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畢業季感悟-給職場新鮮人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田卡 圖片來源:violey

我叫田卡,3年前從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新聞學院畢業。關於畢業,我腦海裏想到的第一個場景是,2012年6月3日,當同學們身著襯衫、領帶在圖書館前面拍照留影時,我還在宿舍趕稿。

那時我在《南方都市報》“創富誌”欄目實習,我需要盡快寫好稿子,為6月4日的《南方都市報》填充4個版面的報導。“創富誌”是以創業及投融資為主線的欄目,每周一期。那一期,我的撰稿對象是天使投資人楊寧。他當時在美國矽谷見創業者,我打越洋電話採訪楊寧,搜集與他相關的資料,做錄音整理,聯繫他投資的創業團隊,傾聽他們對楊寧的看法。

到6月3日上午時,前期工作已完成,但我的稿子還沒寫完。截稿時間馬上就到了,讓人焦慮。中間我艱難抽出半小時過去圖書館樓下,匆匆與大學四年同學合影留念。拍完照回來繼續寫,終於在當天中午截稿時間前寫完。

那天下午我可以稍微放鬆一下,和同學們一起穿上學士服,在華工校門口拍畢業照。晚上是去華工學術酒店吃畢業宴。正好當時帶我的報社編輯剛剛去了美國,於是畢業宴只能吃到一半,我就得回去報社代她校稿,跟進設計排版。

由於23年前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事情,2012年6月4日的所有見報文章都需要嚴格審核。當晚南都財經新聞部主任親自坐鎮報社,加班審稿。我的稿子也需要送審,不過我想此類商業報導沒什麽敏感內容,應該沒問題吧。

萬萬沒想到,主任審到我那篇稿子時,看到配圖漫畫中楊寧坐在一個椅子上。她立即用筆圈了椅子,邊批註邊告訴我,需要設計師把椅子去掉。於是我二話不說,拿著版樣去樓下找設計師改漫畫了。路上我心裏犯滴咕,這也太敏感了吧,雖然劉曉波同志確實領了個“空椅子”獎。

第二天看到見報文章,感覺還不錯。其實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南都發表文章了,2010年年初,那時我大二,南都就刊登了我以“中大學生會主席直選被取消”一事的評論文章。等到畢業時,《南方都市報》,《廣州日報》,《羊城晚報》廣州三大報均有刊登過我的文章,其中一篇是抨擊華工體育館收費問題——為什麽要收費,以及為什麽收費比其他學校貴的問題。可憐的是,我已經畢業3年了,這些問題依然沒有答案,可能還需要另一位武楷斯的努力,才會有進展。

畢業前,我還在“一五一十部落”(香港記者閭丘露薇創辦的博客網站)寫博客,平均每篇的閱讀量在2.2K左右。

看到這裏,你會發現,我的整個大學是圍繞寫作構建的。但在讀大學前,我最想學的專業是經濟學,可惜高考成績不允許我讀最愛的專業。不過我在高中看了三年《南方周末》,當時每每看完報導,我就幻想著能成為“南方系”記者該多牛啊。何況我對寫作也感興趣。於是退而求其次,我就來讀新聞了,也算對口。

在畢業前,我一直以成為紙媒記者為目標。這個目標甚至影響到了我的感情生活。我當時的女朋友在準備去美國留學。她希望兩人可以一起去美國,可我想的是,我要待在中文世界裏——方便寫作嘛。所以,我決定去香港。這道裂痕最終導致兩人和平分手。雖然最後證明,去哪裏留學對我來說是想太多,我的英語成績很差,考托福、雅思都沒戲。

畢業之後,沒什麽懸念的,我繼續在南都以及南都旗下的財經雜誌《金融觀察》做創業&投融資報導。辦公室在南方報業大院的舊樓裏,樓頂就是“南方周末”的大字招牌,算是部分完成了我的中學夢想。

其實那段時間裏,激勵我寫下去的動力是,隔些日子就會在網易或搜狐的科技頻道頭條看到我的報導。甚至,有次騰訊的“今日話題”以我的文章為引子做了個專題報導。

然而,我在報社工作越久,就越焦慮。眼看著紙媒行業在走下坡路,毫無起色,卻也無能為力。這種感覺就像你坐在一艘船上,船漏水了,一直在下沈。雖然你沒做錯什麽,船漏水也不是你幹的,可也改變不了這艘船沈入海底的命運。如果你不想與船一起沈沒,那你就只能棄船而去。

於是,在為進入紙媒做了大學4年準備及為紙媒工作近2年的時間後,2013年11月份,我決定轉行,雖然這意味著,我要把所有的傳媒經驗歸零。我的採訪對象為我提供了2份工作,一份是風投機構的總裁助理,一份是移動互聯網公司的產品經理。

我選擇去移動互聯網行業,當時以為我會變成白紙一張,一切重新開始。後來做了產品經理後發現,原來的經歷沒有歸零,做創業&風投報導時的積累——在商業模式、產品定位、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用戶需求方面的深入理解,行業新動向的高敏感度,都對做產品經理非常有幫助。

工作之餘,我還是會寫寫稿,比如為《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寫寫大陸在科技/互聯網領域的進展。看來,之前的人生經歷還是會有點用處。剛剛我又接受華工新聞學院老師的邀約,做網絡傳媒專業的校外指導老師。

兜兜轉轉,我總是逃脫不了以前的人生經歷。所有的經歷,最終都會變成財富,反哺你的未來。所以,珍惜你現在的時光,盡力做好你在做的事情。你不知道你在做的這些事情,未來會以何種方式回應你。但只要用心做,就對了。這就是我想對即將畢業的你所說的。

Photo Credit: violey @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Related Posts: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台?南寧隨筆─請証明:「你媽是你媽」!是否廢死:來自受害家屬日常生活的現場實況南寧隨筆─淺談大陸高校的輔導員體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