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吳茂昆 火彩虹 兒茶素

精於幫倒忙的台獨生意人辜寬敏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5.06.14 00:00
6月12日新台灣國策智庫公佈民調,高達71.8%民眾認同蔡英文訪美所提出的「維持現狀」,67.6%民眾支持蔡承諾建立「一致性、可預測且可持續的兩岸關係」,即使民調明顯肯定蔡主席訪美,前總統府資政、年齡近九旬的辜寬敏,仍要質疑蔡所提出的中華民國憲法架構處理兩岸關係,他說「如果中華民國憲法架構有用,台灣國際地位問題,為何至今沒有解決?」還說「不要以為台灣問題靠『維持現狀』四個字就能解決」,批評「這是敷衍了事」等等。

辜寬敏老愛在總統大選的關鍵時刻,不顧現實無理取鬧,民進黨早從2000年以來就見怪不怪,儘管辜的兩岸主張經常脫離現實,有時甚至還造成兩岸幫倒忙,但民進黨始終忍氣吞聲淡化處理。最有名的幫倒忙個案,就是2000年3月台灣首次發生政黨輪替,台海情勢突然陷入空前不確定,辜寬敏竟在4月初以「台獨聯盟」名義在《華盛頓郵報》刊登廣告,訴求「台灣在完成政黨輪替後應該宣布獨立」,導致美國大為緊張,決定強勢施壓首度執政的民進黨政府。5月20日陳水扁總統為了穩住兩岸局面,不得不接受美國建議,在就職演說提出「四不一沒有」(不宣佈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算是辜寬敏的首次幫倒忙例證。

可議的是,辜對自己2000年胡鬧所導致的民進黨兩岸迴旋空間縮小,不但毫無反省,反而在2008年3月21日表示:「從2000年總統就職演說提出『四不一沒有』之後,我就不再信任陳水扁總統」。2004年陳總統連任,辜故態復萌選在扁就職前5月11日強烈批評「陳水扁2000年提出『四不一沒有』,完全違反國家尊嚴,國格也沒了」、「堅決反對陳水扁2004年在就職演說再度提出類似主張」。他還大言不慚表示「只要陳水扁連任,中國一定要來跟你談,選後他們就會來求你的」,甚至他還大膽預言「再過三四年,中華民國就會消失,屆時透過制訂新憲法,以公民投票方式讓人民決定新的國號、國旗及國歌」。

不幸的是,辜寬敏的預言再度完全錯誤!正如2000年辜在美國刊登廣告反而幫了倒忙,2004年辜要求扁總統不要再提「四不一沒有」,兩岸僵局不但更加嚴重,兩岸衝突還越演越烈!辜所幻想的三四年後「中華民國即將消失、台灣人民公投決定新國號、國旗、國歌」,到了2007-08年反而因為兩岸衝突一觸即發,導致原本親台灣的美國小布希政府更強勢表態,反對扁政府推動改國號公投。

顯而易見,不管是2000年或2004年,辜寬敏都一再證明,他與國際現實和兩岸現實完全脫節,自以為是的兩岸主張只會幫倒忙,反而導致民進黨的兩岸迴旋空間更加縮小。兩次歷史檢驗,都證明辜寬敏只是一個幫倒忙的台獨空想家。

坦白說,政治判斷錯誤,每人在所難免,只要虛心改正,不再重蹈覆轍,仍可重新接受人民檢驗。問題是,辜寬敏對民進黨兩岸主張的胡鬧放炮,仿佛是每到關鍵時刻必然重來的慣犯作為,永遠不會自我反省。

連續兩次誤判形勢闖下大禍之後,辜寬敏並未放棄台獨空想,只是改變戰略目標,不再敢妄想一步登天邁向「宣佈獨立」或「改國號公投」而已。他轉而幻想自己可以仿效美國總統尼克森,以「獨派大老」身份推動紅綠兩岸破冰,首訪中國大陸。2008年5月之後民進黨不再執政,辜寬敏為了墊高自己的獨派分量,決定另起爐灶,創建獨派智庫平台,讓自己擁有更權威的獨派代表性。

2010年2月7日,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宣佈將在9月黨慶公佈「十年政策綱領」,辜寬敏立刻高調表示,將號召50-60名前朝政務官成立「新台灣國策智庫」,隱然與民進黨互別苗頭。吊詭的是,辜成立新獨派智庫也罷,卻特別強調「北京政府如果公開邀請,我很樂意訪問中國」,如此另有算計的弦外之音,立刻引起媒體嘩然。

為了向中國示好,辜寬敏突然淡化「宣佈獨立」和「制憲建國」色彩,轉而強調「台灣和中國是同宗、同文化」,並痛批「李登輝的『兩國論』不能解決兩岸問題,陳水扁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也是空話」。他首次提出「兄弟之邦」,表示「台灣和中國若非兄弟,不可能幾百萬台商登陸,他相信『兄弟情』能感動所有中國人」。不過十年,辜寬敏從2000年強調「宣佈獨立」轉向2010年主張「兩岸一家親」,兩岸變臉速度果然驚人。

