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資穎 徐國勇 自拍

女童割頸案 凸顯課後班安全問題

中央社/ 2015.05.29 00:00
(中央社記者陳至中台北29日電)國民小學開放課後班,本是美意一樁,但也帶來新的安全疑慮。台北市北投區一名女童今天下午在校園遭割頸,暴露開放校園政策、人力規劃、校安及死角管控,仍有很大改善空間。

現代社會雙薪家庭佔多數,父母趕不及接送時間,也不見得負擔得起安親班、保母費用,課後班因應而生。教育體系挪出人力和資源,在下午4時放學後,把學童留在本該是最安全的校園內,卻仍發生憾事。

靖娟兒童安全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月琴表示,課後班人力不足是一大問題,今天如果有另外一位老師或志工,陪同女童上廁所,被害機率便能大幅降低。

林月琴表示,傳統校園規劃,廁所往往在校舍最邊間,平常上課時間人多還好,但在晨間、放學後的空檔,就有安全疑慮。一些學校早上上學時,會將早到的學生統一留在川堂,等大部分教師抵達時再放入教室,就是避免不良人士埋伏在教室內。

林月琴認為,課後班應該集中管理,安排在靠近教師辦公室、門禁易管控的教室。另外,開放校園、降低圍牆、綠圍籬等政策,應考量社區成熟度、潛在風險,以及校舍空間規劃,不宜偏廢。

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則認為,「開放校園」政策不可逆,因為越是開放性的空間,越不會有死角。關鍵還是人力規劃,課後班應有2位以上的教師,或是安排志工爸媽幫忙,避免學生落單,學校可以和社區單位、非營利組織合作。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副理事長謝國清表示,最近幾年國小陸續裁撤警衛,改聘保全人員。保全通常是輪調制,不如編制內的警衛熟悉校園,對社區也較為疏離、缺乏感情。他認為在資源相對豐富的台北市,應重新思考回歸警衛編制,與鄰里巡守人員共同守護學童。

教育部學生事務與特殊教育司副司長吳林輝表示,中小學上下學時間往往會將各個門口都打開,讓學童快速疏散,卻也讓閒雜人等有可趁之機,相關安全機制應該檢討。

但再厲害的保全、再高的圍牆,仍無法防止有心人士滲入,應加強師生警覺心,師長隨時留意兒童動向,學生盡量結伴而行,避免落單,對於異常狀況要能判斷和即時反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