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辜成允:我終於無愧於我的姓氏 百年辜家興衰史 10年嘗盡人生冷暖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4.24 00:00
作者:姚惠珍

10多年來,60歲的辜成允歷經了父兄過世、家族分家、員工出走、事業瓶頸等巨大挑戰,深刻體驗更甚過去50年,如今終於讓台泥浴火重生;辜成允原本並未被視為企業接班人,心裡充滿危機意識,現在大家才知道,原來,總是習慣性地捲起袖子的辜成允,其實早就準備好了。

牆上的3面鐘靜止不動,室內的擺設有一種古樸的歷史感;會議桌上石雕的小舟划過2巨石間,和煦陽光透過窗簾撒落在持著槳的老漁夫身上,有一股「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愜意。在這台泥大樓14樓的董事長會客室內,彷彿處於另一個平行宇宙,時間,不曾在這屋內留下足跡,直至台泥集團董事長辜成允踏入招待室內,一句尋常的問候語,才拉回了「辜老已經辭世10年」的現實。

辜成允笑說,他不覺得父親離開,這間接待室所有擺設與父親在世時一模一樣,只有桌上的書換過;停頓了數秒,辜成允緩緩說出:「最大的不同,應該是以前的我,總怕會對不起我的姓氏;現在,我可以說,我已無愧。」

眉眼之間,辜成允與父親辜振甫極為神似,但他不計個人毀譽,也要改革的硬頸個性;不畏人言,也要與鄧香妹對簿公堂以捍衛父親清譽的決絕,都讓人清楚體認到兩父子的截然不同。

2005年辜振甫辭世時,台泥市值不到600億元;如今(以4月1日計算),台泥市值不僅突破1600億元,去年台泥集團稅後純益更創下新高紀錄;台泥在中國水泥市場布局也從無到有,今年總產能高達6530萬公噸,成為中國最大水泥外資企業,穩居中國第7大水泥集團,靠的就是辜成允孤注一擲的果決,以及不願看著「百年辜家走入歷史」的使命感。

這10多年來,辜成允歷經了父兄過世、家族分家、員工出走、事業瓶頸等巨大挑戰,如今一肩扛起曾經搖搖欲墜的「百年辜家」門楣,讓台泥浴火重生,「我在這10年的成長,超過前面50年的累積,看盡了人生的光明面與黑暗面。」

孤注一擲!

鷹式改革 員工爆出走潮

指著桌上的《台泥五十──台灣經濟奇蹟的見證》,辜成允說,一切都與這本書有關。2000年台泥成立滿50周年,計畫出一本紀念冊來追溯台泥成長的軌跡,身為總經理的辜成允花了3年時間著手規畫,到○三年出版的時候,辜成允告訴辜振甫,看不到台泥下一個50年,「我父親告訴我,那你就快改,我說好!」一切改變,就從此開始。

擺在《台泥五十》下面就是辜振甫生平的傳記,封面題字「兼沖致和、開誠立信」,看著封面上父親那優雅的微笑,辜成允憶起往事,「我父親在很多不同時空背景下都說過,他的一生最精華的時間都給了台泥。我一想,那還得了(笑)。台泥是台灣第一家上市的企業,它有輝煌的歷史,我就是沒有辦法……,成為那一個,看著台泥走入歷史的總經理或董事長;在這種使命感與危機意識下,我沒有在怕的。」他略顯激動地說。

一句「沒在怕的」,辜成允在○三年啟動「鷹式改革」。先前辜振甫因考量自己海基會董事長的敏感身分,始終未到中國投資,但辜成允接掌兵符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前進中國。辜成允曾說,父親對於兩岸和平有很大的使命感,「他可以為了這個使命感放棄中國市場,但我不行。因為我就是個商人,中國是不能錯失的戰場,我們這一步已經比亞泥足足晚了10年。」

為了迎頭趕上,辜成允一口氣規畫台泥廣東英德廠以及廣西貴港廠總計8條生產線,總計畫高達新台幣265億元。為了籌措建廠經費,辜成允不惜處分掉自己海外資產,包括把和信電訊出售給遠傳,讓台泥踏出中國市場的第一步。

當時很多老臣都反對改革,理由是「水泥業就是夕陽產業」、「台泥1年還賺20、30億元,不錯啊!」全企業上下滿是安於現狀的養老心態,一路跟隨辜成允在中國開疆闢土的台泥資深副總黃健強曾透露,當年所有的老臣幾乎都反對辜董一次擴充8條生產線,甚至去向董監事們告狀,「董事長那時處境真的是內憂外患,看著他一個人面對這些壓力,很佩服他的毅力。」

一鳴驚人!

