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限電 用愛發電 核電

我看蔡英文的成長【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6.22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認識蔡英文這一號「人物」是民國62年或63年的事,民國62年底台北市屏東縣同鄉會成立、理事長就是蔡英文尊翁蔡潔生先生;屏東縣是距離台北市最遠的縣市,所以昔日屏東縣旅北鄉親很團結,在民國62年以前就有「屏東縣旅北鄉親聯誼會」,所謂「旅北」幾乎從新竹縣到基隆市都涵蓋在內,惟只是不定期聚會也未向政府單位登記立案,純粹是鄉親的聯誼組織;民國六十一年行政院長蔣經國提名時任屏東縣長的張豐緒先生出任第二任台北院轄市市長,當時屏東人都很高興與有榮焉,旅北鄉親向張市長慶賀就職時就倡議要正式向市政府登記成立「同鄉會」,那時還是兩蔣威權統治的時代,大陸來台的同鄉會賦有部份公權力例如學經歷證件沒帶出來的就由旅台同鄉會開個證明就可向教育部或內政部補領證件,或是當時立法委員和國大代表還有候補制度,國民黨、青年黨、民社黨不能隨便亂遞補,因為有各省市旅台同鄉會睜大眼睛在看,若該補山東的而去補山西的代表就會發生政爭,還有很多公權力一言難盡就不在此贅述了;但是台灣本地的同鄉會剛好相反,因為蔣經國很怕台灣人拉幫結派甚至變成國民黨的反對勢力就尾大不掉,所以兩蔣時代對台灣本地的同鄉會、校友會、宗親會這種連結情感之社團都非常的戒心介意、都責成警總和調查局要密切注意這類團體之活動:張豐緒面對鄉親要正式登記「同鄉會」當然不好忤逆,也就只能「善盡輔導」之責,他一面拜託經商有成且熱心公益、樂善好施、樂於助人、常回屏東回饋故鄉又行事低調、不喜交際應酬的蔡潔生先生出任理事長,一面又派他自己市長室的機要秘書伍錦霖兼任同鄉會總幹事,等於是市長自己在輔導「管控」同鄉會;他還拜託蔡潔生理事長兩件事:一是不要買會館,一是不要存太多錢,以免有關單位眼紅變白目。不買會館對蔡理事長來講太簡單了,他房子很多就拿自己的樂馬大飯店(現在租給北區海霸王那棟)地下室權充同鄉會會館;至於不要存太多錢就乾脆不收會費也不攤派理監事職務捐,現在同鄉會都攤派職務捐,就是理事長、常務理監事、理監事甚至候補理監事每年要攤派一定金額之捐款;蔡理事長任職十年所有經費全由他一人負責,伍錦霖擔任總幹事不用負責收錢只辦一般性會務;有屏東縣政府官員或議員或故鄉地方人士來台北出差公幹由總幹事出面請客吃飯只要伍錦霖簽字一律照實核銷,蔡潔生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建設公司很多「徒弟」受他影響現在都變成殷實大建商,其中最有名的是股票上市公司「三圓建設公司」董事長王光祥同時也是國光客運最大股東,他還有一家未上市的「山圓建設公司」,他曾任全國建築投資公會理事長、現任全國商業總會副理事長;還有一位「徒弟」是曾任國大代表的王俊元,他自己的建設事業原已做得很大,後來幫朋友擔保賠了錢現在已縮水很多,他在蔡理事長旗下幹到經理;我31歲到40歲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業界對蔡潔生之評價都很高,他從不和人家搶物業搶土地,就像他教育子女「人家不要做的我們才去做」;大概是這種低調個性才獲得張豐緒市長之青睞推舉他出來籌組「台北市屏東縣同鄉會」之原因。這個同鄉會雖「掛名」台北市,其實大概新竹縣以北、桃園縣、台北縣、基隆市甚至花蓮縣都有鄉親來參加;數十年後桃園縣、台北縣自己也成立同鄉會,其首任理事長都曾幹過台北市同鄉會之常務理事或理監事,很多典章制度都抄襲台北市的等於是從台北市同鄉會分出去的;這些旅北鄉親現在談到蔡潔生理事長對他的大公無私、急公好義、樂善好施無不翹起大拇指(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按讚」)稱讚不已。

民國62年我參加同鄉會時既不認識理事長也不認識總幹事,我是看到報紙報頭下面一則同鄉會徵會員廣告去報名參加成立大會的,成立大會地點就在樂馬大飯店地下室大會議廳,絕大部分的鄉親都不認識,但我運氣很好模彩就模中了,而且第二年就模中第一特獎,是一支法國製的藝術桌燈、聽說要六七千元,那時高考及格進銀行當辦事員大約領一萬二千元月薪;可見蔡理事長自己出錢買禮品給鄉親模獎一點也不含糊、絕對不是隨隨便便應付了事;不過那時吾人對同鄉會怎會選一位枋山鄉親出來領導同鄉會甚為大惑不解?

