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電影原聲帶:《歌喉讚2》原創曲羞辱阿卡貝拉?

欣傳媒/ 2015.05.20 00:00
阿哼

《歌喉讚》第一集上映時,完全提不起我去看得勁兒。那時總覺得,這部大概又是《勁歌飛揚》或《歌舞青春》那種陳腔濫調的音樂電影,一定會有帥哥美女才子佳人,一定會有悅耳到爆的主題曲,最終在一場大賽或演出上,讓圓滿結局降臨。小時候看多這種電影的我,總是為電影與現實的落差感到失望,因此漸漸疏遠了這類電影。

直到《歌喉讚》 下片後,我偶然瞄到室友租回來的 DVD,才發現這部片好像不是這樣。阿卡貝拉組合美麗女聲(Bellas)是由一群不同族裔、膚色、身材甚至性向的女怪胎組成的,她們沒有主流標準的美或清純,姿態最端莊的還會嘔吐,卻都很投入在人聲演唱的世界裡。(當然,該片也遭致不少把亞裔、黑人、胖妹、金髮妞刻板化的批評,而在第二集似乎玩弄地更兇又更理所當然...。)

這組混亂不堪的拼盤組合,要如何萬眾一心地和音,如何保持各自特色又能融洽相處,是這部片讓人想看下去的原因。而女主角貝卡擅長的歌曲混搭(Mashup),也與此相呼相應,最終成了美麗女聲從谷底爬起的關鍵,這安排總讓人有些驚喜。

到了《歌喉讚2》,美麗女聲面臨新障礙,一方面要扳回走光事件的顏面,另一方面要面對畢業;團體面臨危機,但同時也要顧全自己的未來,這組合勢必又要分裂了,故事主軸當然是他們如何重修舊好。然而,暗伏底下卻是另一件事:貝卡偷偷實習的錄音室裡的製作人,對一成不變的聖誕歌極不耐煩(Snoop Dogg 參了一咖),而她的混搭風格在錄音室裡,被製作人質疑沒有原創性;可阿卡貝拉決鬥時,卻因為新人唱了原唱作品而讓她們輸掉比賽,裁判還認為原創曲羞辱了阿卡貝拉。這「翻唱」與「原創」在不同場合的炎涼世態頗為有趣。

一般人對阿卡貝拉的接觸,好像常是因為他們用純人聲的方式「翻唱」某首名曲,君不見網路上那麼多影片都是這麼幹的。《歌喉讚2》當然也透過一堆夯歌來塑造,在阿卡貝拉地下 Battle 一戲,五團把八九零年代至今的金曲唱盡,曲目包括:凱莉安德伍的〈Before He Cheats〉、Flo Rida 的〈Low〉、真命天女的〈Bootylicious〉(變成五位猛男演唱...)與泰勒斯的〈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羅倫希爾的〈Doo Woop (That Thing)〉等等,在原聲帶的〈Riff Off〉可以聽到原音重現。很好笑的是,Battle 有一回合是要唱「跟約翰梅爾有染」的人的歌,居然唱到了蒂娜特納的〈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老牌性感女將與花心吉他唱做人到底有沒有非常關係,到戲院看看這場決鬥的結果就知道啦。

個人也相當驚訝 Muse 的〈Uprising〉被美麗女聲的死對頭,德國隊美聲機器拿來演唱。在原聲帶的〈Car Show〉可以感受到德國腔如何改造這首起義之歌,變地相當科技感,金屬感。這歌歌詞相當棒,建議大家可以查看看。

可除上述之外,由希雅跟山姆史密斯所作,本交給傑西 J 演唱的電影主題曲〈Flashlight〉,在劇中,被當作打破阿卡貝拉翻唱規則的那首原創作品。老實說,電影並沒有把這段「翻唱」到「原創」的轉變處理地深刻動人,反而跟胖愛美的愛情關係一樣令人咋舌。不過這歌最後怎麼在台上呈現,倒可以看一看,感受一下零伏筆的震撼(簡言之就是你完全預料不到)。

儘管這部電影的音樂恐不受阿卡貝拉樂迷青睞,但它似乎有想顛覆阿卡貝拉團只會「翻唱」的刻板印象的心思。事實上,現實中的阿卡貝拉也真的不只有翻唱歌,甫要來台的阿卡貝拉神團 Naturally 7 就有自創曲,只是和他們的技術相比,《歌喉讚2》真的是小兒科的演唱了。

▲Pitch Perfect 2 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