前進中國 逆勢併購稱霸兩廣

一次高階主管的會議中,面對老臣們群起反對中國投資,辜成允氣得大拍桌子,還摔壞了一台計算機,最後在會議中揚言:「如果我沒有辦法改變這家公司,我就走人。」

自此之後,辜成允不計毀譽、朝著目標邁進。對內,毫不遲疑清除阻擋台泥變革的老台泥人,一度爆發五百多人的離職潮,傳聞甚至有老臣要求高額退休金,否則要脅要向媒體爆料,辜成允都無動於衷;對外,他親赴海外舉辦投資說明會,尋求外資支持,也不願說服質疑他西進政策的大股東們。辜成允苦笑說,那時候負面傳聞紛飛,「他們對我的投資計畫有誤解,我想與其向他們請託人情,還不如直接跟外資溝通,他們在乎績效,不受傳聞影響。」

談及這段當時父病危、老臣相逼的過往,辜成允自剖,「一旦我決定了,就是沒有空間。願意好好談,就有情有義,但要脅爆料已經是不顧情義。當你跨過了尊重的那條線,對我來說,那就是沒有回頭路。」

在清除、整頓台泥內部保守勢力的同時,辜成允加速中國布局。兩廣地區8條生產線還在如火如荼興建,辜成允再加碼廣西柳州廠,並將觸角伸向華中地區。到○八年,台泥僅在華南地區水泥總產能,就超越當時中國水泥龍頭海螺集團在該區域的產能;台泥自此稱霸兩廣,辜成允一鳴驚人,他還在中國水泥市場博得「華南王」美譽。

○九年中國採取宏觀調控政策,對於產能過剩的水泥產業頒布「限建令」。辜成允逆勢啟動併購計畫,透過子公司台泥國際,併購了中國昌興國際水泥集團廣東、雲南、重慶、貴陽等廠,首度搶灘中國西南地區,帶動台泥中國版圖迅速擴大,穩步地邁向明年1億公噸的目標,交出亮眼的成績單。

布局中國,辜成允果敢、堅決,但辜成允的鐵腕改革,讓老台泥人紛紛求去,部分離職員工向媒體爆料,辜振甫與鄧香妹育有一女的傳聞,就在辜振甫病危之際引爆。為求真相,辜成允在父親病榻前,握著父親的手輕問:「外面傳的那件事情,是不是真的?」辜振甫一句「不是真的。」讓辜成允獨排眾議,決定訴諸法律為父親討回公道。

辜成允的決絕手段,看在周遭親友眼中是無比瘋狂;但他認為,若因擔憂人言可畏,就妥協付錢了事、息事寧人,是汙辱父親一生的清譽。「身為一個父親最悲慘的,就是他的兒子不相信他,反而去相信街上一個陌生人的話。我絕對不能對我父親做出這樣的事。」再者,身為人子,辜成允就是要去證明父親是對的,即使最後結果是錯的也沒關係,「這是身為人子的本分。」

果敢堅毅!

信任父親清白 強槓鄧香妹

辜成允特別提及,母親辜嚴倬雲雖然支持辜成允捍衛丈夫聲譽,但並不希望辜成允對鄧香妹母女採取太激烈的手段,「但我告訴母親,我們就是要讓她翻底牌,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辜成允不捨母親受委屈,情緒激動一時語塞,他停頓了一下、整理好情緒,重拾招牌微笑接著說「因為這是必須要做的」。

只不過,從推動改革開始,台泥面對近2年的陣痛期,面對老員工們的反撲,辜成允心裡有數,但面對「自家人」堂兄辜濂松家族,於此時提議要分道揚鑣,辜成允一時卻難以接受。

原台泥集團接班人辜啟允因膽道癌辭世後,留下逾300億元的財務漏洞,堂兄辜濂松家族的中信集團同樣受牽累,造成兩大家族關係漸行漸遠。不堪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苦楚,辜振甫一夕衰老。兄逝、父病重,辜成允臨危受命接下燙手的權杖,○三年時,辜濂松家族表明無意共同承擔辜啟允的資金缺口。當時辜成允認為,兩大家族關係緊密,事業版圖一時間難以釐清,一度不願面對;但辜濂松家族「分家」心意已決。

扛下重擔!

