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 農藥 崩盤四國

柯P強力監督富邦金 才能以戰逼和

美麗島電子報/余莓莓 2015.05.04 00:00
日前北市府文化局召集的專案小組與富邦集團就松菸的台北文創大樓案展開四次協商,北市府要求提高權利金、台灣大哥大分階段遷出台北文創大樓、富邦建設與相關企業使用辦公室面積,降到辦公室面積五十%以下,富邦集團回覆表示不接受北市府開出條件,認為市府做法失去BOT精神,要求市府照價買回資產、終止契約。富邦的回覆與此前遠雄拒絕北市府拆蛋或拆商場的條件,反向要求台北市政府收購大巨蛋的作派幾近如出一轍。財團們為何敢如此不畏輿論眾議公然與柯市府嗆聲,說穿了,就是倚恃一紙郝市府時代所簽下的不合理契約。

以台北文創大樓來說,一言以蔽之就是「假BOT之名,行地上權之實」。所謂地上權在法學上來說,是指以利用他人土地作營造(建築物)、工作物或竹木為目的,而取得的用益物權,因此地上權人在該設定土地上就其所營造的建築物,要做如何的使用收益,自有其充分的自主權。然而BOT卻是一種「公共建設」的運用模式,將政府所規劃的工程交由民間投資興建,並且在經營一段時間後,再轉移由政府經營,台北文創大樓當初即以扶植文創為名目套用BOT模式,因此歸根結底,文創大樓興建之後的營運當然也要以文創事業為主。

問題是何謂文創?誰來定義文創?北市府刻意放寬解釋,把「數位內容產業」也當成創意產業,讓台灣大哥大分配到廣大的基地面積。尤有進者,富邦集團一年只繳給台北市政府極其低廉的千分之五營運權利金,於此同時卻大賺方便財,當起二房東賺入大把大把租金。根據台北市議員許淑華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揭露,富邦將商場以一坪1050元的租金轉租給財力雄厚的誠品,而誠品更進而當起三房東,以一坪萬元的租金代價再轉租出去,還要求營業總額一成多到兩成多的包底抽成,一個轉租行為讓誠品轉手之間賺取十倍以上的驚人利潤。誠品甚至要求承租者必須簽下內含保密條款的契約,以免暴利真相曝光!其結果是真正的文化創意工作者難以承擔昂貴租金,只剩下知名餐廳因利潤豐厚還能在這樣的黃金區位安身立命。

然而明眼人一看即知,誠品生活店明明是文藝青年百貨,但經濟部工業局竟然認定,誠品的部分屬創意生活產業。至於量體龐大的高級商旅在文創園區傲然矗立,則更是令人望之喟然。試問上述的電信、百貨、餐廳、商旅林林總總營運項目,有哪一個與文創相關?卻是微型的文創業者只能仰視台北文創大樓高牆而興嘆,文創園區趕跑文創工作者,這是甚麼樣的黑色荒謬劇?這又哪裡符合了本案原始的BOT精神?事實的真相是,松山文創園區案根本是地上權的內在披上了BOT的外衣。

因此,我們可以合理的懷疑,郝市府一開始就想定好以BOT為名,用限制性招標的方式綁資格標,再透過評審委員的甄選讓屬意的對象富邦集團雀屏中選,再透過放寬解釋讓形形色色營利事業登堂入室,富邦享受了等同於地上權的好處,卻不必經由公開競標的方式付出鉅額的權利金。以101大樓為例,1997年7月以宏國建設等民間企業發起的台北金融大樓公司,透過公開競標地上權權利金的方式,以206億8889萬元的最高投標金額從臺北市政府手上取得此公有土地的開發權,興建了總樓地板面積達37萬4000餘平方公尺的101大樓,且在地上權利金之外,每年尚需付給台北市政府土地租金新臺幣7億元,那已是17年前的往事了。10餘年後與101大樓地理位置相當,更歷經了土地價格大幅增值,市容繁華遠勝當日的台北文創大樓,高達92560平方米的總樓地板面積,若是透過地上權標售的方式,台北市政府可以拿到的權利金與土地租金,必然遠勝於郝市府用BOT的名目,結果卻只能拿到區區13億開發權利金,104年度營運權利金更只有收到56萬元的荒唐結果。

