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活的常設展!彭瑄玉的科學繪圖人生

中央廣播電台/江昭倫 2015.05.08 00:00
2013年名列全球人氣最夯博物館第18名的台中科博館,以自然與科學策展聞名,在許多精采展覽中,有個真人科學展演室受到注目。那是生物科學繪圖師彭瑄玉的專屬空間,十多年來,她以巧手畫出一幅又一幅富教育意義的生物科學繪圖,成為科博館獨一無二「活的常設展」!

◎「活」的常設展

假日的科博館人來人往,只見一群年輕人不斷往一間10坪不到的透明展覽空間裡探望,對於裡面的展示感到驚訝與好奇。

『(原音)那麼多很像電腦印出來的圖畫,結果看到居然是真的有人在這裡用筆畫出來,就會覺得非常特別。』『(原音)喔,真的有人可以用手繪出這種東西,覺得蠻猛的,而且畫得很精細!』

參觀民眾會這麼好奇不是沒有原因,因為展覽室裡不是千古化石或奇珍物種標本,只見一個女人坐在書桌檯前,手拿畫筆,專注在眼前的畫作上,幾乎動也不動。她是科博館生物科學繪圖師彭瑄玉,這個小房間展示的正是她的真實工作狀態。

彭瑄玉總戲稱自己是科博館內唯一「活的」常設展,除星期一博物館休館外,她幾乎全年無休。對於民眾的好奇眼光,彭瑄玉笑說她早就習以為常。『(原音)就是一團學生過來的話,他們也是一般的眼光把它當常態展,可是快靠近的時候,就是會很活潑嘛這些小朋友,真人耶,就是那個口氣、很誇張的動作,小朋友都會跳起來,說「哇」!一團人這樣跳起來,這有時候也是我的樂趣之一啦,嚇嚇觀眾。』

◎曾是電影特效化妝師

彭瑄玉今年53歲,進入科博館工作已長達15年,職場生涯的轉折頗具戲劇性。她說,會成為生物科學繪圖師並不在她的人生規劃中,她的第一份工作其實是擔任電影化妝師助理和場記。

彭瑄玉19歲自大甲高中美工科畢業後,就跟著姐姐的腳步,北上進入電影圈,當起電影化妝師。當時香港流行「暫時停止呼吸」等鬼片,彭瑄玉也參與不少鬼片特效化妝,是一段相當特別的工作經歷。『(原音)我高中是唸大甲高中美工科,畢業後我去電影圈待了8年,8、9年囉,我剛到那邊應該說是香港團隊恆生電影公司,我的工作部分是化妝師助理跟場記,所以我真正喜歡的部分是美工跟化妝,畫死人啦、蜘蛛網那一環。』

彭瑄玉雖然喜歡電影化妝師的工作,但工作時間日夜顛倒,她的身體實在吃不消,加上家裡反對,彭瑄玉決定回到家裡的雕刻工廠幫忙,婚後則把重心放在家庭。直到38歲那年,彭瑄玉決定二度就業,沒想到因緣際會進入了科博館。

一開始,彭瑄玉在科博館合作社服務,幫忙科博館設計一些周邊商品、繪畫作品,還配合當時的埃及特展,在鴕鳥蛋上彩繪埃及文物,甚至嘗試幫觀眾畫肖像,由於受到民眾喜愛,讓館方注意到她的繪畫才華,便引導她進入生物科學繪圖領域。『(原音)那時候動物組的研究人員漸漸跟我有面對面接觸,我就開始畫一些鯨豚,那時候研究人員陳彥君他是策展人,我就畫了一隻鯨豚,那時候畫出來的鯨豚,我沒有科學繪圖的概念,把牠畫得胖胖的,然後他就是開始第一個灌輸我科學繪圖觀念的人。』

就這樣,彭瑄玉一步步開啟了生物科學繪圖的人生。

◎科學繪圖的世界

看著彭瑄玉用針筆專注描繪,一筆一畫勾勒出蜥蜴、青蛙、蛇類、鯨豚等各種生物,生動的模樣躍然紙上,令人驚嘆。彭瑄玉說,她每次下筆前都需要仔細研究,實際觀摩動物真實的樣子,再搭配照片與標本,馬虎不得。『(原音)例如說我們在畫蜥蜴,我畫這條蜥蜴的時候最好是能夠看到蜥蜴本身,可是蜥蜴一有動靜牠就鑽回去土裡面,不太容易觀察,我們只能隔著玻璃或者隔著容器去看牠。但是牠也不會擺好姿勢讓我們固定去畫牠,所以我們會事先拍很多照片,我們不是攝影專家,我們拍的照片其實很一般,所以會去網路抓很多圖,拍得很好的照片去局部觀察、局部放大。那標本的部分是根本不能看,一條蜥蜴泡在酒精裡面,牠一段時間那個鱗片、形狀、顏色全部變樣,那我們畫一個死的東西是行不通的,就是對於一張好的圖來講,不能把死的東西放進去,那是不可以融合在一起,所以我們一定要看活體,活體不能看就看照片,這是唯一的途徑。』

彭瑄玉笑說,別人看她的工作好像很特別,但她只是專注於繪畫工作上,整天想著如何讓手中的作品更完美,生活其實比一般人還平凡、還簡單。

不過,彭瑄玉口中的「平凡」,卻改變了某些人的生命。有個自閉症小孩就因為看了彭瑄玉畫畫的樣子,透過彭瑄玉不斷引導說明,有一天竟然主動開口說話,連彭瑄玉自己都感到很意外。『(原音)沒有存甚麼心就是說我要幫助這個人,我也沒有,反正那是上班時間,就是盡本份盡量跟觀眾溝通,可是我很意外好像做了一件好事,讓這個小朋友開口講話,自己也嚇一跳,因為那個媽媽眼眶都紅了,就是很激動。』

◎追求夢想 畫完兩爬類動物

因為出色的科學繪圖技巧,彭瑄玉也獲得中國大陸博物館界的注意,特別邀請她畫一系列關於蛙類、蟾蜍繁衍過程與鳥類作品作為館藏,彭瑄玉一口答應,她認為這是展現台灣軟實力的大好機會。『(原音)大陸那邊他們反應非常熱烈、激動,就是非常讚嘆,我內心的感受就是,我們很值得驕傲的地方就是這裡了,所以我會很盡力去展現這一面,就是我們這邊的軟實力應該這樣來呈現的話是很恰當的。』

畫了這麼多年的生物科學繪圖,彭瑄玉並不自滿,認為自己仍有進步的空間,所以她報名了東海大學美術系進修班,她的夢想與目標就是有一天能將台灣兩棲爬蟲類動物畫完,留下紀錄。『(原音)我們台灣系列牠還包含鳥類、哺乳類、昆蟲等,範圍好廣好廣,所以我們不可能在幾年之類把這些都畫完。我的目標就是說,我可能像儘量想辦法把兩爬、台灣兩爬動物畫完,蛇、蜥蜴、烏龜或者青蛙這一類,就是台灣現在有的、台灣系列畫完。』

隨著攝影和科技越來越發達,科學繪圖或許不若過去受到重視,但不可諱言,一幅好的生物繪圖所能表達出的訊息,往往超越文字傳達的效果。

在台灣,從事生物科學繪圖的人屈指可數,彭瑄玉是其中的佼佼者。下回當您走入台中科博館參觀時,別忘了走到彭瑄玉的展演室,看她如何用筆重現神奇的生物世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