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共空軍 女大生 不洗澡

伶人雙經典 國光老戲新般演

民生@報/陳小凌 2015.04.08 00:00
圖說:《百年戲樓》劇照。國光提供。

【文/陳小凌】國光劇團「伶人三部曲」去年在上海掀起一波「臺灣京劇新美學」的熱潮,更賺了不少上海人淚水。探討角色心事的《水袖與胭脂》與演繹伶人百年故事的《百年戲樓》,透過戲劇將人生中的遺憾在舞台求得圓滿:前者楊妃於戲中聽到唐明皇的愧歉,後者師徒間的衝突終得和解。歷經多次海外巡演,今年4月9日至4月12日將在台北城市舞台重現這兩齣刻骨銘心的伶人雙經典。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讓崑曲《長生殿》在《水袖與胭脂》裡因著唐明皇的向內凝視、面對自我而逐步創作完成,唐明皇透過伶人胭脂水袖的妝扮唱出內在反省,讓楊貴妃終於聽到唐明皇的悔愧。《百年戲樓》則藉由蛇「繾綣糾纏」的意象,以《白蛇傳》做為戲中戲貫穿全劇,串起京劇百年「男旦盛行」、「海派京劇」、「樣板戲」三個時代,刻劃出京劇人面對傳統與創新之爭的抗衡及人與人間的恩怨糾葛,並以舞台劇的形式展現京劇演員台前幕後的藝事浮生。

藝術總監王安祈說:「戲,啟動一切」。《水袖與胭脂》的編寫因崑曲泰斗俞振飛弟子蔡正仁1992年來台的《長生殿》演出而起。當時的版本演到唐明皇的雨夢思念即結束,唐唱著對楊妃的思念,卻無反省,讓坐在台下的王安祈覺得唐明皇尚未面對自我,還不夠「成熟」。隔年蔡正仁帶來《長生殿》後半〈迎像哭像〉一折,面對楊妃塑像,唐明皇終於勇敢面對自我,唱出對貴妃的悔愧。這成為王安祈創作《水袖與胭脂》的動機:讓楊妃當場聽到唐明皇的道歉!更藉唐的心境轉變,探討「創作」的本質與過程。

原為建國百年而作的《百年戲樓》是王安祈在光復廳古蹟的環境裡賞戲,劇中一名穿越歷史時空,著戲裝從二樓邊唱邊走下的女子,讓她靈機一動,在建國百年時搬演京劇百年。而杜近芳與葉盛蘭間的佚事(杜近芳在文革期間出賣葉盛蘭),也促成她以《白蛇傳》貫穿「百」劇(杜葉原為合演《白蛇傳》的最佳搭檔)。

《水袖與胭脂》及《百年戲樓》將分別在4月9日與10日晚場、4月12日午晚場在台北城市舞台演出各兩場。10日晚場的「水」劇與「百」劇皆已售罄,《百年戲樓》應高雄春天藝術節邀請,5月8日至9日會在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演出兩場次。購票可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