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品影側寫】:《黑帽駭客》的帽子戲法

滔客/ 2015.05.27 00:00
這是一部大型商業製作的好萊塢電影,以網路駭客為題材,跨國的陰謀,高層採取以毒攻毒的手段,找罪犯去破犯罪,當然,穿插些許羅曼蒂克的情愫,讓故事多些情感方面的張力,這樣說來似乎故事情節次第豐富,至少引發了一點點觀賞的動機?然而問世之後,觀眾普遍反應不佳,票房也不好,怎麼會這樣?商業電影市場有一個特性,「好看」的片子會有很多錦上添花的理由,多得讓人感到霧裡看花,哪一個是真正的原因,坦白說,大家也不太在乎,因為片子「好看」嘛,所以阿甲說這般,阿乙說那樣,都 OK 啦!但是,不好看的情況,那就具體多了,阿丙說老導演玩網路題材,耍三個柳橙就好了,硬要拋三支火把,選錯了拿手的器材,搞得引火上身;阿丁認為不是這樣,故事鋪陳問題大,為了大陸市場而安排大陸情節,配角受限於故事不能反客為主角,主角卻又晾在一旁活像個配角。如此具體的說法云云,哪一個才是《黑帽駭客》不好看的真正原因,和這部片子一樣,好像都對也好像都不對,讓人一頭霧水。這部片定型為商業電影,掛上區區商業二字,似乎總該肩負起某種吸金責任,倘若轉世投胎改名藝術,存在大於一切,也無所謂成敗。噢!離題了。本片的導演 Michael Mann 頗有實力,多年來積累的名氣也不盡然是浪得,攤開他的電影事業歷史,《大地英豪》(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1992)、《烈火悍將》(Heat, 1995)、《驚爆內幕》(the Insider, 1999)…等等,片繁不及備載。《大地英豪》人物鷹之眼,他的宿命似乎藏著某種使命,值得為此一生懸命;《驚爆內幕》人物是位一家之主,他有工作也有家庭,為了正義,就可以什麼都不管去當烈士嗎?我甚至不時翻找出《烈火悍將》觀賞一段小戲:「一位更生人在餐廳當廚子,更生嘛!更得了自己的半生也改不了他人的眼光,老友找他做最後一票,並且給他幾分鐘考慮清楚,廚子沒有可能在他的新生活裡面感到受到那份尊重,但是那份尊重也代表著不安定的舊生活,男人的決定不消幾秒鐘的,他決定參與最後一票,扯下廚師圍裙,痛打看不起他的餐館經理,痛快走上不歸路。」你沒有感到有人在鼓勵犯罪,對吧?我舉例子說明 Mann 確實有那個本事把男人的心理生動描繪。也許這個本事,讓他的電影主角幾乎都是男性。但是,《黑帽駭客》人物海瑟威,性格這一方面沒做出來,也可以說有做但是效果沒出來,有沒有很熟悉?你這樣回答老闆的時候,老闆會認為等於沒做。性格不夠鮮明突出,在故事裡就變不出花樣,什麼花樣?好比說「帽子戲法」。魔術表演,手法迅速熟練,讓大家不好猜出小東西到底在哪一頂帽子裡。足球員在一場比賽內踢進三球以上,我們說帽子戲法,也是相同的比喻,人球合一的球技,令人防不勝防。駭客圈也和帽子有關,各種顏色的帽子區分駭客的類型,若要說黑帽子駭客的手段,展現他的帽子戲法,也有幾分貼切,電影故事裡的駭客,技巧肯定是足夠的,但是我們不是網路公司高層在會議室觀看簡報,我們只是一般觀眾在電影院觀賞片子,所以人物具備高超的 coding 技巧之外,性格也要夠鮮明才行。有時候,觀眾喜歡看戲,不是要看人家比自己冷靜,而是想看人家有多麼魯莽。《黑帽駭客》海瑟威這個人物性格被設定得太安分,觀眾也因此睡得很安詳。對片子有些失望的時候該怎麼辦,找出原因?你確定要這麼做嗎?我舉一個可能性:「這片不好看是因為老導演跑去碰新科技題材。」很多人都有看中醫的經驗,或是參觀古蹟,「感覺上」中醫師貌似年輕,似乎道行功力也跟著太輕,可是話說回來,也不能等到天命之年,兩鬢斑白,才出道執業,就像古蹟文物一樣,沒有三十年,何來三千年?年輕導演可以掌握中世紀文學題材,或是探究人生的課題,也許不少人會加上一個問號,皺一下眉頭,會不會搞得不上不下;一把年紀的導演接觸科技的東西,老人跟不上新時代的刻板印象似乎遠大過他的招牌名氣,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思考點,我想,只要電影繼續是拍給人看的,這些觀念的氣息就不會消散,籠罩在這股氣息之中,想要找出什麼好看的原因或是不好看的理由,你認為單純嗎?不見得吧。坦白說,電影好不好看是其次,要緊的是它在你心中留下什麼記憶,這片有一幕留給我深刻的印象:「湯唯目睹人物哥哥的悲劇,慘叫崩潰。」縱使你不是圈內人,看了那麼多年娛樂新聞也好,電影花絮也罷,這種崩潰的哀嚎往往需要一叫再叫,還沒叫到導演要的崩潰,自己恐怕都先崩潰了。有的畫評說蒙娜麗莎的微笑成分,含有 73% 的靜謐、21% 的愜意和 6% 的神秘,我沒有那種評論的本事,但湯唯那一聲斷腸,可真把我喊醒了:我感受到她的心痛。會繼續看某個人的電影,某個團隊的作品,甚至變成死忠鐵粉等級的影迷,多半是透過上述這些看似不相關的記憶累積而成的,《黑帽駭客》讓人失望,算了不算了,放下不放下,帶著自己的印象繼續觀賞,總會有其他的電影在等著我們。《黑帽駭客》(Blackhat)2015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