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舊金山灣區初創公司素描系列之二:創投可不僅是有錢人的游戲!(下)

app01/TECH2IPO 2015.04.06 00:00
上圖為團隊成員正在針對貼滿一墻的代辦事項便簽進行熱烈的討論創見干貨:在上一章節中,我們談到了這個團隊創立的初衷,以及愿景。那么現在,我們開始涉及具體的工作層面。這樣一直精小的團隊是如何實現內部的協作的,他們還要繼續擴大規模,選人用人的標準又是什么?問:你們之間溝通和協同工作的方式主要是什么?Nick:這是一個獨立性非常強的團隊,我們有著自己的時間進度表以及明確的實名職責。我們在各自所負責的領域都有相當大的自我決斷的權力。其實說主要的協同工作方式的話應該是每周一開的例會,在上面我們將把下一步我們要完成的任務明確下來,下一周我們的工作重點。把這些落實到位之后我們就散會開始忙各自手頭上的事情了。我們每天通過 HipChat 或者面談的方式進行一對一的溝通,但主要溝通方式還是每個星期的例會。Dylan:小團隊給我們帶來的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你不需要設計出來一種復雜的人事結構幫助整個團隊知道目前事情的進展情況。我們小團隊的優勢就愛這里。當你的團隊超過了 15 人或者 20 人的時候,溝通協作方面的困難程度就會呈現質的變化。你們在遇到比較棘手的決策的時候,又或者團隊中間有不同意見的時候,是如何達成共識的?Greg:我們都是理性的,在爭論的過程中很快的就能看到每一個人觀點上站得住腳的那部分內容。所以每個人提出的不一樣的觀點我們都會考慮到決策中。但我們也是有不同領域劃分的,如果涉及到了用戶體驗方面,那么 Nick 是最終拍板人。但如果是涉及到開發方式上,那么我是最終拍板人。Nick: 當然我們也有可能爭論上一整天的時間,或者是暫時擱置爭議,先去嘗試一下,看效果如何。我們傾向于快速的進行實驗并對觀點進行證實或者證否,而不是深陷于辯論的泥潭中不可自拔。Greg:是的,我們都認為「做」勝過「說」。不想把大部分的時間浪費在口舌之上。在開完會之后,他們各自回到屬于他們的角落進行休息。問:你們團隊的成員之前有沒有供職于初創公司或者參加過某個小的創業團隊的經歷?Mike:我們都在之前有過類似的創業經歷。Nick, Greg 以及我之前都開過公司。Dylan 開了一家非盈利性的公司。創業精神本身就是我們這個團隊的 DNA。Nick:如果要問之前我們的經歷會給予什么樣的幫助的話,我想說是教會了我們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創業是一種馬拉松長跑。你也許能夠繃緊神經,保持上一小段的時間,但是最終你會筋疲力倦半途而廢。這也就是為什么我們會時不時的搞些聚會或者活動,比如前陣子我們跑到夏威夷工作了十天,身邊還有很多其他初創公司的團隊。我們之前經常這么做。問:Dylan, 很明顯你是一個充滿主動精神的人,但是之前是不是并沒有在一家科技初創公司干過?對么?Dylan: 對啊。Wefunder 是第一家我所參與的科技初創公司。在這里我不得不去多學一些,擴展我的技能組合。我之前并沒有任何編程經驗,在各個方面都是菜鳥。但是對于團隊其他人來說,這些似乎都并不重要,更看重的是我想要學習,想要做事的心態。他們說:『如果你想要做點什么,只要能以量化的方式來衡量出來你給 Wefunder 的進步,那么你就去做吧!』」Nick:我想一個優秀的團隊或者平臺中必不可少的一點就是,給所有想要成長的人提供一個空間和機會。讓他們能夠迅速的成長。Dylan:我熱愛我們現在從事的工作的另外一點原因是,在我們這個平臺上到處都是讓人贊嘆不已的初創公司。如果我們現在關注的是初創公司整體層面上的一些進展和問題,而不是手頭上的具體工作,我們可以通過這個平臺上形成的初創公司社群而得到一些現實答案。Nick:是啊,任何人來到我們這里都能學到一大堆有關初創公司主題的知識。我們經常會舉辦晚宴,初創公司的創始人們都會過來參加。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能夠認識新的朋友。我對創業人有一種特殊的偏愛,他們都是那樣具有天賦,能夠把事情一件一件的辦妥。這也是我為什么喜歡 Dylan 的原因。問:在你與初創公司共事的日子里,有什么是讓你覺得驚訝的地方嗎?Dylan:我覺得讓我驚訝的地方在于:絕大部分的初創公司都沒有相應的組織結構,但是團隊內部卻又充滿了無比堅固的信任。和優秀的人一起工作,并且這些優秀的人也相信你能全力以赴做好手頭上的工作。這些都是剛從院校里面走出來,進而就到大公司上班的年輕人無法體會到的經歷。