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尼泊爾強震後 農村受災嚴重望天興歎

中央社/ 2015.05.21 00:00
尼泊爾強震系列報導之二(中央社記者何宏儒加德滿都特稿)尼泊爾強震重災區80歲老夫妻抱著民間團體翻山越嶺送達的米糧,坐在傾倒房舍前望天興嘆。想到校園傾頹難以復課,壓力沉重的災區學校校長不禁悲從中來。

4月下旬尼泊爾乾季進入尾聲。喜馬拉雅山脈南坡的因德拉沃蒂河(Indravati River)河谷平原梯田裡,黃澄澄、直挺挺的麥桿隨風擺盪,空氣中彌漫麥香,1年1收的小麥正待收割,手腳快的農家在小麥收成後已經插秧。

79歲的瑞巴蒂.沙普科塔(Rebati Sapkota)4月25日那天一早跟其他村婦一塊在梯田裡邊割麥桿邊唱山歌。突然間一陣天搖地動,幾個村婦被震個倒地不起,放在田間竹簍裡1把把的麥桿撒落一地。

她家住距加德滿都東北方約80公里的辛度帕爾喬克(Sindhupalchowk)縣,規模7.8的毀滅性地震奪走該縣3369條人命,造成當地99%的房屋全毀或半毀。

山區道路搶通後,非政府組織「尼泊爾健康教育農業發展協會」(HEADS Nepal)用貨運卡車,從首都運送60包白米,開車5小時抵瑞巴蒂.沙普科塔住家所在海拔1800公尺高的東加納貝希(Dhungana Beshi)村。

隨車的中央社記者看到,沿因德拉沃蒂河河谷平原經過的12個村落幾無外牆完整的房舍,很多位在田地中央的農舍被震得只剩黃土和石堆,家具散落田間,在剛插秧的綠油油梯田裡十分醒目。

車行所經之處,不時可看見光著頭皮赤裸上身的農民,他們戴著口罩正在土石堆裡找尋殘破家園裡的堪用資源,揚起大片塵土。印度教傳統,信徒服喪期間須理光頭。

東加納貝希村是個人口才450人的小村落,425強震竟一口氣奪走10條人命!瑞巴蒂.沙普科塔和80歲丈夫住了數10年的平房也被震倒。膝下3男兩女都出外討生活,這對老夫妻抱著剛領到的1袋米糧,坐在傾倒房舍的瓦礫堆前望天興嘆。

她透過孫女當翻譯告訴中央社記者:「全村至今只收到好心人士給的兩張防水帆布,今天終於有人來發放第1批糧食物資。震後根本看不到任何政府官員」。那是425之後第7天。

震央所在廓爾喀(Gorkha)縣的村民同樣等不到政府伸援。當地位處加德滿都西方約140公里,全縣有414人死亡,9成房屋全毀或半毀。

中央社記者在震後第8天隨「HEADS Nepal」的吉普車進入廓爾喀縣。當地地勢較辛度帕爾喬克縣更險峻,山多田少、聚落分散,可以想見謀生更不易。相同的是,山區道路顯然在地震前就欠缺養護,吉普車全程顛簸前行。

當地芮特帕尼(Ritthapani)村51歲的希瑞斯塔(Jagat Kumar Shrestha),425當天中午正在已出嫁女兒的家裡幫忙蓋牛棚。天崩地裂般的強震來襲後,他被埋在土石瓦礫堆下40分鐘,只剩頭戴的達卡帽(Dhaka topi)露出土石堆。

他指著右肩、右臂、右膝告訴中央社記者,「我還沒好,這裡也痛、那裡也痛」。心有餘悸的希瑞斯塔眼眶泛紅說:「我在給牛棚蓋牆,突然地震,我就被埋進去了。有5到7個人把我挖出來,我就這樣被救回來了。你還要我說什麼?」

大地震更衝擊學童受教育。廓爾喀縣柯克塔普勒(Kokhe Taple)村馬哈拉克斯米高中(Shree MahalaxmiHigher Secondary School)校長米亞(Rahamtulla Miya)是當地少見的穆斯林,他的學校27間教室有17間全毀。

米亞告訴中央社記者,政府不關心校舍倒塌;自身難保的村民也沒能力關心。說到激動處,他擦去眼角淚水繼續說:「校舍很危險,這情況下怎麼開學,如果沒受傷的學生來上學反而出事該怎麼辦?這裡學生不少,(小學到高中)有663個,我壓力很大。」

尼國政府宣布5月15日復課,但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加德滿都辦公室的丹娜.布沙爾(Dhana Bhusal)訪視災區時,在廓爾喀縣告訴中央社記者,全縣500所學校9成遭毀,「要這麼快復課,挑戰很大」。學校是當地兒童生活重心,她擔心全國近5000所學校全毀,將對兒童生活產生極負面的長期性衝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