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你是我的眼 視障者的路跑人生

中央社/ 2015.06.06 00:00
「有你不孤單」系列報導之3(中央社記者王怡文台北6日電)失明的上班族陳惠琴,跟上近年瘋路跑的風潮,在陪跑員的陪伴下,2年下來,從200公尺一路進步到21公里。各地像陳惠琴這樣的視障路跑者越來越多,只要1條陪跑繩,陪跑員就是視障者的眼。

為了避免危險,視障者一向被認為最好不要跑步,真想運動,選擇散步就好。中華民國視障路跑運動協會總幹事林瑤義說,其實這些都是誤解,視障人士固然視覺有礙,無法獨自跑步,但只要有明眼的陪跑志工協助,引導方向和開路,一樣能享受飆汗快感,跑出好成績。

陳惠琴先天雙眼失明,平時擔任電話客服人員,一整天坐在辦公室,不但缺乏運動,再加上下午茶、團購點心,她警覺到自己再這樣下去不行。2年前開始接觸路跑,起初才跑個200公尺,體力就無以為繼,沒想到2年下來體能、耐力大躍進,最近挑戰21公里路跑,以2小時33分完賽。

從200公尺進步到21公里,陳惠琴歸功陪跑搭檔曹惠萍的一路相伴。曹惠萍是資深跑馬選手,被陳惠琴形容為魔鬼教官,比方說該跑25圈,今天沒跑完,明天就得補跑,而且練跑過程,曹惠萍不喜歡她停下來休息,因為「一旦停下來就跑不了了」。

曹惠萍過去在馬拉松場上追求個人成績,現在則以路跑專長服務視障人士。面對新手,即便是視障人士,也沒有特別優待。陳惠琴練跑練出成績,曹惠萍滿是感動,過去對視障人士不熟悉,接觸後發現他們真的很勇敢,一般人不見得做到的事情,他們都咬牙苦撐,令人佩服。

在這群視障跑者當中,不乏長跑健將。後天失明的王傑,每周固定兩天練跑,是路跑賽常客。自我鍛鍊的同時,他直言,其實需要的是運動帶來的好心情。體育場上遇到的人都會幫你加油,跑起來心情愉快,尤其超過別人時,超過1個、2個、3個,真的很開心。

王傑出身軍旅,30多年前發生車禍,讓他雙眼失明,人生驟變的打擊太大,久久難以釋懷。「為什麼車上3個人,就我1個受傷,心中有恨,就容易發脾氣」。失明初期,對外界反應很敏感,別人碰到他,他會很生氣,心情盪到谷底,走不出來。

王傑後來透過盲人重建院,和其他視障者一起學習適應看不見的生活,同時透過職業重建,改行從事按摩。多年來,雖然工作生活自理沒問題,不過還是無法完全掌控情緒,尤其如果失眠,雜念又會冒出來。

運動是王傑的紓壓良方,好不容易經過朋友介紹找到陪跑員,重拾過去在軍中養成的運動習慣。一站在跑道上,心情馬上放輕鬆,肩膀自然而然不再僵硬,「拉起陪跑繩,心中雜念全消」。

王傑每次練跑,少說要跑個10公里,實力相當的陪跑員並不多,有時得好幾位志工輪流帶他練跑。透過陪跑繩,王傑把自己交給陪跑員,全心感受志工引導的方向,也因為瞭解陪跑員的付出,讓王傑更珍惜有他們的陪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