這些年輕人往往就是按部就班的做好頂頭上司所交代的具體工作,根本沒有機會站在很高的角度上去總覽全局。我最喜歡在這里工作的原因還在于,我們總是不斷地去解決問題,而這些問題并不僅僅是我們自己的問題。自從我們每個星期都在這個平臺上投放一家初創公司,我們就開始不斷地代入到它們的視角去思考它們的問題。比如,我們有一家公司是通過納米粒來探測人體癌癥跡象的。這似乎聽上去是電影情節!能夠參與到其中,讓電影成為現實,這本身就足夠讓人振奮和欣喜了。上圖是 Wefunder 每個月舉行一次的初創公司聚餐,地點就放在他們的公寓。Nick 正在做披薩,Dylan 正在做牛排。他們的背包和錢包就放在窗戶沿兒底下。那個寫著 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 是 Y Combinator 給他們發的禮物吃完晚餐,Nick 召集來了 20 多名客人,一起看 Wefunder 當時為進入 Y Combinator 所準備的半成品的應用視頻。(他們是 Y Combinator 2013 年冬季班的成員。)圖注:餐后的甜點是棉花糖。他們在露臺上一邊烤棉花糖一邊聚會聊天。問:現在你們正在招聘什么職位?Nick:現在我們正在招聘末端工程師,以及會一點 html/css 語法的設計師。我欣賞那些真正在意用戶體驗的工程師,愿意花更多的力氣只為了讓用戶體驗更優秀的工程師。Greg:是啊!我們真的花了好大精力提升用戶體驗。比如我們真的很不喜歡目前一大堆簽署文件的流程,所以我們決定自己設計一個更加簡潔的簽署流程。這本身就有一家初創公司在做這件事。同樣,我們還要開發屬于我們自己的支付流程,同樣還有能夠集合所有初創公司信息的訂閱源。問:如果現在要你打招聘廣告的話,你該如何說服大家加入你的公司呢?Greg:來到我們這個平臺上將讓你擁有充分的影響力。現在我們就四個人,而你所要開發的東西,在我們的愿景里面可是改變世界的一個融資平臺。這對于我個人而言就已經是讓我激動不已的理由了。如果你供職于像 Instacart 這樣的公司。他們確實能賺很多錢,在那里工作的人十有八九都能非常有錢。但是你在那里只不過是一個高級程序員,在某些枯燥無聊的項目上浪費時間。你加入那家公司的時間實在太晚了,所以無法成長為一個真正偉大卓越的工程師。而對于我們而言,我們的優勢就勝在團隊規模小。每一個人都在這里擁有足夠的話語權,影響項目發展的能力。問:你是不是也想對設計崗位多說幾句?Nick: 是啊!好的設計關乎兩點。其一是理解用戶,讓所有的細節臻于完美。我在設計上面非常挑剔講究,至今大部分設計工作都是由我來承擔。現在我們的產品已經非常復雜了,所以我沒有時間來保證所有的設計細節都是正確合理的。我們需要一個人,擁有非常好的人機交互理念,他能夠立刻上手參與到我們的項目中。而當他越來越了解我們的用戶的時候,他掌控這個項目設計的成分就會越來越大。當然我也會在設計領域,但是投入的時間會逐漸降低。我真的很希望有人能接我的班。問:你們在選人用人上的標準有什么明確的描述嗎?Nick:我們絕對傾向于那種充滿熱情,主動精神,具有自我學習能力的人加入進來。他們想要迅速推動事情往前走,并且求知若渴。Mike:我認為好奇心是非常關鍵的因素。不僅僅對于公司很重要,對于個人的發展成長也很重要。如果你一直保持好奇心,一直想要去學點什么,想去探知整個世界到底是怎么運轉起來的,那么你將會非常適合我們公司。我也會被這樣的人吸引,也許他們所讀的書不經意間也成為我探尋世界新視角的一扇窗戶。Greg:你同樣需要能夠接受,并且享受某種混亂所帶來的挑戰。你知道,我們所從事的行業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肯定會遇到一些難關。這個時候你必須擁有這樣的心態。「靠!這里竟然有個問題!好吧,我們調整策略,先解決其他的或者換個方式來做看行不行!」那些痛恨拒絕改變,并且不能隨時調整心態適應變化的人不太適合初創公司。問:你曾經提到過你正在積極尋找女孩兒加入到你們的團隊中,來解釋下為什么這點至關重要呢?Nick:多元化。我們必須讓不同背景,不同經歷,不同身份,當然也包括不同性別的人加入到團隊中共同解決問題。我們可不想讓 Wefunder 成為一大群爺們兒的天下。Greg:而且如今的投資似乎已經成為了男人掌管的領域。現在根據我的觀察,對互聯網投資的天使投資人中,百分之九十四都是男性。這太瘋狂了。Nick:說的不錯,我們目前團隊也似乎正在加劇這種趨勢,而我們想要做的,是把投資的大門打開,開放給所有人,男人、女人、老太太和大學生。我們需要多元化的基因融入到我們的創業精神中。來源:Medium 由Tech2ipo/創見花滿樓編譯資料來源:tech2ipo創見原文刊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