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修法禁化妝品動物實驗 拒以血淚換美麗

中央廣播電台/劉玉秋 2015.04.24 00:00
為測試化妝品是否具有刺激性或引發過敏反應,業者長年以動物作為實驗對象,台灣每年約有100多萬隻實驗動物。只是,讓動物承受巨大痛苦所取得的實驗結果未必與人體反應相同。為拒絕以血淚換美麗,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提出「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修正草案」,禁止化妝品以動物實驗做測試,並禁止販賣經過動物實驗的化妝品。同時,為讓禁令順利實施,特別給予業者1到3年的緩衝期;未來若違反規定,可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新台幣15萬元以下罰金。

◎美麗的背後藏著殘酷的血淚

化妝品讓人變的美麗,但這種美麗的背後可能是以動物的血淚所換取。

由於化妝品在上市前會將化學物質塗抹在兔子、天竺鼠的皮膚,或是滴入眼睛裡,以測試化妝品是否有刺激性或引發過敏反應,甚至有些動物遭重複的強迫餵食,藉此測試化妝品是否導致疾病或危害健康,這些測試過程幾乎沒有上麻藥,極不人道,導致全球每年約有1.15億隻動物被拿來做實驗,在台灣每年則約有100多萬隻實驗動物。

其中,兔子往往是化妝品實驗的首要考量,因為兔子個性溫馴,許多化妝品動物實驗會將兔子固定在箱子裡,只有頭部外露,飽受肉體與精神折磨卻無法掙脫,這樣的景象看在台北市愛兔協會理事長吳盈瑾的眼中相當不忍,認為人類用來增添外表美麗的物品,不該拿無辜兔子的痛苦、甚至死亡來換取。吳盈瑾說:『(原音)為什麼實驗室常會用紐西蘭大白兔?因為牠們沒有色素,牠們呈現白子的狀態,做任何實驗之下可以非常快速的得到實驗的結果。常常看到牠們被關在非常狹小的籠子裡面,造成心裡跟身理上的創傷,只為了成就我們的美麗,我們希望可以不要延續下去。』

但事實上,這些可愛動物的犧牲卻未必值得。

台灣防制虐待動物協會執行長姜怡如表示,因為人體與動物體內的構造不盡相同,往往在動物上所做的實驗可能會有假陰性,最後用在人體上的反應並不一樣。因此,台灣防制虐待動物協會期盼化妝品動物實驗能夠終止,動物不再無辜受苦。

◎愛美也能不助長動物的虐待

除了基於動物保護的立場外,台灣防制虐待動物協會法務專委劉子瑜也指出,國際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全世界化妝品市場將於2017年成長至2,650億美金,目前已經有數千種具有安全使用歷史紀錄、不必再做測試的化妝品原料也足夠使用,似乎沒有繼續動物實驗研發新原料的必要。

劉子瑜也指出,全球已有多個國家朝向化妝品不用動物實驗的方向前進,但台灣卻還沒有明文禁止,雖然衛福部已公告化妝品安全性實驗應以非動物替代為優先,不過公告效力有限,且與歐盟、以色列及印度的法律禁令強度相差太多。劉子瑜呼籲台灣趕快跟上世界潮流,禁令不僅可提升國內化妝品產業在國際化妝品市場的競爭力,更有利於業者出口歐盟、印度等國家,國內消費者以可以使用更安全人道的化妝品。劉子瑜說:『(原音)國內有大多數的廠商他們都曾經表示過,他們沒有在做動物實驗,國家的禁令未來如果通過了之後,其實對於化妝品產業的現況並不會影響太大。反而有些禁令讓台灣化妝品產業背書,證明台灣化妝品不做動物實驗,可以大幅增加台灣化妝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那麼法律的通過未來在選購化妝品的時候可以更加放心,不用擔心因為自己的消費行為無意間助長了動物虐待的情況。』

◎限制動物測試成零殘酷的先驅

認同動保團體的國民黨立委王育敏因此提出了「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修正草案」,禁止化妝品以動物實驗做測試,並禁止販賣經過動物實驗的化妝品;同時為了讓禁令順利實施,特別給予業者1到3年的緩衝期。未來修法若通過,業者只要違反規定,可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新台幣15萬元以下罰金,期盼藉此擴大保障動物權益。王育敏說:『(原音)化妝品的使用與藥品不一樣,藥品是植入人體而且可能是為了治癒疾病,所以有一些採取更嚴謹的必要的動物實驗我們是支持的。但是就化妝品本身而言,人類演化已經這麼久了,我們人類可以使用的原料達數千種,所以為了研發一個產品讓動物忍受這麼大的疼痛跟痛苦,透過這樣的修法希望讓台灣對於整體動物保護又邁進一步,台灣可以做為亞洲地區我們跑得非常前面先進的國家,這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拒絕以血淚換取美麗

為讓台灣早日禁止化妝品活體實驗,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自2014年起,與國際人道協會在台灣推動全球性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的「讓美麗遠離殘酷」運動,持續號召民眾參與連署支持修法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不僅獲得23家廠商聯名支持,更有近7成的民眾支持這項修法,顯見通過化妝品動物實驗禁令刻不容緩。台灣應用更快的速度成為零殘酷的國家之一,讓愛美的人都有權利拒絕以動物的血淚換取自己的美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