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男孩超級白》白斬雞男孩尋找墨西哥傳奇歌手

欣傳媒/ 2015.06.09 00:00
阿哼

《男孩超級白》是墨西哥導演阿隆索(Alonso Ruiz Palacios)的初啼之作,在柏林影展拿下了最佳首部電影獎。其中文片名與原文片名「Güeros」頗有對應之處,因為「Güeros」在墨西哥,是指那些皮膚白嫩如雞的男子(有一些資料還會加上『金髮』此一特徵)。而在片中,則大抵指向開場那位丟水球的男孩湯瑪士(Tomás)。

成天無所事事的湯瑪士,某天把水球砸向一位已經夠衰的婦人,因而被絕望的母親趕去和城裡念大學的老哥宋巴(Sombra)同住。沒想到老哥和室友山托斯(Santos)卻也因為學校罷課,百無聊賴地待在家裡,沒事兒幹的三人,在老哥偷接鄰居的電被抓到後,總算有事情做了!那件事情就是——逃。

只是要逃去哪裏呢?

湯瑪士隨身帶著父親留下來的卡帶,裡面播著傳說中,曾讓巴布狄倫傷心流淚的民謠歌手 Epigmenio Cruz(湯瑪士身上的衣服字樣『Don't Look Back』,恰也是狄倫的歌詞,英國巡迴紀錄片的名字)。三位無聊男子找到的基礎目標,正是去見見這位年邁住院的墨西哥傳奇歌手,觀眾才總算不必再看他們耍廢了。

整部《男孩超級白》就是看這三位無聊男子,開著車,在尋找歌手的路上撞見一大堆無俚頭的事情。它身披公路電影皮囊,目標明確,可不走直線,因為繞路過程所見才是最重要的。

無聊男子們一下子闖進罷課大學的學運大會堂,一下子參加了某場電影人的派對,一下子又迷路跑到對「Güeros」有偏見的「流氓」聚集地,被逼著出錢買酒。這些事件之間都沒有直接的關係,卻潛移默化地立體了墨西哥社會的模樣,同時暗渡了導演、編劇要譏諷的現象(連自己的電影風格都不放過),甚至明示一些場合的荒唐。

話說,片中有一段,是無聊男子們晚上到便利商店購物,在店員拉下鐵門時,碰巧遇見另外三名試圖硬闖的男子。這三名男子由墨西哥真實的三人樂隊 Liquits 所飾演;反倒是電影裡的傳奇民謠手 Epigmenio Cruz 純屬虛構。於是,每當湯瑪士播放那捲卡帶時,世界便配合般地悄悄然,只聞 Walkman 轉動磁帶的聲音,這手法卻又似乎在說,虛構歌手虛構的歌,是好到能隔絕掉現實的亂七八糟與無趣的!

本片的黑白攝影與運鏡被拿來和法國新浪潮比擬,且不僅小弟湯瑪士會讓想起《四百擊》的叛逆少年安端,老哥宋巴的愛人安娜(Ana)一身條紋衣,也頗有《夏日之戀》裡,美女凱薩琳的韻味。《男孩超級白》是一部倒吃甘蔗的電影,從開頭有點讓人摸不著頭緒,到後面越來越好看,越來越多哏,而最後他們找到 Epigmenio Cruz 又出了什麼意外的狀況呢?就待你進戲院自己看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