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食用花卉農藥殘留 監院數年前已示警

TVBS/ 2015.05.08 00:00
花草茶農藥殘留的風暴持續延燒,不過由於國內檢驗法規漏洞多,到底有多少量被喝下肚,已經難以估計,其實早在4年前,監察院就曾因為食用花卉持續爆發農藥殘留,糾正過農委會和當時的衛生署,但顯然不見改善,更嚴重的是,進口花茶根本是三不管地帶,農藥殘留的未爆彈,恐怕還有更多。 花茶問題連環爆,無論進口茶、國產花草茶幾乎無一倖免,但早在4年前監察院就已提出警告,美麗的菊花不僅賞心悅目,也能泡成菊花茶飲用,但行政院消保會2009年抽驗市售花草茶時就發現,不合格率高達9成,台北市衛生局2011年抽驗市售乾燥菊花,同樣驚覺有9成農藥超標,當時監察院就曾糾正農委會,認為沒有積極改善。 源頭管理太鬆散,已嚴重危害食用安全,同時盯上當時的衛生署,認為市售食用花卉抽驗不足,更缺乏常態監測,但好幾年過去了,有毒花茶照樣被民眾喝下肚。 立委吳宜臻:「三不管地帶呢,不管你是喝玫瑰還是喝什麼洋甘菊這些,不管是什麼名目,大部分都是由廠商用乾燥花的名義或是加工半成品的名義進來,進來它不是一定跟吃有關係,所以變成它連農產品檢測的方式都沒有,也不是逐批的檢測、是抽檢。」 主管機關螺絲鬆了,但問題更大的進口花茶卻是三不管地帶,有立委發現,2012年前法令規定,香料用植物及植物之一部分,無論新鮮或乾燥、壓碎或製粉,入關前都得檢疫病蟲害,不過2012年以後乾燥花就被獨立出來,跳過檢驗程序,雖然衛福部今年3月曾經預告,無論乾燥或新鮮花卉都要驗農藥殘留,但最後卻又無疾而終,因此進口花茶只要冠上乾燥花或加工半成品,就能省掉食品類的檢驗手續,漏洞這麼大,也難怪風暴延燒至今還沒停。 立委吳宜臻:「農產品指定的這個農藥殘留部分,必須要零殘留,那現在因為沒有把它包括在進口茶葉的項目、品項裡面,所以它連用這個項目去做檢測的要求都沒有辦法,這個東西不需要動到修法,只要是相關的關稅稅則,貨號的部分另外獨立一項出來,去做那個農產品的項目就好了。」 倒入熱水,讓茶包裡的薰衣草和果粒釋放淡雅清香,無論玫瑰、藍莓或蜜桃果茶,用肉眼看不出好壞,進口業者為了顧品質,只能靠「逐批檢驗」自保。 花草茶業者曾泰麒:「用任何一個掃描軟體,這裡就有(貨號)6A11。」 掃描外包裝QR Code,產品批次貨號清清楚楚,對照檢驗報告,兩邊數字得一模一樣才能保證安全。 花草茶業者曾泰麒:「花草茶材料大部分從歐洲或中東進口居多,主管機關的把關應該是,我在想海關那邊應該就是第一關了,是用食品名義或者是工業原料名義進口的,這應該是有差異的,食品檢驗進口的話,進口商要提出檢驗報告給海關,整個程序流程都有一定的標準。」 以食用級花草茶進口,報關和檢驗程序就比較麻煩,但業界不只有漏洞可鑽,市場的價格也很亂,每公斤批發價,從800到2400都有,差距可以到2、3倍。 花草茶業者曾泰麒:「我們公司盡量取得來源都是符合國家標準的產品,那價差是一定有,因為產品製程的關係,那食品的製程當然是比較嚴謹,1倍到甚至有些產品可以到3倍應該是有的。」 花茶進口業者表示,從價錢、茶湯色澤到香味都無法辨別有無農藥殘留,唯一的方式就是要求廠商出示檢驗報告,比對產品貨號,才是可靠的自保之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