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春天為甚麼要遲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4.1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大約將近五十年前的崔苔菁小姐唱的第一首成名曲「春天為甚麼要遲到?」那時吾人也是還在「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高氣爽郊遊去、冬天準備過新年」的時代,所以也聽不懂崔姬的敘情歌曲有何意義?如今年過花甲而近古稀之年,一到過年就發抖、一到春天就發麻,過了新年變舊年真是了無生趣,最期盼的是春天不要到、永遠是舊年;可是唐代劉眘虛的「道由白雲盡、春與青溪長,時有落花至、遠隨流水香。閑門向山路、深柳讀書堂,幽映每白日、清輝照衣裳」就說明春天一到來的美景與美意;毛澤東在1961年也改了陸游的「詠梅詞」:「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兩首相差一千多年的兩位詩人的詩道盡春天的美色與浪漫;所以唐代有另一位詩人張若虛寫了一首「春江花月夜」前兩句是「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因太長故不予轉錄、大家可上網欣賞),這是張若虛兩首成名詩之一就已轟動一千多年;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開幕式被以崑曲吟唱表演,同年的神舟七號「春江花月夜」被以書法長卷搭載物之一載上太空,這是中國詩歌第一首被載上太空者,可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重視,希望太空寰宇能像「春江花月夜」一樣歌舞昇平、一樣春光無限好,所以一千多年前的一首詩被現代太空梭載上太空,這也表示一千多年前的中國人很會幻想,一千多年後的中國人運用「實踐」讓美夢成真,實踐了「中國夢」,實踐了太空大國之夢,讓古今相輝映、往來成古今。

今年三月十四日吾人回淡水淡江大學參加「春之饗宴」,看到整座五虎崗開滿杜鵑花和櫻花交相爭艷,美不勝收,當天不但日麗風和、鳥語花香、百花齊放,真是春花朵朵開;整座大學城充滿著春天的薏鬧、春天的花香,春天真是一個很美麗的季節,令人引發無限的遐想;可惜六年多來馬英九把國政搞得亂七八糟、民調掉到9%,年輕人找不到工作、看不到未來真是前途茫茫;去年吾人寫了將近三百篇專欄就很想編成專輯「2014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輯-台灣之春」,可惜俗事纏身加上病體殘身迄今未能付之實現;惟在吾人努力鼓動鼓勵之下台灣公民社會力量大幅揚升,國民黨吃了1949年來最大之敗仗,民進黨地方統治人口超過一千五百萬人,台大名醫柯文哲以一介政治素人高票當選首都台北市長,國民黨權貴子弟在天龍國恐難再翻身,不管是台灣或台北都顯現出春意怏然之景象,故書名才擬定為「台灣之春」或「台北之春」,但取這種書名心裡也是毛毛的,蓋歷史上取「×××之春」都沒好下場;1968年「布拉格之春」結果蘇聯坦克入侵捷克;1977-1978年的「北京之春」遭到反革命鎮壓,魏京生被關了將近十五年;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到現在還方興未艾,不知阿拉伯春天何時才來到?面對歷史的悲慘遇境吾人還是穩忍不發,待將來台灣真的春暖花開之日吾人再來出叢書:「她在叢中笑」,讓毛澤東在天上知道他沒消滅的國民黨將在台灣政壇消失了。

現在台灣人民必須繼續努力,國父說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現在很多國民黨黨員似已非國父的同志了);毛澤東也說的「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所以台灣人民要學這兩位開國建國之先賢契而不捨、百折不撓、繼續奮鬥,台灣的春天就會來到。

去年12月25日柯文哲一上任台北市長一大早就拆掉台北車站前忠孝西路上被「幹」了八年的「馬糞碑」,一時之間有如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使大地綻放光明,也像早春的第一陣和穆薰風吹送著大地的春暖花開,大家都感受到「台北之春」已經快來到,就等著這股和風吹送至全台各地,讓全台灣都能享受芬香的春意;可惜正當全台灣人民正在享受春意漸濃之時,馬英九政府又吹來一陣強烈的冷氣團-最精密的攻擊直升機阿帕契洩密案,一大堆星星和梅花被冷氣團吹落滿地翻滾;阿帕契案就像黎明之前的黑暗,又像一陣烏雲吹來掩蓋住第一道曙光;馬英九政府不但民政烏煙瘴氣、雜亂無章,軍政亦荒腔走板、兵荒馬亂毫無軍紀可言;若阿帕契案之後再做民調、馬英九很可能再掉到5%左右;阿帕契案之後台美互信基礎越是薄弱,未來台灣武獲之質量都面臨更大的嚴峻考驗,台灣的春天越來越短了、冬天越來越長了;台灣人民都要咬緊牙根準備過長冬禦大寒了。

孟浩然有一首「春曉」大家都會朗朗上口:「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換一個角度看很像此時台灣的陸軍「星星梅花落多少?」另外劉方平亦有一首「春怨」:「紗門日落漸黃昏、金屋無人見淚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滿地不開門」,這亦有像北市府勞工局去查李蒨蓉家的外勞案,結果不開門就是不開門;李商隱的「隨宮」也很寫意:「乘興南遊不戒嚴、九重誰省諫書函,春風舉國裁宮錦、變作障泥半作帆」;國政空轉、軍政亂瞞,只好吟詩作樂攀高牆,唉!春天為甚麼要遲到?【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