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民辦高校老師困境之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4.10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黎松子

我是一個三本民辦高校的老師,三本是個什麼概念呢,臺灣的朋友可能不太清楚,大陸的高等學校分為幾個批次,每個批次一條分數線,比如一本,分數線高,清華、北大、省級重點高校之類的就屬於一本高校,要成績好的同學才能讀上,二本,分數線次之,省級高校、部分獨立院校屬於此類,比如四川師範大學成都學院、四川大學錦城學院等類,三本,分數線最低,大部分民辦高校就屬於此類,門檻最低,基本上分數過線就能讀,以培養技術專長為主,比如什麼紡織學院、旅遊學院之類,這類學校的學生成績差,但又想讀大學,加上大陸年年的擴招政策,不少家庭條件好,不急於就業,純粹想混個文憑的學生就會讀此類學校,基本屬於成績不是太差,交錢就能上的那種,這類學生不好教、有個性,誰也不服,曠課、打架、作弊那是家常便飯。民辦高校是個什麼概念呢,顧名思義,相對於國家政府辦的國立高校,民辦高校就是民間資本辦的,不能叫做高校,更適合叫做企業,只是生產的是學生,學生交了學費進來,當四年消費者,學校賺了學費,學生賺了文憑,win-win,大陸人口多,大學生擴招以緩解就業壓力,這類學校自然就有了市場,送走一屆迎來一屆,像流水線一樣生產出大學生,所以現在的大學生不值錢了,過去大學生畢業還包分配,現在的大學生畢業就送你一張單程車票,有多遠走多遠吧。在這類學校裡面當老師,沒有身份認同感,也沒有傳道授業的成就感,相信很多三本老師都有這些職業體會。

今天說說三本學生的心理素質問題。我們屬於民辦藝術類高校,一年光學費就兩萬來塊,一般師範高校學費一年才3000多,所以能讀我們學校的多數都屬於家裡有一定經濟實力的,藝術嘛,有錢兒才能玩藝術,沒錢玩什麼藝術。這些學生的家長們因為掙錢繁忙,平時都疏于對學生的關注,有的離異家庭對學生更是不管不顧,以為把孩子交到學校就萬事大吉了,一切就是學校的事了,所以其實這樣家庭出來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問題。比如有的女生有偷盜的小毛病,也不偷錢,因為也不缺錢,就偷一些寢室同學的化妝品,小東小西的,滿足精神的刺激感,有的男生宅在寢室打遊戲,可以一個星期不出寢室,桌子上的零食垃圾可以堆成山也不打掃。藝術類高校學生還有一大特點就是同性戀的學生比較多,不管男女,比例都高於一般高校,這裡我們也不要歧視同性戀,只是說明這個事實而已。有個學生家長知道自己兒子是同性戀,要死要活的,以死相逼,以至於自己的孩子回避自己的性愛好,個性孤僻,不與人交流,有了輕微的自閉症。其實中國的父母對孩子的性取向問題很少關注,通常中國的孩子長到十七八歲鼓起勇氣對父母說,爸媽,我出櫃了,中國的父母往往歇斯底里的大吼,你怎麼能是同性戀呢,你這個怪物,仿佛一切就是一瞬間發生的事,其實如果平時對自己的孩子關心足夠,也不會有這麼大反應,這一點國外的父母就做得比較好,如果孩子說出櫃,國外的父母可能會說,親愛的,我知道了,你四歲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中國的父母疲于工作掙錢,對這方面留意比較少,孩子坦白了,才恍然大悟。我們不歧視同性戀,但中國目前的國情來說,還不夠自由到公開毫無芥蒂的討論這件事,所以很多同性戀的孩子因為環境的壓力,或多或少形成了一些心理問題,給輔導員的管理工作帶來不少麻煩,有一次有個抑鬱症的同性戀孩子,威脅輔導員說要自殺,結果我們那個輔導員同事簡直搬到他寢室來住,一天24小時看護,就怕他分分鐘自殺了,勸他退學,家長又不同意,不負責的家長也不願意接手自己孩子是個抑鬱症的同性戀事實,非說自己孩子是健康的,就留在學校,所以父母不管,只好學校管,學校怕他自殺釀成大事,所以輔導員就倒楣了,一天24小時當護工。

學生心理素質差還表現考試作弊上,有一次國家四六級考試,我做監考老師,發現一個學生不停的看自己手心,我下去查看,果然他手心裡面寫滿了答案,我看了看卷子和答案,發現正確率還很高,應該是一份正確的答案,我向來對作弊的孩子比較嚴厲,因為如果不抓作弊,對不起那些辛辛苦苦準備考試的孩子,我自己就是一個單詞、一個單詞背過來的,當時我就要上報巡考,國家四六級考試是非常嚴肅的事情,如果抓住作弊,不僅兩年內不可以再考四六級,而且拿不到學位證,這就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處罰,我正準備上報,同考場監考老師就勸我不要上報,因為上報很麻煩,要取證,要紀錄,要存檔,所以很麻煩,更重要的是,如果上報了,學生拿不到學位證,心理素質差,回頭跳樓了怎麼辦,給自己找多大的心理陰影,找多大的精神負擔,同考場的老師就這麼勸我,我本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但自信一想,也不是沒有可能,萬一就遇到一個玻璃心,扛不起挫折呢,現在祖國的花朵都長在溫室裡,風一吹就夭折了,我正猶豫著怎麼辦,最後想了一個辦法,既讓他不能過,又對得起其他辛苦靠實力考試的孩子,我拿了一份空白試卷給他,讓他自己重做一遍,後來我不放心,還看了一下他的答題卡,發現他第二遍做的答案跟第一遍一樣,因為他其實也已經把答案記住了,最後我沒辦法,就用橡皮擦把他的答案擦了,保證他不能過,我不知道我這樣做觸犯法律不,因為國家四六級考試畢竟是很嚴肅的事情,但是,當時我只知道,如果我不這麼做,那個作弊的孩子就過了考試,拿了證,那怎麼對得起那些靠自己辛苦實力考試的孩子,我自己從窮苦家庭出來,從小到大從沒做過弊,也從未走過捷徑,考試是我改變命運的唯一方法,考試公平很重要,否則窮苦的孩子怎麼出頭,所以高考弊端很多,但是在人口眾多的中國,高考是相對公平的選拔人才的方法。

三本學校問題學生多,以上只是一些小案例,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民辦高校老師困境之二

做一個幸福的普通人

民辦高校老師困境之一

信仰與環保如何兼顧?

45歲的世界地球日 地球未來由我做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