而今富邦倚仗著契約護體,營運有年,連旅館登記證都已然到手,一切都已生米煮成熟飯,北市府能奈之何?所以即使眾聲滔滔,即使台北市政府要求的調整內容合情合理,富邦集團依然敢於有恃無恐地反嗆台北市政府。然則,北市政府果真手中再沒有其餘可使用的武器?再無致勝籌碼?非也,問題只在柯市府院是否自知擁有倚天劍在手,肯不肯讓寶劍出鞘。

這把倚天劍就是北市府身為富邦金控的大股東之一,在富邦金具備一般董事3席、獨立董事2席,而富邦金控正是整個富邦集團的大腦中樞神經所在,北市府所派任的董事、獨董若能夠在董事會中充分發揮監督制衡作用,富邦集團斷無為照顧相較之下枝微末節的蠅頭小利,而讓龐大的金融帝國落入遭嚴格檢視的險境之中。以當年富邦銀合併北市銀案,馬市府竟然大違市場法則,讓富邦銀行以小吃大併購北市銀,其間發生了馬英九5度進出富邦招待所大啖魚翅宴、北市銀土地房舍被嚴重低估、北市府所占董事席次過少,甚至連一席監察人的席次也無等諸多漫天爭議與疑雲重重,若北市府派在富邦金控的五席董事能發揮功能,要求徹查富邦北銀合併案,富邦集團料必聞風喪膽,又怎敢在台北文創一案如此對北市府嗆聲?

以財團法人病理基金會台北病理中心董事長為例,20餘年來由曾擔任連勝文競選總部主委,卻毫無醫療背景的陳炯松擔任董事長,年領216萬薪水。該基金會北市雖佔一半股份,但15名董事當中,北市僅佔5席 ,董事名單中包括台北市議會議長吳碧珠、新黨主席郁慕明等政治老手赫然在列,無怪乎柯文哲市長面對此一態勢,初始的反應是拿陳炯松沒辦法。然而,隨後的情勢卻因柯文哲任命美麗島電子報副董事長吳子嘉擔任監察人,而有了微妙的變化。吳子嘉在監事會中要求對該病理中心查帳,結果基金會1年3節慰問金馬上刪除,董事長公關費也取消,未來極可能還會有進一步的改革成績出現。而若是面對陳炯松、吳碧珠、郁慕明等人的政治能耐與政治手腕,北市府都可以靠著吳子嘉這1席監察人職位發揮如此明顯作用,那麼面對政治能力相較之下遠遠不及的富邦集團,擁有5席富邦金控董事席次的柯市府又豈有束手無策自甘受辱之理?關鍵只在北市府的對戰意志,以及是否徹底盤點過己身籌碼,掌握致勝之道所在。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在大巨蛋案、美河市案以及三創生活園區等諸案,這些案件雖各有其態樣,但仔細分析起來,市府也各有優勢籌碼,端視北市府的戰鬥決心與掌握要害的能力。尤其,本於愛深責切,我們在此必須提醒柯市長,清理五大弊案,力爭公平正義,固然贏得市民一片喝采,媒體高度關注,然而在無限風光的背後,承載的必然是相對應的期待。如果在高調宣示除弊之後,過程卻時而流露妥協退讓跡象,這樣的示弱必將導致有樣學樣,骨牌效應群起,一發不可收拾。從大巨蛋案中,北市府一開始高舉公共安全大旗開出拆蛋或拆商場二擇一的條件,旋即卻又有市府高層釋放提高權利金、商場一樓淨空擴大疏散空間做為折衷方案的訊息,如此脈絡不禁令人懷疑北市府原已打算妥協?是否富邦集團因此獲得啟發而敢於無視社會觀感與市府立場,比照遠雄要求北市府以300億買回大巨蛋的前例,傲慢要求北市府以60億買回台北文創大樓?畢竟,這些大財團無一為易與之輩,而今同樣面對柯市府要求推翻過去的不合理,重定公平規則,在物傷其類的態勢下,自然容易走向相互聲援呼應以壯大對抗力量,所謂的「復仇者聯盟」,並非純然聳動之詞,柯市府不能不防。

衷心盼望上述憂慮只是個人因關心太甚所導致的無謂杞人憂天。畢竟,柯市長乘白色力量拔地崛起,已然創造首都市長選戰一頁傳奇,此時此刻故事仍在繼續,日日挑動無數熱切的目光,閱讀著、凝視著,期待這一路的發展最終能成就為一部時代風景裡的經典,而非只是短暫的絢麗、斑駁的結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