在蔡英文還未變成民進黨領袖人物之前相信很多人都不知枋山到底在何方?枋山是屏東縣最貧瘠的平地鄉,它南面的車城鄉、滿洲鄉、恆春鎮都是平地鄉,其他四周都是山地鄉,從枋寮鄉到車城鄉要經過山地鄉的獅子鄉;山地人在日治時代叫做高砂族、在國民黨政府時代叫做高山族、也叫山地人(這就是馬英九說「我已經把你們當人看」的道理);民進黨興起後叫做原住民,並在立法院通過決議將課本及公文書內原來的「高山族」「山地人」全部改為「原住民」,從此不管馬英九有沒有把山地人當人看、台灣山地人的社會地位就比逃亡到台灣的外省人高出許多了;但是大清和大和民族在統治台灣時原住民還被視為「番人」「蕃仔」,是會「出草」殺人的,所以要越過「番界」被認為是很危險的事,故沈葆楨當欽差大臣時就從獅子鄉靠海一邊寬度約五百公尺到一千公尺、長度約三十公里的面積劃出一條走廊專供平地人使用,這條海濱走廊就是枋山鄉;1920年日本政府正式在此設「枋山庄」就是枋山鄉之前身;目前全鄉人口不到六千人。

1875年日本藉口日本漁民被牡丹社原住民殺害而發生牡丹社事件,大清政府派福建海軍都督沈葆楨來台綏靖,沈葆楨認為恆春地區地廣人稀應再移民實邊並設置「恆春縣」,沈葆楨就鼓勵高屏地區人民往南邊移民,那時閩南人都已佔有沿海富庶地帶,只有沿山之邊的客家人才會響應沈葆楨的移民恆春縣之政策,這就是南部客家人的第二次移民,很多客家朋友問我恆春地區怎麼有客家人?2012年客家大老吳伯雄說蔡英文是假的客家人,我當時就說吳伯雄才是假的客家人,一則他不瞭解客家文化,二則他已被外省化了;並不是學幾句客家話就是客家人,害馬英九學了一大堆口辭不清、語音不全的閩南話和客家話就是閩南人兼客家人嗎?這真是太膚淺的政客了,結果劉政鴻縣長花了將近一百萬元請民族學者做專案研究,結論是一千年內都無法證明馬英九家族和苗栗縣的馬家庄(客家庄)有任何關係,害苗栗縣政府花了不少公帑,事實只能證明國民黨這些政客太沒水準、太沒知識了;在枋山鄉南邊的車城鄉有一個保力村全村都是客家人,這就是當時客家人響應沈葆楨第二次移民之產物。

故蔡潔生的父親是不折不扣的六堆移民,剛移到枋山時因太窮困還和當地排灣族原住民女子結婚,所以有媒體亂寫蔡潔生是望族出身,當年若是有錢的平地人大概不會和時稱的「蕃仔」結婚吧!所以我常說蔡英文是真正的「台灣人」,母親是閩南人、父親是客家人和原住民的混血兒,這種人當台灣總統最有台灣新興民族之代表性。

