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清明時節雨紛紛!【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4.05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唐朝杜牧這首「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這是在描寫長江流域的清明氣候,若在台灣就有點牛頭不對馬嘴了,因為在台灣的四月一般都已艷陽天,故不會怎麼「雨紛紛」,倒是如今的政局國民黨亂成一團、馬英九的政治獻金案和台北市長任內的數大「怪案」把整個政壇搞得更加烏煙瘴氣、撲朔迷離、亂成一團,所以「清明時節亂紛紛」倒成今日政局非常寫實寫意的寫照;故改一字竟成台灣當前九成以上民眾之心情:「清明時節亂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然後再接李白一首「軒周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就更有趣味:「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銷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這是影射當今時政亂紛紛,讓人意散闌珊,讓人舉杯銷愁愁更愁。

其實清明節真正紀念的不是掃墓的意義,其真正意義是和清明時政有關連的,現在台灣把清明節、掃墓節和春假混為一體,台灣人民在「慎終追遠」在「緬懷親恩」在「追思祖德」之外竟然忘卻清明節真正的意義了,以致昏君亂政、佞臣阿諛成風、民意無法上達、政策綱目不舉;最後九趴總統於焉產生、終而遺臭萬年。

清明節又叫寒食節、兩者都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所訂;話說晉文公年輕時還是公子重耳時代為奸人陷害而在家臣介之推隨侍下流亡國外十九年,一次兩人外出登山卻迷了路、躲在山洞裡,地凍天寒又飢寒交迫,公子重耳餓著肚子咬緊牙關說「我重耳餓死在外也無所謂,可憐我晉國人民要怎麼辦呢?」介之推聽了就到後面端出一碗熱騰騰的熱肉湯給公子重耳充飢,重耳後來發現那是介之推腿上割下的肉非常感動說「你對我這麼忠心耿耿、患難與共,將來有機會一定好好報答你、酬謝你」,介之推很謙虛地謝絕說「將來公子回國執政只要心中常有百姓,常想到人民的苦難、盡心盡力為人民做事就好了,我小小的犧牲就是希望公子能平安回國執政、以後為晉國人民多做一些事」,公子重耳說「我會把你這些話記在心上」;在國外流亡十九年後公子重耳果然回到晉國執政、這就是歷史上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晉文公登基執政後大賞有功人員,唯獨落掉介之推一人,有人提醒晉文公,晉文公乃差人去傳喚介之推前來領賞,但介之推已偕同老母離京返鄉,無論晉文公三番兩次差人敦請回京擔任要職,介之推都不為所動,最後晉文公只好親率大批人馬前去親迎介之推,但介之推卻偕同老母登山躲藏,晉文公派大批人馬巡山找人都沒結果;晉文公心想介之推是一位孝子、只要放火燒山、介之推必然會攜帶老母下山避難,可是當一陣火燒山後介之推並未攜老母下山;晉文公只好再率人上山巡查,最後發現介之推和老母坐綁在一棵柳樹下,晉文公見了緊抱介之推燒焦的屍體痛哭失聲,後來晉文公在介之推屍體後的柳樹頭洞穴內發現一副介之推的血書、上面寫著「割肉奉君盡丹心、但願主公常清明,柳下做鬼終不見、強以伴君做諫臣,倘若主公心有我、憶我之時常自省,臣在九泉心無愧、勤政清明復清明」;晉文公讀後非常感動遂下令當天全國不准燒火,此即為「寒食節」之由來;晉文公回去後常想身邊有一位死諫的「忠鬼」常相左右,又想到流亡國外時介之推割腿肉煮熱湯給他充飢之種種安危相伴的苦難歲月,遂發奮圖強、勵精圖治、重農通商、明賢良賞功臣,將晉國治理成春秋時代五霸之一;第二年、晉文公再率文武百官上山祭拜以死忠諫不領獎賞的忠義之臣兼患難之友介之推,這次晉文公發現更鮮的事是介之推與老母死綁死諫之柳樹竟然浴火重生,又長成一顆綠意怏然的柳樹,晉文公和群臣都相信這是介之推看到晉文公主政下的晉國之政治清民、民生樂利、國家欣欣向榮、雄霸各國、禮尊周天子,使天下展現一片祥和,介之推看了亦同趕快慰,遂庇佑他與老母死抱死諫的柳樹浴火重生,再像晉國一樣欣欣向榮、生意怏然;晉文公想到常相左右的「忠鬼」忠臣益友介之推,遂下令當天為清明節;所以掃墓和清明節、寒食節的連結是如此來的,「清明節」述求的是政治清明,它和掃墓沒有直接的關係,在台灣也很難碰到「清明時節雨紛紛」,所以對一些文人雅士、遷客騷人想要附會風雅可能會瘋馬牛而不相及;晉文公訂「清明節」之用意在強調「清明」、在「政治清明」;吾人不厭其煩再講這篇人人小學就讀過之故事亦在提醒馬英九總統與毛治國內閣要政治清明、民生樂利,那麼紀念清明節才有意義,不是只有放幾天假讓老百姓去掃墓、郊遊而全國政治是一片烏煙瘴氣、民不聊生,那紀念「清明節」就沒多大的意義了,畢竟掃墓是隨時都可掃的;故謹以此文送給馬英九,希望在最後一年任期內台灣政治能更清明一點、少一點黑箱決策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