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病房內的聖水與佛珠

華人健康網/文/呂建和(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2015.05.29 00:00

加護病房裡連接牆上的氧氣輸送管不斷發出唧唧的聲響,持續將氧氣送到婆婆使用的半罩式呼吸器裡,即便如此,婆婆還是鳴喘不已。不過,不論是送氧的唧唧聲或是婆婆的鳴喘聲,都只是加護病房裡的背景聲罷了!

加護病房裡連接牆上的氧氣輸送管不斷發出唧唧的聲響,持續將氧氣送到婆婆使用的半罩式呼吸器裡。(圖片僅供示意非本人)

婆婆的大女兒甫從美國返台探視,一進加護病房就開始向護理人員咆哮理論,「為什麼我母親的下半身沒有蓋被子,如果她著涼了或是病情加重了,我看你們要怎麼負責!」二女兒在旁,要大姐小聲一點,有什麼事好好講,不要那麼大聲,會嚇到母親,也會吵到別人。

「我為什麼要小聲講,明明就是他們不對,我們花錢讓母親來住院,他們沒有好好盡到照顧的責任,這樣子怎麼還配當護理人員,我一定要讓醫院懲處她。」加護病房的護理長見狀況有些不妙,因此前去向婆婆的女兒們解釋,「不好意思,我是這裡的護理長,可能您們有些誤解,我來向您們說明一下婆婆的病情。」

護理長告訴二個女兒,婆婆因為血便不止,換好了尿布和床單,等到蓋上被子不久後,血便又出來了,反覆幾次下來,婆婆的臀部有點受不了,已經開始出現褥瘡的跡象,因此才會暫時把被子蓋到大腿處,並且用上烤燈,讓婆婆的身體可以保暖不至於著涼,等到婆婆血便狀況改善了,就不會有下半身沒有蓋被子的情況出現了,如果因此造成她們的誤解,護理長當場也向她們道了歉。

(圖片僅供示意非本人)

「那都是你們的一面之詞,明明是疏失,還要找一大堆理由,哼,我才不相信,最好我母親沒事,如果我母親有一點點閃失,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任護理長再怎麼說明和解釋,她都無法接受,話還沒落下,接著話鋒一轉,把矛頭指向她妹妹。「這都要怪你,沒有好好照顧媽媽,才會讓媽媽生病住院,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

「大姐,你說這話會不會太沒有良心了,你去美國那麼多年,媽媽在台灣都是我一個人在照顧,之前媽媽生病住院也全都由我一個人在張羅,你何時回來幫忙過了!」妹妹被姐姐如此無情地數落,滿腹委曲,不甘心地回嗆回去。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在美國也有家庭耶,我是不用照顧喔,而且我也有按時匯錢回來給你,你沒有盡到照顧責任,少在那邊裝可憐裝孝順。」

「大姐,你不覺得你這樣說真的很過份嗎?媽媽不是我一個人的,我難道就沒有家庭要照顧嗎?而且我的孩子也都還小。你以為你只要寄了錢就可以當成不回來的藉口或補償嗎?是誰沒有盡到孝道,自己心裡明白。」

(圖片僅供示意非本人)

兩姐妹就在婆婆的床邊不斷不斷地爭吵和爭論著,在這段吵雜的時間裡,婆婆始終沒有張開過眼睛,她就那樣靜靜躺著,努力吸進每一口送進來的氧氣,只是她每努力一次就大喘一次,似乎要耗盡所有氣力,才得以吸到一點點的氧氣。

廣播傳來提醒訪客離開的語音,加護病房探病時間即將結束。大姐從包包裡拿出一大瓶水,口氣惡劣地對著護理人員說,「這瓶聖水是我特地從美國教堂求來的,如果我母親要吃藥喝水,甚至擦臉,一定要記住都用這瓶聖水,不要給忘記了!」

廣播再次傳來第二次提醒。妹妹慌忙之際也趕緊從左手取下了一串佛珠,握住婆婆的手,「媽媽,你不要害怕哦,如果你有什麼事或心煩的時候,就拿著這個佛珠,一直一直唸觀世音菩薩佛號,就不會有事了!」

探病時間終於結束,姐妹倆一前一後離開了加護病房,氧氣輸送的聲音和婆婆的鳴喘聲頓時變得清晰了起來。

(圖片僅供示意非本人)

婆婆此時睜開了眼,眼角的淚水突然簌簌地落下,張大了口發出抽抽噎噎的聲音,讓她的喘更厲害了,護理人員見狀,拿了紙巾輕輕拭去婆婆臉龐溫熱的淚水,婆婆一付好像想要開口說話樣子,顫抖的手微微移了呼吸罩的位置,用她僅餘的氣音用力說著,「對不起,不好意思!」甚至作狀要起身向護理人員道歉,無奈,只是她連把頭輕抬離枕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護理人員微笑著安慰地拍了拍婆婆的手,「婆婆,沒關係啦,我不在意,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喔,只有你把身體養好才是最重要的啊!」從婆婆的口形可以讀出,她不斷地說謝和道歉。

當天稍晚,護理人員拿了藥要餵婆婆吃,並且倒了一杯大女兒拿的聖水要讓婆婆配服,不過婆婆緊抿著嘴唇,就是堅不開口喝下,還猛力搖著頭拒絕了,聖水從杯子潑灑出來溼了被單。夜愈來愈深,婆婆狀況顯得愈來愈糟,護理人員想要為婆婆戴上小女兒給的佛珠,婆婆怎麼也不肯戴上,即使最後戴上了,也用力將佛珠甩落地上。

從那天之後,聖水和佛珠就那樣一直被擺放在病床旁的置物櫃上頭,直到婆婆過世前,都再沒有人動過。

文章連結 http://www.top1health.com/Article/110/2567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