蔡潔生自幼聰明(聽說混血兒都較聰明),他十二歲小學畢業時被遴派到大連去學修飛機,這在日本政府制度算是最優質最聰明的,其次的是去學修船艦當技師的助理,(家父就是這種、不過去基地十幾天日本就投降了,故沒上過船艦,但他倒因而很清楚大鵬灣的海底是如何鋪平的),最差的是被徵去當充員兵、就是一般講的當砲灰;有一次聽蔡理事長講他剛到大連機場時跳起來連鼻輪都摸不到,可見日本政府對技術人員之基礎培訓之深。剛好我岳父原也是廣東省南海縣(現在廣州市南海區)小漁村之貧戶,因無錢讀書又長年戰爭,為避戰禍就一路逃亡到昆明,也因為天質聰明被陳納德將軍的飛虎航空隊遴選去培訓為飛機維修員,我太太是台大經濟系畢業高蔡英文一年,她還認識蔡英文班上女同學(曾在電視訪問談蔡英文被我太太看到),我常和太太開玩笑說她父親修的飛機和蔡英文父親修的飛機很可能在天上打過架,這算是我們和蔡英文第一類接觸,只是當時我們都還在天上當天使尚未下凡間;戰爭是很殘酷的、被人民解放軍打到台灣躲藏的外省老兵應該很清楚;網路有人在罵蔡潔生是漢奸修飛機炸中國人,講這些話的人腦漿太少太駑鈍了,中國人李鴻章不把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人何必被日本統治又何必幫日本人修飛機呢?當時蔡潔生和我父親都是日本國民為日本修飛機和船艦有錯嗎?(當時修飛機算高科技行業是領高薪的、是人人在爭取的行業);在我看真正的漢奸應該是躲在台灣六十多年還不敢反攻大陸,只在混吃等死,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六十多年還有臉罵台灣人的這群人渣才是漢奸吧!

日本戰敗後蔡潔生馬上從大連轉到日本回到台灣(所以他算是非常愛鄉愛台的人、因當時很多人留在日本甚至中國),他在家鄉枋山觀望一段時間,但枋山實在太貧瘠了,他就到屏東市開專門跑南北縱貫線的貨運行;不久國民黨政府在大陸兵敗如山倒,兩年多時間神州大陸就拱手送給共產黨了;就像狄更生的「雙城記」開頭講的:「那是一個最混亂的時代、也是最偉大的時代,是最黑暗的時代、也是最有希望的時代」,國民黨政府剛逃到台灣、美國政府也宣佈放棄國民黨,司徒雷登大使也準備赴北京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意就在蔣介石在台北中山堂「復行視事」的三個月後北朝鮮金日成發動韓戰救了國民黨的逃亡政府;為了牽制中國東南的共軍,韓戰爆發二日後美國杜魯門總統下令停泊日本的第七艦隊航入台灣海峽,美軍開始準備協防台灣,蔣經國也下令幫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在台北興建官邸隨時準備迎接太平洋艦隊司令來台視察美軍防務(就是他自己後來使用的七海官邸,「七海」之意是太平洋靠亞洲邊緣的七個海),這個韓戰不但救了國民黨同時讓蔡潔生一個發大財機會,因為韓戰爆發前原來還在觀望準備繼續下一站逃亡的國民黨要員達官巨賈都停止逃亡,連像跑到香港觀望的馬鶴凌也帶著全家(包括在香港豪華醫院誕生的馬英九)回到台灣;民國38年國民黨已送來很多機械、車輛等財貨,俟美軍來協防後又送來更多高級豪華驕車或交通車,蔡潔生一看機會來了就跑到台北美軍群聚的中山北路、美國駐華大使館對面開一家修車廠專門維修外國車輛,從修飛機變成修汽車那真是雕蟲小技了,不但讓外國顧客滿意加上美國人很怕死時常在維修車子,幾乎中山北路到陽明山的美軍和外商車輛都在此保養,蔡潔生很快就發了美國財;就像大多數的鄉下人如苗栗來的蔡萬春、吳火獅一樣,在台北賺了錢就買土地,屏東鄉下來的蔡潔生也不例外,所以蔡潔生從修車廠賺到的錢都拿去買土地;那時國民黨政府為了養六十萬大軍和二百萬眷屬就年年調漲地價稅,結果就造成土地年年漲價再加上經濟發展的推力,當時買土地變成比黃金還有賺頭,大部分外省人因聽信蔣介石的「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而隨時準備「打回大陸」故都不買房地產,但大陸工程的殷之浩先生(殷琪小姐父親)在當時尚無開道路只能通腳踏車和機車的忠孝東路四、五段買了一大堆土地,等忠孝東路四、五段開通後殷先生也晉升為大富巨賈;嚴慶齡先生就更嚴重了,他以稿汽車工業弄了新店那塊地、俟開發完善應比美和市之利潤四倍以上還不夠算,嚴先生在生前還在苗栗三義搞了數十公頃的「工業城」,現在已變成「工業市」了,若不豪賭輸錢嚴慶齡後代大概吃一百代也吃不完;所以不管省籍族群任何人在那個時代去買土地想不發大財都很難,這是政府的土地政策和財政政策(當然也有經濟政策)所造成的;有人說蔡潔生炒作土地發財,這是頭腦太簡單、腦漿太少所想出來的,太不瞭解台灣經濟發展的過程和政府錯誤的財政政策和土地政策了。

