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換妻 多倫多 過勞

專欄/課綱系列(一):反黑箱課綱,支持新課綱

蕃論戰/侯漢廷/專欄 2015.06.12 00:00
反對課綱,有三大理由,程序、成員背景及內容,然而三者悉經不起實然考驗。 反對理由一,程序違法黑箱! 這年頭,好像只要「我沒參與到」都可以罵黑箱。黑箱與否並非由反對者「覺得」說了算,而是由法律及行政程序、過去慣例說了算。 陳水扁執政時期,強行推動95暫綱、98課綱,直接由教育部自行找自己想要的學者,委託獨派色彩濃厚的台灣歷史學會完成《海洋教育與教科書用詞檢核計畫》,檢核「五千個不當用詞」,下發各家教科書書商,依此「標準」編寫教材。 請國教院對課綱評估?沒有。公開學者名單?沒有。徵選學者理由?沒有。課綱更改全程會議記錄?沒有。會議審查?沒有。會議審查投票?沒有。更改課綱草案公告?沒有。舉辦更改課綱的公聽會?沒有。邀請公私立大專校院?邀請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邀請全國家長團體聯盟?邀請全國教師會等任何一個團體參加?都沒有。 簡直是超級大黑箱! 那麼現行課綱微調呢? 法源依據:課程綱要適用高級中學法第8條第2項由教育部訂定。教育部102年8月1日臺教授國部字第1020073427號函,請國教院對課綱評估。國教院依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28條規定,視業務需要組成檢核工作小組處理相關事項。 公共參與:國教院委託高中課務發展工作圈進行課程綱要檢視,工作圈邀集17個學科中心蒐集意見,由學科中心推薦各校種子教師參加「課綱微調會議」。召開12次會議,完成初擬草案,並提前將草案版本上網公告,邀請公私立大專校院、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國教師會參加北、中、南三區共3場次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依公聽結果修正草案。 民主原則:而後,國教院課程研究發展會進行專業審查,並由教育部召開高中分組審議會經民主過半數同意完成審議,103年1月27日課程審議會大會,33名出席委員經投票表決過半數決議通過課綱微調。目前為止,檢核小組多數名單、高中分組審議會及審議大會之會議記錄已完全公開。 兩相比較,新課綱較舊課綱公開透明。若要反「黑箱」課綱,宜盡速迎接新課綱,拋棄舊課綱。否則,以「反黑箱」之名反對公開透明的新課綱,卻擁抱著真正黑箱的舊課綱,不是很荒謬嗎? 就此而言,反對課綱關於「黑箱」的論述,多有失偏頗。例如獨派學者周婉窈 在〈合法微調vs違法「微調」〉一文便有諸多謬誤。 周說,「去年(2014)1月中旬突然『出現』的所謂『微調』,……,處處曲扭遮掩。」事實上,課綱微調歷時半年,自2013年8月1日起,周文字刻意塑造課綱微調上路匆忙,別有用心。 周說,「關於違法『微調』的『依據』──其實就是沒有依據!……檢核小組的微調是非法的。」事實上,課綱微調於法有據,面對公文、法條,周說,「這個『微調』真如吳思華部長一再念咒地說『合法』、『合程序』嗎?」周只能不負責任空洞地詢問空氣加強語氣,卻提不出任何「違法」的證據。而周欲在教育部公文尋找檢核小組合法依據更是荒謬,因為檢核小組乃基於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而成立,周緣木求魚,貽笑大方。 周還說,「從公聽會到正式公布……,違法『微調』從2013/11/23至2014/02/10,前後2個月又17天!如此急急如律令,是為了什麼?」周無法舉證2個月17天通過,弊害在何處?只能含沙射影暗示課綱微調見不得人。事實上,近三個月的時間通過,沒有任何標準能說是草率還是審慎。會不會只要兩個月就能完成,卻拖了三了個月?會不會需要三個月才能完成,教育部及國教院加強工作進度,提前完工?如此高度行政效率,甚至應該嘉獎! 時間不是重點,重點是程序哪裡有弊害?反對者舉不出任何弊害,用模糊抽象的問句「是為了什麼」來引導大眾錯誤思考,是非常不符學術倫理的惡劣用詞。 尚有其餘反對者說自己沒參加到公聽會、自己沒參加到課綱微調會議,那麼該批評的是學科中心、全國教師會為何不推薦你?最好也批評教育部為什麼不去租個小巨蛋,才能容納全國四萬名高中專任老師及學校職員一同參加說明會。 你,有沒有參加到不是重點。合不合法與程序才是重點。 課綱微調程序,103年7月22日經由監察院的調查,認定並無違法。反對者至今提不出質疑監察院的任何證據,只能空口說白話「監察院不可信」,實在讓人見笑。 那麼反對者口口聲聲說的「違法微調」是什麼?是檢核小組違法嗎?不是。是微調沒有正當性嗎?不是。是微調內容違背我國法規嗎?不是。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應該公開所有委員名單及投票紀錄,否則違背政府資訊公開法。 反對者高掛著「違法課綱」一詞,彷彿新課綱罪大惡極,其實不然。縱使不能說是斷章取義,但絕對是別有用心。先想想,目前公開的委員,哪一個不被批鬥攻擊,被辱罵祖宗十八代,倘若公開,是要讓反對者繼續汙辱這些專業的學者嗎? 反對者的用意很簡單:你不公開,就扣你個「違法課綱」大帽;一旦公開,就把那些人全部鬥臭鬥倒! 教育部無須花時間去澄清黑箱與否,因為「黑箱」的定義由反對者決定,永遠都能找到看似合理的歪理與臆測的言詞來質疑抨擊。教育部該做的,就是請反對者舉出教育部違法的證明。如果沒有違法,新課綱比舊課綱公開透明,因此,反對黑箱課綱,就該支持新課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