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I 假鈔 爆走倉鼠

【電影人物】傑克葛倫霍:劇本決定一切

滔客/ 2015.05.25 00:00
傑克葛倫霍,也許他的名字有點饒口,讓不少影友總是含糊說著他的譯名,但是,多年來他在電影圈的發展,詮釋類型鮮明的人物,所積累的名聲與實力,可是一點也不含糊。多次入圍奧斯卡,傑克葛倫霍在《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曾經詮釋出櫃的牛仔、《私法爭鋒》(Prisoners)裡面的警探、《獨家腥聞》(Nightcrawler)電影當中取材不擇手段的自由業者,當然,他的電影事業不只如此,今年身為 68 屆坎城影展評審團員之一,也是某種榮譽與肯定,其實他與坎城影展並不陌生,早先參與 David Fincher 的作品《索命黃道帶》(Zodiac)2007 以競賽片資格參加影展,換句話說,之前是來跟人家輸贏的,今年是定人家勝負的,心態上的變化,感觸良多。(以下訪談來自於 68th 坎城影展期間,interviewed by Charlotte Pavard,綜合外電編譯)這一屆擔任評審員,有什麼樣的感想?評判一部電影的時候,你多半採取大腦思考,還是從心感受?最早柯恩兄弟(本屆評審團主席)跟我們幾位團員提過:「最重要的是請各位正面看待參賽片。」如果自認為手中有極大的裁決權,那恐怕偏頗於某種打分數的遊戲。其實,我不太算是來表達看法的團員,應該說是來學習觀摩,我本身也想藉此學習那些比我有智慧的人,他們這方面的經驗。眼前這些片子都是人家好幾個月甚至年以上的成果,要對藝術作出評判,坦白說,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你算是哪一種類型的電影工作者?也許我會說:「劇本最重要。」參與一部電影,我的態度當然希望匠心獨具,所以像個工匠師父一樣努力去打造一部片子,但同時,我也從製作過程中獲得娛樂感。在一部電影當中,一個人歲月積累出來的經驗以及這個人如何去感知那些經驗。戲劇化的情節或者強烈性格的角色,哪一個比較讓你著迷?我會被那種「很有戲」的東西強烈吸引,而且我很愛某些故事元素可以藉它們來探索自己,原來自己不曾知道自己有這樣的一面,進而認識學習。無論是透過喜劇片還是劇情片來自我挖掘,我相信都是可以的。《雙面危敵》裡的人物,你將他的性格表現得很細膩,而在《私法爭鋒》,你演一個有點神經質的警探,你會不會覺得詮釋的方法比唸台詞更重要?我不會這樣相比。我偏好我本身沒有接觸過的故事題材,順著其中我能體會的去發展。有的劇本已經很具體,我就像是在心裡畫出一張路線圖,依序前進;若遇到相對抽象的劇本,我會從生活經驗當中找看看對應的線索。進而開始想想導演所要求的樣子。比方說《私法爭鋒》裡的警探人物,劇本上並沒有描寫得很詳盡,所以導演 Denis Villeneuve 和我依照故事的核心想法,給人物添加上一些小細節,既然故事走懸疑路線,我做的便是讓人物更有神祕感。34 歲的年紀,你的電影事業已經發展了 24 年,有沒有什麼樣的角色會讓你想要一演再演?這方面我沒什麼特定的想法。我也不算是那種直覺派的演員(不用太多劇本資訊,很有感自己演得來某種角色),我從來不會對自己講:「這一種或是那一類正是我夢寐以求的角色。」主要還是看劇本來決定。我想,也是一種自己的選擇吧。我蠻喜歡和自己敬重的導演或是藝術家合作,我本身就是 Spike Jones 和 the Coen Brothers 的超級粉絲,作品散發某種失序的、無政府的感覺,我覺得蠻棒的。你的新電影《震撼擂台》(Southpaw)很快就要上映了,你的體態為戲徹底變身,有必要那麼做嗎?如先前所說,主要還是依照需本需要。《震撼擂台》的例子來說,我演一位拳擊手,這樣的人物很多優秀的電影已經拍過,我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像個職業拳手,所以五個月的時候,我安排每天鍛鍊兩次,那時我想一般都是一天一次,我做兩次就好像五個月內做足十個月的訓練,因此我試試看像個職業拳手在受訓,也讓這次拍片過程是一個很棒的體驗。《震撼擂台》之後,我演出 Jean-Marc Vallée 的片子,就沒有那麼著重體格,角色需要較多的內心戲。每個導演的路線各有不同,演員必須依循導演想要的東西,身為演員最不該做的就是和導演唱反調。今年的坎城影展你覺得如何?我覺得能和藝術家們在一起交流想法,真的很棒。掌聲、燈光之下,坎城真的是這世上唯一個所在,可以見到這麼多不同觀點看法的藝術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