被迫分家 誓當生存者

同年6月底,辜濂松家族將和信集團旗下達裕開發1000萬元支票軋票,造成達裕退票,藉此逼辜成允出來面對。辜成允指出,分家是基於兩大家族的共識,「後來辜濂松家族對我們說,『這個我們已經分開了』,我們就只能把達裕接過來。但以當時的財務情形,我們家族的現金壓力比他們更大。」

原本兩大家族合資的達裕開發,在這起退票事件後,就成了辜振甫家族獨有,兩大家族正式分家。辜濂松家族掌控中信集團等金融事業體;台泥、信昌化工等傳產企業則由辜振甫家族所有,2大家族實力立判高下。

相較於當時營運如日中天的中信辜家來說,辜成允所掌管的事業體,搖搖欲墜,哥哥辜啟允所留下的財務缺口,都成了辜成允的肩頭重擔。外界好奇,這樣的「寧靜分家」公平嗎?對此,辜成允先是靜默,彷彿在心裡字斟句酌,然後才平靜地說:「該怎麼樣才是公平,是講不清楚的。以我哥哥為首或是以他出面的投資,最後債務都算是他個人的,你說不公平,好像也很難說,呵呵呵。」

面對家族血脈能共富貴卻不一定能同甘苦,辜成允雲淡風清以一句「有時候就是這麼一回事」帶過。他說自己腦筋很單純,沒想太多,「既然分了,(債務)當然就是我承擔呀!」但事實上,辜成允從此與中信辜家形同陌路,卻是不爭的事實;4年前辜成允談起此事,當時他不願細述,也只拋出一句話:「現在,我還有情緒。」

到了現在,看著牆上父親所留下的時鐘,辜成允堅定地說:「我當時告訴我自己,今天,我要生存下去;明天,我要比今天更好,我是一個生存者,一直以來都是。」當時他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快點處理,「我們就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別人看到就會知道『他不但沒有打倒我們,我們反而站得更好。』這個就是我對自己的成就感。」

人生無愧!

捲袖打拚 隨時都在準備

不只家族分家引發關注,兄弟分工也讓外界好奇。過去辜啟允一向被視為接班人, 當年,當辜啟允選擇往金融業發展,曾經在勤業眾信當過3年金融業查帳員的辜成允,就回到台泥從基層扎根。難道,是因為世家的第2個兒子,都不允許與哥哥同台競爭嗎?

對於這個問題,辜成允意有所指地說:「是中毒太深(大笑),我的觀念很像是章回小說,中了那種封建社會思想的毒」。辜成允解釋,當然父母身教會影響到小孩,「對我來說,我就是不會跟他競爭,這是我的一個決定。」

儘管含著金湯匙出生,但辜成允不愛向父母伸手要生活費,在美國求學時當過清道夫、廚師、堆過書,「我隨時在培養第2專長,我常想,我如果沒有這份工作,我要靠什麼養活自己。」永遠充滿危機意識的想法,從他現在已穩坐台泥掌舵者,卻習慣性地捲起袖管、一副隨時準備開工的模樣,便可以窺知一二。

從小,辜成允就崇拜著父親。在他眼中,父親是諸葛亮,可以借東風、觀天象,不與敵手肉搏廝殺、不搞紅海殺戮;他以逸代勞,透過高度與遠見來界定戰場,「等你到他的戰場,你已經輸了,這是他高明的地方。我沒那個本領,我只能看到一個山頭,就打下來。」

辜成允說,40歲以前,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怕自己對不起這個姓氏;50歲時,昔日巨人的身影已是風中殘燭,在父親辜振甫彌留之際,他握著老父孱弱的手、在耳邊告訴父親:「爸爸,您安心走吧!這裡有我。」

60歲的辜成允,讓台泥創下有史以來最好的獲利成績,躍升為中國第7大水泥集團,「這點,我可以說,我有一點小貢獻。總之,對於這個姓氏,已經無愧了。」

本圖/文由「財訊」授權刊登,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原文出處:辜成允:我終於無愧於我的姓氏 百年辜家興衰史 10年嘗盡人生冷暖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認清薪資停滯不前之本質(下)

中國力推CSR,促企業拚轉型、接軌世界

智慧城市崛起,台灣轉型新契機

工業4.0行不行?

東協工作機會飆近7成 上班族意願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