愛這一類主體嗎?是什麽促使您寫這方面的小説呢?”“因爲我自小生活在農村,感覺生活很不容易。我也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所以我會更樂意關注弱勢群體,告訴正常人他們的心理世界。”他回答到。

最能解讀他的話是他的代表作《推拿》,小説的主人公就是一群盲人按摩師,社會中的弱勢群體。整本書人物較少,但性格飽滿。在書中你可以清晰的瞭解到盲人群體内部敏感脆弱而又極其看重自尊的心理,可以看到他們憑藉聲音在社會上立足的生存之道,他們如何從心理上跨越與正常人之間的界限。從細節處你又可以瞭解到部分人從正常人變爲殘疾人的心理煉獄歷程,也可以看到他們作爲普通人那豐富而又細膩的情感故事。從宏觀環境而言,你也可以看到盲人之間的小社會,同一崗位上的勾心鬥角,合夥人之間關係的斷裂,食堂大媽偏心的打飯規則等等。所有的這些都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場,有血有肉,有説不完的芝蔴事情,也有人生中的大悲大喜,看起來那麽真實,但作者講到:“大部分的故事都是虛構的,我更關注他們作爲人的心理狀況。”也許,這就是作品的價值所在。

演講結束,開始了簽名拍照。他總是很謙虛的沒有怨言的爲每一個同學簽名,並且很樂意合影。從近距離觀察,可以感受到他作爲文化人的知書達理,但更强烈的感覺是他身上流露著一種濃厚的孤獨感,你靠近不了他,但會激發起欲望去讀他的更多作品。《平原》、《玉米》、《上海晚事》、《哺乳期的女人》、《這一半》等等,歡迎閲讀。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作爲遊客,我們需要做到入鄉隨俗嗎?廣州大學生的生活一角——跑内環廣州地鐵的便民舉措阿里巴巴副總裁涂子沛談大數據淺談《紅樓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