辜寬敏對中國大陸表達善意,北京當然看在眼裡,問題是2010年2月馬剛當選不久,不但國民黨處於全盛時期,國共兩黨也還處於蜜月期,大陸並不可能對獨派有所回應。為了再度把握關鍵時刻爭取大陸關注,辜特別選在2012年1月蔡英文總統敗選之後,痛批蔡當時提出的「十年政綱」和「台灣共識」。他接受自由時報專訪表示:「民進黨不必修改台獨黨綱,但應定調『台灣與中國是兄弟之邦』」,辜批判民進黨「中國政策是空的,不管是『台灣共識』和『台灣前途決議文』,都是對內的主張,不是對中國的主張」、「敵人都在門口開炮了,還講台灣共識,無效啦!」對民進黨批判炮火之猛烈,果然引起大陸側目。

這次辜寬敏總算等到時來運轉,2012年5月馬總統連任之後,由於領導無方,施政脫離民意,民調急轉直下,大陸開始對紅綠交流萌生積極意願。豈料天有不測風雲,讓辜為之氣結的是,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竟然後來居上,2012年10月4日率先突破僵局,推動紅綠兩岸破冰之旅,搶走辜兩年佈局長期盼望、以「台獨大老」身份首訪大陸的夢想光環。

氣急敗壞之下,辜寬敏趕緊在2012年10月29日自由時報發表<兄弟之邦:中國政策與兩岸問題芻議>,深情呼籲「中國如果願意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幫助台灣加入聯合國,台灣人的子子孫孫將會永遠感謝中國人,也會和中國維持最友好的『兄弟之邦』情誼與關係」。至此大家總算恍然大悟:原來辜寬敏始終不改台獨空想家本色,2000年「宣佈獨立」和2004年「改國號公投」是完全脫離國際現實,2012年把台灣獨立寄望於「中國願意承認」,把台灣加入聯合國寄望於「中國願意幫助」,更是完全脫離兩岸現實,完全沒有可行性可言。

辜寬敏要把台灣前途寄望於中國同情,個人一廂情願也就罷了,台獨空想家並不是只有辜寬敏一位。問題是,辜身為日治時代台灣頭號親日派辜顯榮之後、繼承龐大家產、長年旅居日本、熟悉國際強權政治,當然知道中國大陸不可能接受「兄弟之邦」,辜明知「兄弟之邦」空想絕不可行,卻老是要以「台獨大老」身份頤指氣使、放言高論,每逢關鍵時刻就要痛批民進黨領導人,到底所為何來?

有人說辜寬敏只是不甘寂寞而已,這顯然低估辜出身豪門大院的精明生意人本質,辜寬敏其實不只是脫離現實的台獨空想家,同時也是精於算計的台獨生意人。辜從2000年力主「宣佈獨立」到2010年提出「兄弟之邦」,真正用意恐怕是「掛台獨羊頭、圖多重利益」,重點不在推動不可行的「兄弟之邦」,而在不斷透過痛批民進黨、幫民進黨倒忙、向大陸示好,持續引發大陸當局關注,遂行辜寬敏「當獨派造王者」、「擔任兩岸說客」、「推動兩岸生意」的多重利益目標。

就在2012年10月謝長廷兩岸破冰之後,辜立刻急起直追,試圖趕上兩岸政治對話的順風車。2013年10月11-12日,高育仁主導的「二十一世紀基金會」與大陸全國台灣研究會,以「兩岸和平、共同發展」為題在上海舉行「首屆兩岸和平論壇」。由於會議主題涉及兩岸政治對話,國、民兩黨都刻意迴避參加,但辜寬敏卻抓住難得機會,不但「新台灣國策智庫」成為協辦單位,還派出智庫董事長吳榮義高調參加。當時台灣政壇即盛傳,辜訪大陸已經進入緊鑼密鼓的協商階段。

事實上,辜寬敏與大陸高層早就不缺私人聯繫管道。長子辜朝明是享譽國際的經濟學家,不但曾任職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同時也是日本野村證券綜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和安倍經濟顧問,頗受大陸當局重視。2013年7月,辜朝明曾在北京APEC工商領導人中國論壇,以「轉型中的中國:新領袖、新願景」發表主題演說;2014年11月,辜又在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新階段、新改革、新常態」論壇上發表主題演講,與大陸高層並不陌生。

問題是,大陸並不樂見辜寬敏的「兄弟之邦」,加上兩岸好景不常,2014年3月爆發太陽花運動,導致辜寬敏的兩岸破冰再度幻滅。顯而易見,在太陽花運動衝擊下,習近平寧可透過更信任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在5月8日帶回「三中一青」的兩岸路線修正訊息,也不願透過謝長廷或辜寬敏。