這時比起昔日屏東枋山時的蔡潔生就已不可同日而語了,但蔡潔生發財以後馬上回屏東回饋鄉里、照顧台北的旅外同鄉,他回母校楓港國校捐建圖書館、活動中心、設置獎學金,鄉里有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蔡潔生,他也本著救急不救窮的原則來者不拒;他的好朋友台北徐外科醫院院長徐傍興博士賺了錢回屏東創辦美和中學與美和護專(現在的美和科技大學)還創辦揚名中外的美和棒球隊,掀起二十多年的「南美和、北華興」的雙雄對抗賽,結果美和贏了十六年、華興贏了六年;「華興」是蔣宋美齡的華興中學、是花婦聯會的錢等於是花公家的錢;但「美和中學」是徐傍興兄弟的,也沒很多錢養美和棒球隊(高初中都有AB隊就是養四隊),他們兄弟就找一些朋友捐款,樂善好施的蔡潔生當然亦名列其中,所以蔡潔生、徐傍興、張山鐘(張豐緒尊翁)就並列為屏東三大善人。蔡潔生仙逝後,他的兒女繼承他的志業,尤其是么女獨身的蔡英文都傳承父親參與社會公益活動,有一次她站在楓港國校的講台上告訴楓港國校師生:「我父親答應你們的我都會繼續完成他的遺願」,多麼豪氣干雲、多麼壯志凌霄,父親一諾千金、兒女一呼百應;四五年前「紙風車」剛出來時蔡英文就邀請到楓港國校表演,「紙風車」在屏東縣第一場演出就是在窮鄉僻壤的楓港國校表演;我常說一間學校有一位這種急公好義、大公無私、樂善好施的校友就好了,師生都太幸福了。

蔡英文是1956年在台北馬偕醫院出生,那時蔡潔生已經經商致富發大財了,所以有人說蔡英文也是唅著金湯匙長大的,但她並非在台北之貴族醫院出生;雖然馬偕醫院婦幼科很有名但還不能算貴族醫院,比起馬英九在1950年兵荒馬亂的時代在香港三大豪華醫院之一的廣華醫院誕生還差太遠了,可見馬鶴凌當年是比蔡潔生還有錢,只是錢從何而來需要再考證一下;蔡英文會在馬偕醫院誕生可能是離家近且馬偕婦幼科又聞名遐邇(我住新店、我大女兒也在台北馬偕醫院誕生);俟其上小學時也是讀長安國小和吉林國小而非讀再興或復興之類的貴族學校,中學時亦就讀北安國中和中山女中都是一般庶民子女在讀之學校,完全沒有像一般權貴巨賈讀貴族學校唅金湯匙長大之嬌嬌女;後來讀台大法律系時家也搬到陽明山,父母顧慮其通學不方便而購置一部福特國產車讓她代步、方便上下學,但她父親也規定車子僅可用於上下學,星期假日出去玩還是要搭公車,而且蔡英文都將車子停在離學校較遠處,所以很少同學知道她開車上下學,這種低調行徑完全傳承乃父之傳統作風,所以蔡英文在家是蔡潔生的么女掌上明珠心肝寶貝,但蔡英文從小學到大學的學校生活根本與一般常人無異,說她是唅著金湯匙長大也太穿鑿附會了。

2000年阿扁當選總統後不久內閣名單陸續發表,有一天在同鄉會館時任同鄉會理事長的伍錦霖兄問我「老郭,你看那個剛發表的陸委會主委蔡英文像不像蔡理事長女兒?」雖然二十多年前看過但也只看過側面、也不知蔡理事長的么女叫蔡英文,我就這樣回應錦霖兄,我說「打個電話問候蔡理事長就知道了」,後來證實真的是蔡理事長女兒,大家都很為蔡理事長高興,俟蔡英文正式就職後也跟隨蔡理事長到同鄉會參加餐會並發表演講,這場演講沒有演講費還捐了十五萬元給同鄉會,給足了伍理事長面子;這次演講席開十桌是歷年年會以外最多的一次,顯現鄉親重視歡迎的誠度,屏東人當部長甚至院長的很多,但像蔡英文這麼受到歡迎的還未出現,當然這也是因她是蔡潔生的女兒之故,旅北鄉親一提到蔡潔生女兒就無條件支持了。這也是我正式正面看蔡英文的一次。

