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NASA 浣熊 吳宗憲

他們的音樂就是你的舞池! - Flux

欣傳媒/ 2015.04.09 00:00
趙雅芬

第一次和「FLUX」接觸是 2014 年 12 月初的簡單生活節。

晚上七點多,氣溫有點涼,冷風有點強。那一邊的天空舞台,擠滿人群,Chara 聲嘶力竭,劃破天際。這一邊的街聲舞台,FLUX 團員先上台試音,安安靜靜的,台下等候的幾位粉絲,也好似小貓咪,輕聲細語。

「他們的音樂就是你的舞池!」這是 FLUX 的音樂標語,站在角落的我,探望四周,心裡夾雜期待與好奇。

似乎是在同時間,Chara 震耳的高頻消失了,FLUX 團員悄悄上了舞台,「大家好,我們是 FLUX。」不廢話,不囉唆,像閃電一般,那疾速的電音傳來,人群集結而來,原本空曠的溫度熱了起來。

身為一個正式成軍才兩年的樂團,FLUX 的成熟穩健令人印象深刻。那一首〈ROBIN HOOD〉前奏才展開,我的身體已經動了起來,前前後後的男女老幼,也都跟著搖擺,倒是四個團員一副老神在在,不張狂,不吶喊,最大的激情就是用力刷著吉他和貝斯,讓台下的人群彷佛著魔起來。

「這一團很屌,他們去上海簡單生活節表演,原本沒人知道他們是誰,等他們一上台表演,上千人『轟!』的一聲,蜂擁而來,大家都瘋了,大家都在問:『這是哪一團?』」

簡單生活節的創辦人張培仁剛好經過我身邊,我們聊了起來。他說起 FLUX 在上海簡單生活節創造的驚奇,眼睛都亮了。而我看著 FLUX 在台北簡單生活節的初試啼聲,印證了這個老搖滾魂的稱許。

▲Flux - Robin Hood

約訪這一天,四個團員來兩個,主唱勤鐘和鼓手亮亮。兩位吉他手政德和恩智有事無法出現。勤鐘和亮亮一臉認真,跟他們在台上的模樣很像,他們自嘲是悶騷組,至於沒出現的那兩位,被這兩位吐槽:「他們倆個很吵,來的話應該都說廢話。」

FLUX 有如此蠱惑英搖功力,當然絕非兩年形成而已。早在唸建中時期,勤鐘就和政德及恩智開始玩團,「那時候並不清楚自己要建立什麼樣的風格,就是一直玩音樂,也沒想到什麼未來。」勤鐘透露,高中前兩年沈浸在音樂之中,搞得學業成績很爛,老是考倒數,常被老師瞧不起,直到高三,他卯起來唸書,和政德、恩智都進了台大。

我問勤鐘,玩團創作和唸書考試,哪個比較辛苦?哪個比較難?他笑笑說:「唸書,就是把書拿起來唸就好了。寫歌是可遇不可求,前幾年我們玩團很挫敗,因為玩團不是玩音樂而已,要關照的事情很多,也要講求務實面,徘徊在要放開和放不開之間,是很痛苦的。」

「有人丟出來 FLUX 這個名稱,聽起來好像很酷,所以就用了。」

FLUX 的團名是兩年前出爐的,為何會取這名字?勤鐘完全不想裝神祕,「那時候想破頭,取了一堆很爛的名字,像是LEES(因為兩位團員姓李)、1986(因為大家是那一年出生的),後來有人丟出來 FLUX 這個名稱,聽起來好像很酷,所以就用了。」

這個沒有太大意義的團名,似乎真的給團員們帶來了好運。2013年,FLUX 參加貢寮海洋音樂祭,拿到海洋之星大獎。講起這樁事,勤鐘依舊興奮與不可思議,「在那之前,我們參加任何比賽都是一直摃龜。海洋音樂祭向來都是比較偏好正宗搖滾,所以我們原本就只當去表演而已,完全沒料到會拿獎,也因為得了這個獎,我們的曝光率和邀約增加很多。」當時亮亮還沒加入 FLUX,但當天也在現場的她,對於 FLUX 的深刻印象,不在得獎,而是:「我記得那天他們的器材還出了問題。」

亮亮是來自密蘇里州的美國女孩,在 FLUX 是最亮眼的一員,也是看起來最有個性的一員。她笑說:「他們應該都覺得我恰北北吧。」

亮亮在美國唸高中的時候就是鼓手,5年前,她毅然決定來台北,先在淡江大學語言中心學中文,之後在政大唸書,從幾乎完全不會說國語,到現在國語說得道地,還在早餐店打工,這女孩證明了自己的信念和毅力。

FLUX 有幾首歌都是英文歌詞,但亮亮跟團員溝通,從不說英文,勤鐘透露:「有時候就會請亮亮幫我看一下英文用法有沒有問題。」至於和三個男生團員的溝通,亮亮認真回想:「有時候會覺得他們說話很快,很大聲,可能也是因為他們之前沒跟女生合作過吧。」至於勤鐘他們和亮亮的溝通,則是從她鼓聲得知回應:「聽到她鼓聲很大,就知道是什麼狀況了。」

FLUX 有一首歌曲名為〈傑森史塔森〉,對,就是你知道的那位電影明星傑森史塔森。勤鐘說,這首歌的發想來自於「想做一首像動作片的配樂」,曲名一度是「動作明星」,後來聚焦在動作明星名字上面,於是阿諾、巨石強森、李連杰都浮現過,「傑森史塔森的電影我剛好都看過,大概是一種緣份吧。」

▲Flux - 傑森史塔森

他們去年推出 EP《TOO YOUNG TO DIE》,這首同名舞曲洋溢青春和熱血,連 MV 都很有爆點。MV 拍攝時剛好是梅雨季節,那一整個月的拍攝期,團員們各個都吃足苦頭,亮亮在遊樂園坐上旋轉飛行椅,轉了七次之後,她終於吐了。男團員把沙發從貨車搬下來的那一個鏡頭,大家要用力扛沙發又要喬角度露出喜悅的笑容,鏡頭沒拍到的是每個人大飆汗,彷佛回到當兵的操練。

比較好笑的是,恩智在MV裡沒在怕的高空彈跳,原本這是政德要完成的任務,但到了現場,換成恩智登場,恩智的感想是:「我以前就跳過了,這樣很浪費錢耶。」

至於三個男團員在沙灘上一起脫下泳褲背影裸奔的那一幕,竟然沒引發粉絲關切。勤鐘笑說:「我們對於裸奔完全沒猶豫,也表現得很踴躍。但後來大家看完整支 MV,最深刻的印象好像都是:那個高空彈跳滿帥的!」

▲Flux - Too Young To Did

(本文轉載自 Blow 吹音樂,授權範圍僅限欣傳媒,不得轉載)

----------------------------------------------------------------------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