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名家觀點/夏學理:幸福可以很簡單?毀掉古蹟更簡單!

NOWnews/ 2015.04.04 00:00
夏學理/台師大教授

自前(2013)年1月31日起,聯手以「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狼狽合夥地弄出個老房子「假文化」運動的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與財政部國產署,這兩天,又齊力攪和了一池文化春水。

業者於網路上以「1919婚宴廣場開幕倒數中」為題寫道:「古蹟婚禮不是夢,將近百年的古蹟將為你們的婚禮做完美的見證;位於臺北市中山區八德路建國啤酒廠347、348倉庫,全新改裝為婚宴場地,全場十米挑高,方正無柱的寬闊空間,氣勢恢宏。專業婚企團隊以及婚宴服務團隊進駐,為您圓滿的婚禮提供最盡心的支援。開幕期間,超值優惠方案供您選擇:訂喜宴送喜餅及訂喜宴送婚紗,幸福也可以很簡單!」 誠如業者所宣傳的,幸福「或許」真的可以很簡單,但文化資產的維護與保存工作呢?難道,也可以很簡單?! 身為臺北市市定古蹟「建國啤酒廠」房東的國產署對文化資產無感,是該署的文化程度與文化教育問題;但文化專責單位 - 臺北市文化局屢次在文化資產的嚴肅課題上,以明知故犯的態度胡亂作為,則是個必須被糾舉、彈劾的失職與瀆職問題! 從標榜委外開設全臺第一座啤酒廠古蹟熱炒Live House餐廳 - 「台啤Super 346」倉庫餐廳,到「1919婚宴廣場」的開幕倒數,「建國啤酒廠」與過去這些年來,在「古蹟」裡開「餐廳」,讓「飲食」凌駕「文化歷史」的其他案例一樣,對於古蹟等文化資產的「再利用」,總是很無腦的與「餐飲」直接畫上等號。因此,儘管依照「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第3條的界定,文化創意產業係指「源自創意或文化積累,透過智慧財產之形成及運用,具有創造財富與就業機會之潛力,並促進全民美學素養,使國民生活環境提升」,含括視覺藝術產業等16大類的產業,但「餐飲業」卻永遠是民間與政府,於「再利用」古蹟等文化資產時的「唯一」或「優先」選擇。看看臺北市的老房子「假文化」運動是如此,市定古蹟「建國啤酒廠」當然也就會如此。 問題是,「文化遺產之保護暨保存」要優先留下的,究竟是精神上的「文化風情」!還是鼻腔裡的「油煙味兒」?而有鑑於公有古蹟的「開放性、公共性與公益性」基本原則,同時考量「全民付費維護公有古蹟」的情況下,難道應該容許古蹟因為「再利用」,而出現了「消費門檻」問題?易言之,我們是否可以同意全民付費的公有古蹟,成了少數人使用的「餐飲消費空間」? 再者,攸關古蹟是否宜於「再利用」的法定程序與程序正義呢?此即如立法委員段宜康於4月1日在立法院質詢文化部長洪孟啟時所怒指的:「文化部和臺北市文化局一起胡扯!臺灣菸酒公司依法得向文化局提出「古蹟再利用計劃」;但這個程序從來沒有完成,台灣菸酒卻逕自把古蹟分批出租,讓廠商以古蹟為號召,大做生意。先是開「啤酒餐坊」;現在乾脆大搞「婚宴廣場」。本週六第一場婚宴盛大登場。文化局在睡覺?文化部,也好不到哪去!

逼著文化部邀文化局明天下午2點一起去現場看,搞清楚誰該負責!這樣公然不顧文資法程序、坐視破壞古蹟,還是公營企業呢!」從臺灣臺北的荒誕、粗暴,遙看雲南昆明的「默廬」、「舊居」,想著中國現代女作家,晚年被尊稱為「文壇祖母」的冰心;當年,女作家冰心於昆明時,曾住在西面一排廊房靠南的一間小平房中,戴世光教授還特別在冰心居室的門坊上,為冰心寫了一副對聯,右聯是“半間東倒西歪屋”,左聯是:“一個千錘百煉人”。而當年在戴世光教授口中的那棟東倒西歪的「小平房」,成了今日與冰心同樣經過千錘百煉,且能倖免於「餐飲之難」的珍貴文資古蹟 - 「冰心默廬」!

繼之,再望風懷想同樣位於雲南昆明的「梁林舊居」,當房舍終告落成的那一刻,中國著名建築師、詩人林徽因在給友人的信中言及:「我們正在一個新建的農舍裡安下家來。它位於昆明東北八公里處的一個小村邊上。風景優美而沒有軍事目標……出人意料地,這所房子花了比原先告訴我們的高三倍的價錢,所以把我們原來就不多的積蓄都耗盡了,使思成(梁思成/中國著名建築史學家、建築師、城市規劃師和教育家)處在一種可笑的窘迫之中……以至最後不得不為爭取每一塊木板、每一塊磚,乃至每一根釘子而奮鬥……」。 行文至此,禁不住地想問:究竟是為什麼?我們竟能夠如此地忍心,在前人「為爭取每一塊木板、每一塊磚,乃至每一根釘子而奮鬥」的心血之中,杯觥交錯、狂吃猛喝?!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