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陳樂融《浮生》/情慾不死,小三不止

NOWnews/ 2015.04.15 00:00
文/陳樂融

人很難只對一個人貪,所以會有小三。 情慾不死,小三不止。 婚姻不是小三的終結者,而往往是催生者。 有一對一固定關係的的地方,就可能有小三。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原來小三符合「太極」原理。

小三是原本關係的破壞者,卻也可能是重建者,當然更可能達到三個人任一方「保證相互毀滅」。

小三不限於婚姻,在談戀愛或同居階段一樣會出現。 小三不一定比你年輕、比你好看、比你有錢有勢有才華或聊得來,甚至不一定和你同性別。

就像出軌的列車,首先該檢討的永遠是火車機件問題(出軌者的生理)、駕駛人為疏失(出軌者的心理),以及鐵軌變形或遭破壞(原本支撐兩人交往的環境條件)。只有第三點中,正宫元配需要加入討論反省,否則,出軌者永遠有最大的責任。

情感關係的出軌,和交通事故的出軌最大的不同:火車不會因為漂亮的麋鹿經過,就偏離軌道;而你的老公、老婆、情人,卻會因迷人(當事人自己定義的「迷人」)的小三犧牲你。所以,人類出軌事件中,小三當然也有責任。

小三是第三者,卻不一定無辜。

有的囂張小三得了便宜還賣乖,諷刺大老婆:「有本事管好自己的丈夫!」請回頭看看上一段比喻:一群高雅、健康、美麗的麋鹿,簇擁在一條火車鐵道兩側,火車也不會方寸大亂自動出軌。但人類社會,餌愈多,上鉤的愈多。

極少數小三修得正果,成為下一任伴侶,只要這婚姻表面上沒再出現裂縫,人們往往收回鄙視,不再吭氣。原來,人類是以能否贏得婚約衡量小三的「打擊率」?

多數小三遭始亂終棄,即便一時擠走正宫,之後又撕破臉,或再被新小三入侵,這時人們往往認為小三罪有應得,對他/她的評語罪加一等。原來,人類真的以「打擊率」衡量小三。

很多小三不在意別人承認,只需要愛他/她的那個人承認。

有的長期小三,連周邊人都承認、默認了他/她的地位,可最重要的當事人、出軌者,卻不夠真正愛他/她。這,可能才是長期小三一生的悲哀。(本文摘錄自陳樂融新作《浮生》)

《浮生》:陳樂融中年書寫與半裸敘述

知名多元媒體人、創作者—陳樂融,相隔10年最新個人作品《浮生》, 中年書寫,半裸敘述,深入剖析現代社會的細微縝密之人情世故。

從城市一隅展開,屬於人的故事來來去去,多少是值得停留與等候的?時間流逝,景致更迭,又有多少去處和情感是可以被記住或遺忘的?日常現實中,哪些是我們必須反覆檢整的擁有與放棄?

本書依循陳樂融豐富而獨特的感知,在從容的字裡行間,尋找對生活的釋然,並以悠然之語境,完成一場對自我的聆聽與傾談。所有的過去、當下與未來,彼此線索牽引,因循觀照,作者撥弄著安置其間的情緒接榫,試圖拆解、重組既有之塵世面貌,每一文句皆在捕捉極易消逝的浮生風景,將流動的情感,定格顯影,成為當代人之時光備忘。

多元創意人陳樂融十五年來的日常雜文集結,中年之際,對前半生的一次回首、顧盼,從周身開展的枝微末節進而所衍生的人情世故,在在掩映了諸多人際之間的精妙情緒,關於求不得、愛別離、生老病、怨憎會……藉由作者洞悉人情的筆觸,將普羅人性裡的曲折蜿蜒一一針砭,並且重新排列與定義。

關於作者陳樂融

在陳樂融的創作裡,總能窺見從細緻情緒延展至萬物自然之省悟,在有限的身體與記憶空間裡,拓展出寬闊近乎無界的思維範疇;在逸散、無拘束的篇幅轉換中,存有堅定厚實的生命題旨。

一如持續拂過草平面的風,輕微自在卻帶有繁複生機,對於迂迴輾轉的人世百態,始終有著超然的釋懷,他以文字精準切入當代現實的核心,從而搔刮著讀者的敏感意志,彷彿某種叫喚與某種懇摯的提醒,在溫柔而音韻飽滿的敘述節奏裡,直接碰觸你情感與心靈最深刻的切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