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中校飛官向富豪岳家炫耀「阿帕契」,價值錯亂的悲哀!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4.06 00:00
這不單純只是軍紀問題,而是全國上下向財團富豪屈膝的長期社會氣氛下,價值觀遭扭曲嚴重現象的反射。

當政府官員把公權力當人情,任意施放給財團業者,換取「政績」光環的事例無所不在之際,一位月薪13萬元,家無鉅額財富的中校飛官;將他擔任種子教官所管轄的阿帕契戰鬥直昇機,視為驕其妻小家族、傲其親朋密友的超級玩物時,問題的核心,就不難一破即明了。

都是金錢至上,專業被踐踏到一文不值,名牌、豪宅等炫富耀財的全民運動惹的禍?

原因很多,這個角度,是社會觀察眼光銳利的政治評論家蔡詩萍提出的觀點。

軍人世家、眷村出身的中校飛官勞乃成,外型俊壯、事業有成、前途燦爛,飛行軍官的專業領域上,首屈一指,原本是人人稱羨的人生領先勝利組。

更令人嚮往嫉妒的,是他還娶了一位身價不斐的富家女為妻。

這也注定了他今日的下場。

住豪宅、開名車、穿名牌、跑夜店、奔派對,一場餐宴一擲千金;卸下軍裝、軍服,走下精密戰機駕駛艙後的飛官勞乃成,闊綽優越的富豪貴公子生活,依照他月薪平均13萬元和若干奬金的收入看來,難以支付,資金完全來自於有錢的太太背後,家產雄厚的岳家。

面對這些種種,「他的內心世界,必然是自卑的」,蔡詩萍在今早我所主持的廣播節目,「蔻蔻早餐-萍心而論」單元中推測,勞乃成違反軍人精神及法紀,將他飛行的阿帕契戰機,當成富家子昂貴的「法拉利」或「藍寶基尼」珍品賽車一樣,高調大動作炫耀展示給太太的兄弟姐妺,及閨密好友,主要目的,是你們有錢又怎樣?飛官中校擁有的,是有錢人用鈔票都買不到的戰機,和戰機配備的特殊頭盔。

或許是心理補償,但不值得同情,畢竟,勞乃成是軍人;軍人犯法,罪加一等。深入追究原因,跟台灣近幾年來流行的炫富風潮脫不了關係。

反過來看,一位國家花鉅資養成的戰機飛官中校,面對金錢豪門,物質閃爍的週遭人等,特別是身價百億的岳家親友,為什麼不能以自身無價的飛官專業和軍人榮耀自豪,成就他凌駕物慾虛榮,價值第一的自信心呢?

答案很複雜,社會氛圍,領導崩盤和權錢交相賊等,都應該檢討;「他的太太最需要負責。」

蔡詩萍從文化和個人價值觀,以及人夫人婿的男性立場,剖析勞乃成中校的悲劇,切入層面,很人性,很值得深思。

叧一方面,李蒨蓉臉書PO登上阿帕契戰機圖,引爆的反貴婦怒吼,就是資源分配不正義,少數人壟斷財富、社會階級流動停滯的大哉問了。當「奉台北巿長馬英九政策指示」之命,和大巨蛋案簽約對象遠雄集團談判的時任北巿府財政局長李述德,用卑下、逢迎,明助財團業者罔顧法律,達到獲取最高利潤的醜態,陸續揭露於眾人眼前後,飛官亂紀豈只是國防部長高廣沂震怒的危機而已?

三軍統帥呢?今早終於開口了:「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今天表示,馬總統一向強調維繫軍紀的重要,總統並高度關切近來影響軍紀事件,已責成國防部立即嚴正檢討」。

不痛不癢。

一張因為無知而流出的照片,讓我們看到做為百姓的兩種悲哀。

2013年,洪仲丘因為私帶手機,便在禁閉期間過度操練而死,這個事件到現在仍歷歷在目。現在,即便李蒨蓉是因為無知而流出照片,但是事情爆發的第一瞬間仍展現出不以為意的傲慢,不可思議。

軍方的態度,散漫不經心,直到事情延燒得不可收拾,才願意加以正視。這案件,除了表現出軍方管理上SOP的疏漏與執行不力,還有他們過去用國防機密掩蓋真相,現在則是用幾支申誡就想息事寧人的一貫態度。

洪仲丘與李蒨蓉案,兩個事件的對比之下更讓我們清楚感受到富豪權貴與我們這些百姓之間的命,價值真的有差別;這是第一種悲哀。

蔡詩萍更赤裸裸的告訴了我們這個事件中的另一種悲哀。

那是,身為專業者的悲哀。

在當今全台上下都用身價與收入來衡量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都忘了專業的無形價值。勞乃成的行為不值得我們諒解,但是我們要看到他的行為背後折射出來的,是所有的價值與專業都被金錢所取代的思維。勞乃成身為富豪的女婿,專業不值錢,只能動用自己在軍中的特權,來換取微薄的自尊。他沒有辦法用骨氣讓自己挺起胸膛,為自己的專業而驕傲。這是第二種悲哀。