蔡潔生理事長平時沉默寡言、不苟言笑、行事低調,但他真是天下為公、行善天下、廣結善緣;蔡英文擔任民進黨政府閣員,卻時常和王金平院長及時任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的曾永權到來來飯店桃山日本料理店吃飯,聽說蔡潔生拜託很多政壇與國會的朋友(包括李登輝總統)照顧這位么女,所以在那個朝小野大的扁政府時代,每個部會首長都被國民黨立法委員電得發光發亮,唯獨蔡英文輕騎能過萬重山,而且還在上任不久就規劃出「小三通」且在毫無出賣主權條件下於2001年1月1日就實施,在三不政策的前提下為兩岸交流搭起友誼的橋樑,為金門戰地創造空前的大利多;最好笑最諷刺的是蔡英文這一偉大空前的德政竟被金門人出賣了;最近以「海霸王案」對蔡英文抹黑潑髒水的永和區長吳興邦在讀銘傳大學國家發展與兩岸關係研究所之碩士論文就是「小三通對金門經濟發展之研究」(類似這樣題目),吳興邦當然知道馬英九當陸委會副主委也沒有能力讓金門搞小三通,無法讓「兩門對開、兩馬先行」,但在相同的環境之下(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蔡英文就任陸委會主委半年就讓金門人要的「政治向台北、經濟向廈門」美夢成真,從此金門的高粱酒大量銷到中國與貴州茅台酒競爭,害金門高粱酒黑市價格最高漲到牌價十倍以上還找不到貨,金門人大大提高金門高粱配額福利;全台灣沒人比蔡英文對金門的貢獻更大,但金門人吳興邦竟然造謠抹黑污衊蔡英文,吳興邦忘恩負義行為沒傷到蔡英文卻傷到自己、傷到洪秀柱、傷到國民黨更傷到全體金門人了。

由於知道蔡英文是故人之女之後,吾人有機會就在旁觀看著蔡英文、就像從旁保護自家小妹一樣;2008年總統競選最後兩週的「逆轉勝」大遊行,蔡英文也負責領軍一隊,我們一班屏東鄉親老人也從國父紀念館跟隨她走到北科大才停下休息,後來她擔任民進黨主席,她每次發動街頭遊行就有一大票屏東鄉親出來追隨她、幫人也幫陣,就是蔡理事長仙逝升天也是一樣。

2008年11月5日民進黨舉辦「嗆馬(英九)圍陳(雲林)」大遊行,這是蔡英文擔任黨主席的第一次街頭運動,當大家會合到凱道時有主席要對群眾講話節目,但沒佈置講台只是臨時拿了一隻高腳板凳,蔡英文初看還緊皺眉頭不敢踩上去,後來在幾位女性立委攙扶下還是勇敢地站上去,剛站上去時還兩腳發抖、後來膽子越來越大、腳力也越站越穩、講話也氣力越強,我站在旁邊看著蔡英文正在逆流而上、逆增上緣,但也為蔡理事長感到不捨,如果不是為了國家社會,一位千金大小姐實在不用如此冒險犯難、如此拋頭顱灑熱血;蔡理事長原只希望她這位么女安安定定在學校當個教授,不意因能力太強受到李登輝和陳水扁兩任總統賞識而賦予重用;最後還被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博士之賞識鼓勵她出來領導民進黨、搶救台灣民主政治於頹傾存亡之中,而蔡英文也不負重望只在短短三年多時間就帶領民進黨走過死亡的幽谷,起死回生的和國民黨分庭抗禮,讓國民黨必須屢用騙術、詐術才能打贏選戰,國民黨就這樣越來越惡名昭彰、越丟臉了。

