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書法大師沈鴻根--獨標風骨藝壇上,濯古來新成一家 

大成報/ 2015.06.11 00:00
---獨標風骨藝壇上, 濯古來新成一家---

------大成報上海記者朱雯婷專訪書法大師沈鴻根--------

編者按:沈鴻根,別號江鳥,擅詩文,精書法,以“獨標風骨藝壇上, 濯古來新成一家”的書風和出版六十多種數百萬字的專著字帖稱雄藝壇,蜚聲四海。藝壇以詩人,理論家、教育家、書法家“四棲”稱頌沈鴻根的修養全面,沈先生剛從美國講學回來,為此本報記者特意登門採訪書法大師沈鴻根。

記者:沈鴻根先生,您的書法能出名,是經過五十多年的浪淘沙沉而為廣大專家和愛好者所認可,請您談談。

沈鴻根:“萬里雲山百萬路,一生當無一生詩”。作為書家,也是苦修苦練得來的。我認為書法是藝術,更是文化,要多臨帖,更要多讀書而字就是一筆一筆寫的,自然就好,太刻意了,反倒不行。這應了蘇東坡“我書意造本無法”那句話了,不進行包裝,境界反而更高了。我的書法從唐楷入手,上溯秦漢篆隸,繼而攻“二王”行草,旁及“顛張醉素”和“宋四家”,後又學習魏碑和漢簡,在風格表現上我的楷書有晉唐遺風;而行草書,取法二王,尤其是“力求風首挺力,格調清雅”,在精神上取自古人,但在揮運時又自書我心了。

記者:沈先生,您的楷書和簡隸,是怎樣漸為人賞識的?

沈鴻根:我的楷書以《張黑女墓誌》為底,熔智水、鐘繇、王寵為一爐,強調筆短、勢展、意長、別具一格。簡隸不與人同,亦隸亦楷,亦行亦簡,摻入篆隸筆法,使其融入楷行意志,面目一新。

記者:沈先生您的行書草書得王羲子之三昧,動、遒、潤主要表現在哪裡?

沈鴻根:稱我的行書草書得王羲之三昧,不敢當,但可以讀些體會。所謂“動”,主要表現在單字上,很少平直對稱,大多呈現或大或小地左右搖曳之勢,上下轉動之態,在於穩而不穩。所謂“遒”,主要表現在用筆常令筆鋒在點畫中行,行筆取澀勢,只在轉折頓筆處,才中鋒輔以側峰,雖筆劃粗細變化不甚大,但起倒運行自然,每每入木三分,力透紙背,少外露,多內含,講力度,重韻味;加上字的結構,往往內緊外松,成團抱狀,組成一種團結不散的結構力,含筋抱骨,勢圓力遒,耐人尋味。所謂“潤”,主要表現在筆潤墨潤。乾裂秋風。

記者:沈先生書法是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形成的,她成熟的藝術形式,穩定的美學特徵和抒情方式集中表現出中華民族的心理結構和審美訴求。請您講講書法藝術如何和傳統文化的結合。

沈鴻根:書法藝術作為傳統文化,主要表現在文學與書法緊密地結合在一起,詩文是其內核,筆墨是其外形,不離不棄,相得益彰。書法為文學增輝,文學為書法生色。我們在欣賞書法的筆情墨起的同時,還欣賞了文學的文心詩境,一舉兩得,豐富了審美內容,加強了審美感受,可以變化氣質,陶冶性靈。所以我重視“讀書養氣”。我的書法穩中求變,變中求異,異中求韻,韻中求趣,趣中求神,這也是我的審美理想和藝術追求。書法是一種心靈的藝術,書法要表現而已,我喜歡書寫我的自作詩就是如此。以自己所寫的詩詞為書法創作的主要內容,這對於作者的性靈抒發是再好不過的。“書法從來求氣韻,人文自古重精神。

記者:沈先生,您能談談書法同道對您的評價嗎?

沈鴻根:早在我而立之年,海上名家趙冷月即以“筆致好”誇讚我的行草書;日本書道學院院長石川芳雲則認為我的碑帖臨摹作品“於學書者大有碑益”;醜牛稱我的章法“佈局似無意間精心為之,左顧右盼,承前啟後,首尾呼應,筆似斷而意實連,點畫皆映帶而生,錯落有致,繁簡適宜,氣勢貫暢,意態活潑。而評論家婁品舜評我的書法藝術的雅氣、雅致、雅韻、始終追隨著他的詩情畫意,哲理引領書法藝術的美學腳步,成就了他的醇雅人生。”

記者:對書法影響和制約最久,最大的就是傳統文化中的儒道兩家。

沈鴻根:儒家主要講仁義、忠恕和中庸之道,肯定自然美,強調美的實用性和功利性,強調美善二者的統一。道家強調超功利的無為,主張“返璞歸真”,講究浪漫主義,認為審美應與實用分開,人不應該刻意追求與功利結合在一起的美和滿足生理上的快感。真正的美應是順應自然、不受外界束縛而進入自由的一種精神境界,得法者則參禪而悟道,知妙者則心領又神聖。

記者:沈先生,您作為一位著名書法家,您的詩文與評論俱佳,您撰寫的《千古絕唱蘭亭序》選入了上海初三《語文》。用書家藝文作範文來教,恐怕在當今社會是不多見的,請您談談看法?

沈鴻根:古人說的好:“書畫清高,首重人品,品節既優“不但人人重其筆墨,更欽仰其人”。朱和羹也說:“學術不過一技耳,然定品是第一關頭”。經典的書法作品都是與其人品的修養,、文化積澱融為一體的。可以說,把書法和書法家的人格品行節操緊密聯繫起來評判已成為書法理論的傳統定式。不懂此道即不懂書法之道,書品反映人品, 跡表現心跡。書道即做人之道。這正是書法的高妙之處。書法藝術本身含納天、地、人的精、氣、神,包括著人文意向和人格旨趣。反映人品、人心、人格、人性。孔子自道修養經驗時說:“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是道德家的極境,也是藝術家的極境,書法的創造活動盡是這七個字。“從心所欲”者往往“逾矩”,“不逾矩”者又往往不能“從心所欲”。書法家必須打破這個矛盾。總之,沒有文化底蘊的書畫,有品位也不高,缺少情感要素的詩文,有意趣也不妙。

記者:謝謝沈先生接受我們的採訪。

資料連結:

沈鴻根,1943年出生於上海,著名書法家,藝術教育家、書畫理論家、詩人,筆名江鳥,號松竹軒主。中國硬筆書法協會名譽副主席兼學術主任,中華書畫協會副會長,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泰國中國畫院顧問,瀋陽藝海拍賣代理中心藝術顧問,上海民族畫院名譽院長,濟南大學兼職教授,洛陽外語學院與江西行政學院客座教授。以“獨標風骨藝壇上,濯古來新成一家”的書風和出版60多種數百萬字的專著與字帖稱譽藝壇,蜚聲四海。書法作品不僅榮獲臺灣“詩書畫大展”特優獎、菲律賓“國際文化交流”榮譽金獎、泰國“國際現代名家墨展”金獎、法國“國際金塔書畫大展賽”金獎、美國“中國當代名家國際大展”最高榮譽獎,還被美術館、博物館、紀念館等收藏,曾多次擔任全國乃至書畫大展賽評委主任,並應邀到各大學講學和東渡日本傳藝,被評為當代最具升值潛質的書法家。名列《世界名人錄》、《中國美術年鑒》、《中華國學人物志》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