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特偵組為何不傳馬英九追究私人存摺?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5.06.18 00:00
特偵組6月18日以「積極證據不足」為由,簽結馬英九所有政治獻金案。特偵組表示,總計「偵訊證人110人次,清查資金10餘萬筆,函詢相關部會57次,調閱卷宗資料100餘卷」,顯見相關案件之複雜程度。

問題是,特偵組自去年12月25日正式立案調查,至今還不到半年,既然調查資料如此繁複,資金流向又要回溯到2008年,光是比對10餘萬筆資金,從中找出蛛絲馬跡,顯然需要更多時間。更何況,本案被指控對象是現任總統馬英九,由於馬還在大位,證人或部會難免有所忌憚。為了取信大眾,特偵組顯然不宜匆促結案,至少要爭取更多時間比對資金資料,延後到馬卸任之後再傳訊證人,才有更大公信力。

但出乎意料之外,特偵組突然宣布結案了,而且是一口氣把所有涉及馬的政治獻金案,全部都一次簽結!這種快刀斬亂麻、不容節外生枝的火速結案,不由得讓人感到「心裡有鬼」。

閱讀長達102頁的簽結主文,我們赫然在第90頁發現以下這段文字:

馬英九競選總部於 97 年總統大選後歸還向幸福人壽借用之家具,之後,幸福人壽管理部總務趙○烽於歸還的家具中發現帳戶名為「馬英九」之銀行存摺 1 本,隨即裝於信封交給時任管理部協理陳○宜,經陳○宜轉交給時任董事長鄧○聰,鄧○聰親自交付時任立法院副院長曾○權後,曾○權指示其立法院副院長辦公室主任謝○煌送至總統府總統辦公室歸還等情,業據證人趙○烽、陳○宜、鄧○聰、曾○權及謝○煌證述在卷。證人趙○烽等 5 人均證稱並無所謂紙本內帳,而是 1 本帳戶名為「馬英九」之私人銀行存摺。

特偵組調查幸福人壽是否握有馬英九內帳,起因是本報副董事長吳子嘉於2015年4月20日發表<鄧文聰掌握馬英九私賬?>,提到「2008年馬吳競選總部的辦公家具等,就是由鄧文聰派人免費提供。直到總統選舉結束,這批家具才回歸幸福人壽」、「本報接獲檢舉指出,當時幸福人壽員工在清理馬蕭競選辦公室的家具時,赫然發現裏頭竟然放著一本競選總部的紙本內帳,而這份資料也隨即被轉到鄧文聰手上」、「由於競選總部帳冊內容涉關重大,鄧文聰意外取得資料後,自己先是複印一份,接著,再把帳冊交給曾永權。而當曾永權拿到這本內帳後,同樣也因內容敏感,就立即將再向上呈報,交到金溥聰手上」、「本報接獲檢舉指出,當金拿到這本總部內帳後,看完內容,就託人安排與鄧文聰會面,親自表達謝忱」。

當時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隨即在4月23日轉述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回應,表示「絕無此事」,強調「絕無所謂『選舉內帳』」。時隔將近兩個月,隨著特偵組的簽結本文曝光,我們赫然發現曾永權在接受特偵組傳訊時,由於幸福人壽董事長鄧文聰、管理部協理陳X宜都已經承認確有此事,紙已經包不住火,不得不改口咬文嚼字,承認確實在家具中發現「賬戶名為『馬英九』之銀行存摺」,但仍然堅稱「並非所謂『紙本內帳』」!

我們不禁要問:鄧文聰並非馬英九總部幕僚,2008年也不是財務大臣,為何能夠拿到馬英九的私人存摺?即使鄧文聰並未拿到馬總部的「紙本內帳」,難道拿到馬英九的「私人存摺」還不夠嚴重嗎?畢竟在馬2008年勝選之後,鄧文聰後來在就職典禮晚宴上,被發現坐在主賓位置,顯然也是馬的重要貴人之一。

我們要問特偵組:既然已有高達5位證人(幸福人壽3人、曾永權和辦公室主任)承認鄧文聰拿到馬英九私人存摺,為何不傳訊馬英九追究馬為何把私人存摺放在幸福人壽捐贈的家具中?鄧文聰歸還馬英九「不小心遺留」的私人存摺,是否因此得到馬英九的特別感謝和眷顧,從此更肆無忌憚、不斷違法炒地炒房,金管會卻因為不敢查辦「馬友友」而一再縱容?

坦白說,特偵組調查本案非常認真,不管是偵訊證人之多,清查資金之深入,函詢相關部會和調閱卷宗之多,都令人感佩不已。但特偵組分明已經查到馬英九的私人銀行存摺,辦案已經有所突破,真相已經呼之欲出,卻突然戛然而止宣布結案,這種急轉直下的詭異結局,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是否因為辦案檢察官查出太多要害,甚至還建議特偵組傳訊馬英九,導致特偵組長官擔心節外生枝,不得不驟然下令限期結案?果真不幸言中,我們不禁要為特偵組仍然受制於政治黑手,感到無比悲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