有一次蔡英文對著「小英之友會」朋友說:「我五十歲以前都沒為錢傷過腦筋,五十歲以後天天為錢傷腦筋,不過都不為自己都是為民進黨的財務」;蔡英文接任民進黨主席時民進黨約有負債四億多元,這包括總統和立委選戰留下來的債務及當年度的預算,蔡英文一面小幅裁員一面發動小額募款,但那時民進黨剛輸到脫褲子,立法委員僅剩27席,人家國民黨分為AB二班來動員都贏民進黨,所以要募款根本難上加難,蔡英文只好找自家兄姊來幫民進黨周轉或募款;蔡英文的大哥笑說「妳接這個黨主席好像是丐幫幫主」(就是像連勝文講的丐幫幫主,連勝文很不削的丐幫還有數千億黨產、但蔡英文這個丐幫真是負債累累);蔡英文一位在士林地檢署當檢察官的侄兒對記者說「我小姑每次來找爸爸都是幫民進黨調錢來的」;在蔡英文領導下在蔡潔生遺蔭下在蔡家兄姊合力支援下民進黨在短短七年不到時間起死回生、重新領導台灣社會走向民主進步的大道,讓台灣的民主政治不致壽終正寢;蔡英文不但自己不斷進步還帶領民進黨和台灣不斷在進步;最近蔡英文以中華民國總統候選人身份更突破台美斷交以來從未有之先例走進美國白宮走進美國國務院,還上了全球銷路最廣的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列為國際級領袖人物之林;達賴喇嘛曾以宗教領袖身份進入白宮,但非政治領袖;阿拉法特曾在美國見美國總統但是在大衛營不在白宮,就吾人所知蔡英文可能是美國非邦交國家第一位進入白宮之政治領袖,這在蔡英文是一小步但在台灣或美國都是一大步;難怪國民黨總統馬英九和總統候選人洪秀柱都很垂頭喪氣,如今洪秀柱視美國為畏途,但蔡英文是「我就這樣走進去啦」,因為蔡英文是正義凜然且信心十足、充分完成治國準備;就像連勝文把千億黨產的黨主席視為丐幫幫主,蔡英文卻把哥哥笑稱的丐幫幫主幹成治理台灣地方政府的最大黨主席、幹成台灣下任最有可能當選的總統。

從民國62年底「認識」蔡英文一路看著她成長,看著她雙腳發抖著站上長腳板凳發表演說;那時許多民進黨領袖都不看好她能救起民進黨,只想暫時找個人當頭不致使民進黨無頭而終;當時剛選總統敗陣下來的謝長廷對美國駐台大使說「蔡英文學者性格太重,無法和民進黨支持者溝通」,剛選副總統敗陣下來的蘇貞昌也對美國駐台大使說「蔡英文經驗太少沒有能力迅速解決突發的問題」,蔡英文聽了兩位前輩的談話不否認且很自信地說「他們講的是以前的蔡英文吧!」現在的蔡英文就像毛澤東和周恩來把國民黨逼到牆角、逼到天涯海角、逼到走投無路、逼到準備跳下懸崖看能不能死裡逃生。

蔡英文第一戰新北市市長之戰開始組了一支選戰部隊「小英之友會」,第二戰選2012年總統又將「小英之友會」擴大,這支蔡英文的專屬部隊在「三隻小豬」發揮最大戰力,總共發出三十萬隻小豬撲滿,工廠都生產不及還加八條生產線趕工生產;現在「小英之友會」之總體戰力應是全國最大的選戰團體,這裡沒有民進黨的人頭黨員也沒有國民黨的空氣黨員都是欣賞蔡英文風格或回報蔡潔生恩澤的各黨各派人士,這些人正陪著蔡英文在走進總統府的最後一哩路。

花了端午節三天假期斷斷續續寫這篇長文,一則回憶四十多年來所認識的蔡潔生蔡英文父女;另則總統大選一到,我所參加四十多年的國民黨(馬英九當黨主席後就自動失聯)又故態復萌開始為非作歹、開始作惡多端、開始無惡不作、開始無中生有抹黑對手,吾人不希望國民黨一直不斷作惡墮落下去、無端傷害無辜更傷害到好人,吾人希望像蔡潔生這樣的大善人都能有好報、希望我們社會建立公平、正義、公益、美德讓我們社會充滿博愛、充滿慈悲;也希望充滿智慧、愛心、能幹、富國際觀、不斷求進步的蔡英文能出來領導台灣突破困境;從她過去突破困境成功做出小三通、成功帶領民進黨走出死亡的幽谷、轉危為安、否極泰來,成功地在去年1129擊敗國民黨讓國民黨再嚐到1949年以來最大之大慘敗,吾人相信明年只要蔡英文走進總統府必能帶領台灣走出困境、讓台灣人找回昔日的尊嚴、找回昔日的幸福,因四十多年來吾人一直看著蔡英文在不斷的成長進步,相信她必然也將帶著台灣不斷的成長進步。【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