辜寬敏從2000年強調「宣佈獨立」、「改國號公投」,突然轉向2010年強調「兄弟之邦」、訪問大陸,對於熟悉辜寬敏歷史的人並不意外。早在31年前1984年8月,黨外運動雜誌《新潮流》第10期就曾刊登〈我投降,故我在:辜寬敏的『島內路線』〉與〈辜寬敏的『流血』經過〉,抨擊「辜寬敏的『台灣青年獨立聯盟』以昭和為年號,用紅太陽當國旗,整天跟日本權貴來往,乞憐於各帝國之間,一派皇民貴族作風」、「日本台獨青年拱奉辜寬敏當委員,沒有考慮這批權貴的投機,註定了這個運動的悲劇結局」。

1968年「台灣青年獨立聯盟」成員陸續遭到逮捕,加上1970年彭明敏脫逃台灣前往美國,使海外台獨運動的重心轉向美國,辜寬敏眼見日本台獨大勢已去,就在國民黨特務安排下,在1972年2月22日取道泰國秘密回台,由日本駐台大使館參事武藏郎陪同覲見蔣經國。辜寬敏回台密訪小蔣的消息傳回海外,台獨聯盟各界嘩然,立刻開除辜寬敏會籍,並對辜寬敏的背叛行為大加撻伐。

辜寬敏後來辯稱:「我不是叛徒,我沒有說過國民黨一句好話」。2005年10月27日,辜寬敏首度透露1972年回台秘辛,他提到蔣經國會後送客的態度,讓他印象深刻。他說:當會談結束後,蔣經國站起來向他點頭說「辜先生,辛苦了,回來台灣討論國家政治,很感謝」。走出房間門口時,又回頭點頭了一次;走到了隨扈旁時,又轉身向他點頭一次,短短30公尺,蔣經國就向我點頭三次。這讓他過去認為蔣經國只是一個手上沾滿許多台灣人鮮血的印象,大為改觀。

我們不禁感到好奇:蔣經國三次點頭,就讓辜寬敏改變對小蔣看法;如果習近平也對辜寬敏以禮相待,辜不知道會改觀什麼?

2009年12月18日,辜再次辯稱「返台不是投降,而是蔣經國兩度託人帶話邀請我回台共商國是,行政院秘書長蔣彥士正式發函邀請」。據傳秘密返台當晚,大華晚報獲悉此事,以滿版報導「辜寬敏投降」,卻在付梓之前被辜家知悉,透過沈之岳下令大華晚報撤版。辜寬敏的辜家背景,果然還是讓蔣經國賣了面子。辜寬敏更進一步辯稱:「不少海外台獨人士返台後向蔣介石輸誠,我卻沒有,始終被認為是神秘人物,還好有黃少谷、葉明勳保護我,否則也許我早就去了綠島」!句句珠璣之間,更能看出辜寬敏因為出身豪門、得以靈活流轉在國民黨、日本、台獨運動之間的政治機敏。

如今物換星移,辜寬敏早已將政治眼光投向迅速崛起的中國大陸,除了前面提到的長子辜朝明揚名美中日三國之外,辜寬敏本人其實也早就把生意觸角延伸到中國大陸。早在2005年10月,辜寬敏所經營的船務公司,就曾為了船隊汰舊換新,將三艘舊船賣給中國公司,遭到媒體質疑之後,辜辯稱只是「純粹商業行為」,並不妨礙他身為「台獨大老」的政治堅持。

2007年10月18日,馬紹爾群島前台灣同鄉會會長王百祺爆料說,辜在馬紹爾成立辜氏漁業公司,擁有7張大型圍網船執照,但辜把兩艘舊船與執照賣給上海新世紀(金匯)漁業公司,然後在台灣另造兩艘新船,但因為南太平洋鮪魚公會(FFA)不同意發給新執照,農委會不准放行,辜因此向行政院訴願施壓,幸好農委會主委蘇嘉全頂住壓力,堅持台灣34艘大型圍網船已經滿額,無法發給新照。王百祺進一步指控,辜還介紹上海公司買下馬紹爾鮪魚罐頭廠,預定將會提供馬紹爾500個就業機會,由於馬紹爾人口只有5萬多,這項投資恐將不利於台灣與馬紹爾邦交。王痛批辜寬敏口口聲聲「愛台灣」,卻做出不利台灣與馬紹爾邦交的「賣台」行為。

出身台灣豪門的辜寬敏,從1960年代創辦「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到1972年背叛「台獨聯盟」秘密返台覲見蔣經國;從2000年力主「宣佈台獨」和「改國號公投」,到2010年轉向「兄弟之邦」佈局期待辜習會,政治變臉能力實在令人歎為觀止。

如今在蔡英文訪美歸來、民進黨大有機會勝選的關鍵時刻,辜寬敏又重施故技開始放炮抨擊,我們不禁要以史為鑒提醒大家:在反擊辜脫離現實的台獨空想之餘,不要忘了辜精於算計的台獨生意人本領,才能更全面、更精準掌握辜寬敏試圖製造民進黨困擾的幫倒忙佈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