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資穎 徐國勇 自拍

2015城市遊牧影展 不負責任音樂選片指南

欣傳媒/ 2015.04.09 00:00
阿哼

2015年五月,又到了城市遊牧影展的季節。今年的音樂選片依舊令人欣喜,除了樂種橫跨嘻哈、民謠、金屬、搖滾、世界音樂,論及的角色更包括歌手、樂團、經紀人與民族音樂學家,通通都是台灣首映。而在參與競賽的短片也有兩部談到台灣的音樂場景,分別是廖庭汝的《孵化器》與林婉玉的《台北抽搐》。

那些特別熱愛定義什麼是「獨立音樂」,或著想了解一下現況的人可以看看前者,對於黑狼黃大旺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後者。兩部都將於台北國際藝術村的屋頂放映(詳情請洽影展官方網站)。

今年有兩部跟嘻哈音樂有關的紀錄片,一部是《Nas的毀壞機制》(Time Is Illmatic),談美國東岸饒舌傳奇 Nas 與九零年代的紐約城。其電影名稱取自 Nas 在 1994 年那張,封面是孩童與城市相溶的專輯《Illmatic》,透過本片,你正好能回溯這張專輯裡的社會意義與聲音風格,是從甚麼樣的城市背景裡破土而生的;創作該張專輯時,Nas 年僅二十一歲,在那青澀的年紀卻像是已經見識過成人世界的種種晦暗不堪。

同樣是街頭藝術家的導演與編劇 One9 及 Erik Parker 正是透過這位名氣響亮的饒舌歌手,帶我們回到九零年代紐約,認識當時的次文化生活。從電影預告片當中,你似乎也能感受到彼時的底層人民所面臨的混亂與不安。

另一部跟嘻哈有關的紀錄片是《柬埔寨饒舌魂》(Cambodian Son),主角谷沙吉耶夫(Kosal Khiev)從嬰兒時期就為了躲避紅色高棉大屠殺而渡海離家,異地的貧困生活並沒有帶來希望。青少年的谷沙吉耶夫因幫派火拚而鋃鐺入獄,在美國做了 14 年牢,終被遣返為柬埔寨。這段顛沛流離的過程令他產生混淆的認同感,他甚至無法理解「故鄉」的語言,唯有在獄中認識的饒舌音樂是心靈的原鄉,而創作成了他與世界溝通的工具。

2012 年登上倫敦奧運表演舞台,這位「柬埔寨詩人」用他的歌,為自己,也為和他有共同命運的人,在這無處容身的世界尋找落地深根的所在。做為開幕片,導演也將到現場為觀眾做映後 Q&A。《模仿遊戲》若是關於非主流的人企圖融入主流社會之不成,終究挫敗的寓言故事,那《貼近Elliot Smith》(Heaven Adores You)則為進入音樂產業鏈的天才唱作人,終究無法適應而被黑暗之心吞噬的真實案例。

因為《心靈捕手》的片尾曲〈Miss Misery〉而爆紅,被廠牌 Dreamwork 火速簽下的 Elliot Smith,於 2003 年 10 月 21 日死亡,生前的五張錄音作品終結在胸前兩刀。柔軟的聲音,簡單的配器,乘載他被折磨靈魂的全部,宛如 Nick Drake 在世,他有太多的祕密可循。「我哪是什麼明星,應該哪裏搞錯了吧......。」紀錄片裡的迷失少年這麼說。此次大螢幕是想更了解他的樂迷,必須把握的機會。別因為這是金屬樂就跳過阿,事實上這部片有非常嚴肅的一面。美國金屬新浪潮先鋒樂隊 Lamb of God,是一支在商業上非常成功的金屬樂隊,全世界都有他們的粉絲。可因為一次過失殺人事件,主唱 Randy Blythe 遭到逮捕。原來樂隊在捷克表演時,有樂迷想衝上台做 diving,為避免演出受到影響,Randy 將該樂迷推下舞台導致他昏迷身亡。

從樂團巡迴紀錄片,變成了法庭訴訟錄像,《Lamb of God: 燃燒殆盡》(Lamb of God's As the Palaces Burn)至此開始探討起樂團與樂迷之間的責任關係,即使不是金屬樂迷也能獲得啟發,在片中亦出現了槍與玫瑰的傳奇吉他手 Slash 的身影。

音樂產業不可能缺少創作人,但只有創作人也無法撐起來。Shep Gordon 本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六零年代末把搖滾 3J 捧上大舞台之後,搖身一變成為超級經紀人,他的志業就是花一輩子把別人捧紅!《超級經紀人》(Supermensch)是關於 Shep 的故事,紀錄片裡不能僅看到搖滾天團的珍貴影像,還有影視大咖的訪談。

以下我將列出與 Shep 有關的巨星,如果你認識其中三個就給自己下決心,趕緊買票進戲院吧:Alice Cooper、Pink Floyd、Luther Vandross、Blondie、麥克道格拉斯、威爾赫特、席維斯史特龍、Alice Cooper、Pink Floyd、Luther Vandross、Blondie、麥克道格拉斯、威爾赫特、席維斯史特龍、Alice Cooper、Pink Floyd、Luther Vandross、Blondie、麥克道格拉斯、威爾赫特、席維斯史特龍(甚麼?全部都重複三次了?)。

經紀人之外,還有民族音樂學家。Louis Sarno 很酷,本來住在美國的他,只是因為在廣播上聽到一段音樂,便動身前往中非,住到巴卡匹美族的聚落中,採集 1000 小時的「巴卡」(Bayaka)音樂。你會說這也沒什麼,畢竟他是吃這行飯的學者嘛!然而 Louis 一住就是二十五年,甚至娶了當地的女子為妻,生下一子,徹底融入非洲的部落生活中。直到二十五年過去才回到美國,寫下回憶錄《Song from the Forest:My Life Among the Pygmies》。

而紀錄片《叢林之歌》不僅在向 Louis 對世界音樂研究的貢獻致敬,也呈現了人性親情的楚楚動人,文明原始的連繫關係。令人驚訝的是,你還會在片中看到美國獨立電影導演吉姆賈木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