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英文需要品牌改造;朱立倫要有「從0到1」的精神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4.10 00:00
這是國、民兩黨向上提升進化的期盼與催促,也是這兩大政黨領導人不能推諉的責任。

換一個更白話的說法,2016總統、立委大選前哨戰響起,領先的蔡英文經典優質不墜,但她須要一個增加繽紛氣息的村上隆,澈底扭轉「空心菜」標籤;朱立倫穩紥穩打,後勁十足,卻不能只跟著前人步伐,走「從1到N」的老路。他要發揮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的創新精神,勇敢追求「從0到1」的創新努力,才能改造氣勢脆弱的國民黨。

民進黨的天后蔡英文,如何在兩岸政策「最後一哩路」的缺洞上,填補紮實的新意,擺脫「空心菜」陰影;就好像老字號名牌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LV),20世紀末、21世紀交界之際,登峰造極,傳統經典圖案魅力的邊際效益日顯疲乏,消費市場高齡化,品牌發展面臨瓶頸危機時,驚天勾地雷,LV當局大刀闊斧,決心在固守原始圖案的基礎上,添加東方花卉元素,在2003年和日本藝術家村上隆合作,推出了Monogram Multi-color彩色系列,造成風潮。至今,櫻花包一出,萬包莫敵,LV仍然充滿活力,青春世代購買者源源不斷。

「維持現狀」,正是蔡英文堅持的經典,但是還缺少些什麼的空泛與蒼灰感下,品牌改造的必要性,正直襲蔡英文的面龐,不能忽視。不論是櫻花包或是櫻桃包,蔡英文的兩岸論述,總要再交代點更多內涵的呼聲,直直升高。她不再是「空心菜」了,「空心菜」之說是汙衊,這也是事實。不過,「空心菜」轉型「包心菜」,也要有圖像;有一張接一張的美味健康的葉片。

所以,等待蔡英文推出她的「村上隆」妙手妙思,不算苛求。

朱立倫學財金,和他交流「從0到1」的學問,公允貼切,也是善意建言。國民黨向來以產業救主自居,台灣當今產業發展,究竟遇上了什麼困境?為什麼OEM跟ODM產業的毛利總是殺到見血,在夾縫中求生存?這些問題,可以從Peter Thiel的《從0到1》窺見一些解答。

台灣高科技產業所擅長的,都是在別人的基礎上往前行。不過,商場狀況是如此瞬息萬變,下一個被認為具有Mark Zuckerberg(祖克柏)跟Larry Page同等地位的人,不再可能是創造Facebook與Google的人。像台灣這樣從1到N來發展雖然簡單不易失敗,長期下來卻是消耗自身能量,當然也不可能站上世界的巔峰。要想成功,從0到1這樣的質變比起從1到N的量變還要來得重要。

然而,無論是企業或是政府,要想在龐大遲緩的官僚體系中找到創新的路徑,這希望就像是奇蹟一樣渺茫幸運,人類迥異於其他物種的地方就在於創造奇蹟的能力,而這能力的根源就是科技。

人類以外的物種或許擁有建築水壩、蜂巢等等的智慧與能力,卻受限於基因本能無法創新。反之,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連串運用新科技來改寫世界規則的紀錄。從石器時代到金屬器時代,從工業革命到網路革命,科技的進步不斷推動著人類社會的發展。

從0到1,是一種無中生有的質變,也就表示著過去的成功都是無法參考的對象。因此,創新的成功並不存在著可以遵循的方程式,只能觀察自身周遭,從意想不到之處挖掘價值。

創新絕對存在著風險,只是台灣的文化太過保守,無法欣賞失敗與其背後的經驗。所以我們無法像矽谷一樣fast fail,然後東山再起,這是台灣社會在觀念上應該有所改變的部分。當然,政府也不能再消極補助,而是應該積極鬆綁法規,給勇於挑戰的年輕人一個能夠自由發揮的舞台。

國民黨的今日,就正像是一個從1到N已無跳升能量的台灣傳统企業,要永續經營,就要從0到1。

等著被連署,黃袍加身參選總統,是1到N,老派守舊;主動宣戰,呼喊跟隨者為願景目標,向前衝,展現「從0的1」的面孔與氣息,才能吸引年輕新興的選票,才能致勝。

蔡英文和朱立倫兩位政壇老將,都在十字路口上;都有著亮麗的選擇,只看他們如何跨出腳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