從2013年白衫軍、2014年太陽花、還有九合一選舉,民眾開始對權貴與財團進行反撲。我們可以看到這社會不想再忍受這樣的悲哀。未來,透過公民參與,希望能夠慢慢打破由金錢主導的物質主義,讓專業重新獲得尊重;更透過制度面的修正,讓實際的利益能夠流向中低階層。

以下是電台節目訪談錄音檔(Hit Fm聯播網「蔻蔻早餐」節目「萍心而論」實況錄音-談飛官專業價值-20150406)及文字摘要:

李蒨蓉的一張照片,隱藏的是社會對於專業的踐踏

蔻問:一張FB的照片,引發了整個軍方的風暴。對於這個事件,詩萍你有怎麼樣的觀察?

蔡答:我這兩天看到這個新聞就有點感慨。雖然大家都罵藝人白目、李蒨蓉炫富、軍方耍特權,但是在這背後我看到的其實是一種悲哀。這其實是整個社會對專業的踐踏,包括自己做為專業人士對自己的踐踏。這個事件我們一方面看到軍方SOP完全崩解,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回頭反省,所有的價值與專業都不應該用財富來衡量。

挺不住壓力,富豪的女婿為了微薄自尊濫用特權

蔻問:為什麼會這樣說呢?

蔡答:勞乃成以軍方的價值觀來看,他等於是軍方的明日之星。能擔任最尖端飛機阿帕契的種子教官,顯示軍方對他的重視。在這背後,他應該有一套專業價值與倫理。

然而,勞乃成娶了一個有錢人的女兒,這也沒什麼。重點是如果他的那些富豪姻親尊重他的專業,看重他的身分,這麼一來金錢與專業之間兩者是平等的。只是現況來看不是這樣子,勞乃成天天與這些人打交道,看著豪宅名車,內心深處一定有種自卑,「我能拿什麼跟你們比呢?」。

事實上,我覺得這個事件的遠因,勞乃成的太太要負很大的責任。她應該在這樣的環境下肯定他,讓他知道自己是家族裡面的No.1,是國家無價的資產。他們之間應該是榮安邱家族很驕傲自家有個阿帕契飛官女婿,而不是勞乃成家族驕傲自己有個有錢親家。當情況不是這樣的時候,男人會感受到一股自己一無是處的壓迫感,所以我們也可以想見勞乃成的心路歷程:你們炫耀的東西我買不起,我能炫耀的東西你們也買不到。

蔻問:你這樣講,似乎勞乃成值得我們諒解囉?

蔡答:我的意思不是這樣。他不能諒解。因為如果你真的是個硬漢,應該就要挺得住這樣的壓力。如果他真的夠硬的話,就會像那些窮得只剩下志氣的人,捍衛自己的專業。

當金錢凌駕一切,社會更加需要尊重專業

蔻問:李蒨蓉在這事情之前,一天到晚在那邊炫富。那些之前報導過她的媒體,不都是被她牽著鼻子走,一直吹捧她嗎?

蔡答:這個就是我們社會一直用炫富的方式評價人。比如說一位女星交到一個小開男友,媒體就會報導他的身價有多少錢。沒有媒體會提到那個小開本身可能是個作家,出過五本書的紀錄。我們的媒體不會從這個角度來看事情。像這樣物質取向的思維一面倒的堆砌起來之後,就會逼出像是勞乃成這樣子的人,拿公家資源來炫耀。

這就是我所說的悲哀。原本擁有專業的人本來可以挺起胸膛,為自己是國家的棟樑而自豪,就算沒有錢也可以跟富豪平起平坐。現在他只能拿自己的身分與特權,讓那些人看看有錢也買不到的阿帕契,才能換取微薄的自信心。

蔻問:另一個問題點是,原本大家很羨慕她天天炫富,現在只會說她可惡,這到底是個什麼社會氛圍啊?

蔡答:這個事件其實折射出來的是台灣病態的價值觀,認為錢就是一切,所有的榮耀與專業都被金錢給取代。

我覺得2014年連勝文慘敗就是對這樣子的價值觀的反撲,然後延續到現在。只是社會現在還無法建立一套機制,去恢復被金錢所侵蝕的多元價值觀。制度面來看,這也給人偏向財團權貴。比如說降低遺產稅,可是實行之後的效益並沒有回饋給中低階層,反而跑去炒房地產。

不過現在只是把這些價值跟制度打爛的話,是沒有意義的。我們要調整社會的價值,對專業人士給予肯定。制度面也是要徹徹底底重新建立。我真希望媒體以後不要動不動把兩個社會人士弄出來之後,就用身價收入來比較,要告訴我們他們身上無形的價值在哪裡。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