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北韓 胖子 超商店員

歐亞十字路口 前進衝突中的土耳其

TVBS/ 2015.06.16 00:00
位在亞洲和歐洲交界的土耳其,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國家,它不僅有古老的文明,過去也曾在各種宗教發展上扮演重要角色,而現在土耳其接近99%的人口則是穆斯林,但在中東國家當中它相對開放,因為它是一個世俗化的國家,政教分離。從今日開始我們要推出一系列報導,「歐亞十字路」衝突中的土耳其,首先來看「宗教篇」。 召喚做禮拜的音樂一響起,就像魔笛一般,人們移動腳步往清真寺聚集,朝著麥加的方向頂禮膜拜。每日5次的禮拜,是穆斯林和真主的私人溝通時間,跟基督教的禱告很像,但不一樣的是…。 而在祈禱前,穆斯林必須先淨身,洗淨口鼻臉耳雙手及雙腳,才能開始敬拜。 建於14世紀的烏魯清真寺,位於第四大城布爾薩,這裡也是鄂圖曼王朝的第一個首都,20個大大小小的圓頂是它的特色,這裡也是唯一在寺內設有噴水池,供穆斯林淨身的清真寺。 土耳其是世俗化國家,享有宗教自由,但土耳其98%至99%的人口都是穆斯林,基督徒不到0.2%,但這裡卻也是基督教文化的發源地之一,有最古老的教堂,像是這座位於伊斯坦堡,建於西元5世紀的聖蘇菲亞教堂。 記者錢怡君:「基督教(文化)和伊斯蘭教(文化),在這裡產生了撞擊,這裡原本是一座教堂,不過後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這裡建國之後,就把這個教堂改成清真寺,你可以看到,圓頂上留有很多基督教的遺跡,不過在四周,你看到圓形的大盤子上頭,有大字的阿拉伯字體,上頭寫著阿拉真主,以及四位哈里發的名字。」 中央的大圓頂直徑將近32公尺,周圍鑲嵌有彩色玻璃的窗戶,巧妙地把光線引進來,真主阿拉以「光」創造的天使,圍繞在四周。 現在已經變成博物館的聖蘇菲亞大教堂裡,處處可以看到耶穌以及聖母瑪利亞的拜占庭式鑲嵌壁畫,基督和阿拉的子民,可以說聯手建立了這座偉大的建築,但同時也互相毀滅。   記者錢怡君:「在我左手邊這裡是亞洲,我們正要出發,10分鐘之後,我們要往前開就是歐洲了。」 因為橫跨歐亞的特殊地理特性,東方西方的宗教和文明在這裡孕育也在這裡交會,但到了20世紀東西方的矛盾,伊斯蘭和基督世界的衝突沒有落幕。 因為涉及對先知不敬,法國查理周刊遭到恐怖分子血洗,阿拉的子民被誤解了嗎? 邱柏宏:「當然我們看了心真的是很痛,因為這些人做了這些壞的事情之後,最受害的還是穆斯林,有人會以為所有的穆斯林,都是這樣,以為他們很愛用暴力。」 倡導愛與和平的伊斯蘭NGO「葛蘭運動」,希望以非暴力的方式,促使非伊斯蘭世界改變對穆斯林的看法。 邱柏宏:「他們(恐怖分子)最缺少的是教育,民眾有物質(缺乏)的問題,就一定會有恐怖份子的問題,所以投資教育,(我們在)全世界很多國家成立學校,不只是在穆斯林世界,希望人(民眾)去學校,就會解決物質的問題,以後就不會出現恐怖份子的問題。」 穆斯林相信阿拉是唯一真主,真主的審判會做出最後裁決,行善的有功之人會進樂園,罪惡重大的將墜入煉獄,因此極端主義亂殺人的恐怖份子,當然是非我族類,然而翻開歷史屠殺異教徒血跡斑斑。 100年前土耳其為了將境內的亞美尼亞人趕走,過程中至少有百萬人被殺,教宗方濟定調為種族滅絕,土耳其人當然不認。 政大中東與伊斯蘭研究中心研究員劉雅琳:「(亞美尼亞)他們(在鄂圖曼帝國)也被當作二等國民看待,所以他們認為既然,有機會我也想要獨立,趁戰爭(一次大戰)我可以獨立啊,那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來說,我去管他,他(亞美尼亞人)是我的人民啊,怎麼可以容忍你獨立,那當然殺啊,就是一個戰爭啊,所以土耳其他的解釋,他不叫種族屠殺他叫『時代的悲劇』,戰亂下一連串,不得已的結果。」 有最輝煌的歷史和文化,也有最血腥的一頁,矛盾和融合造就了今天的土耳其,站在東西方的交會點上,它有最好的機會,未來會如何?土耳其人說「阿拉會做好的安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