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電影.戲劇談生死 觀眾學習生命教育

客家電視台/ 2015.04.03 00:00
【陳欣渝 鍾淑惠 范群宏 台北】

對於死亡這個議題,大家總是特別敏感談及這個題材的戲劇,也比較不受青睞,不過2008年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打破了傳統看法,也感動許多觀眾,更成為日本首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電影,隨後台灣一齣電影「父後七日」也引發話題,而最近客家電視台正在播映的「出境事務所」,同樣希望觀眾透過戲劇,面對死亡這個課題。

2009年獲得多項電影大獎肯定的,日本電影「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以禮儀師的故事,講述生死、生活與人性,也讓觀眾開始認識這個令人忌諱的行業,甚至更有了幾分敬佩。

影評人 麥若愚:「不再像以前這麼的不敢去碰觸,或不敢去探討,反而會更用一個比較積極,比較光明的面向,去看身後,人往生之後這件事情。」

同樣碰觸死亡這個題材的電影,還有2010年國片「父後七日」,講述一對兄妹返鄉處理父親後事,呈現台灣特有的喪葬文化。

影評人 麥若愚:「導演拍的手法,是比較用一些喜趣的方法,不是那麼嚴肅,不是那麼傷悲,在拍攝這樣的題材。」

正因為死亡這個課題,是每個人都得學習的編劇呂蒔媛,對這個題材也很感興趣,籌畫多年,推出「出境事務所」,要講禮儀師這個行業。

出境事務所製作人 呂蒔媛:「這個行業有趣是,你永遠在面對著,都是喪親的家屬,其實你並不容易把你的喜怒哀樂表現出來,你要維持著一個穩定的樣子,去幫助家屬,那我覺得這個是難的。」

出境事務所導演 許肇任:「透過禮儀師的態度,或者是詮釋的方式,或是處理事情的方式,來去被知道說,生死是怎麼樣一回事。」

面對死亡,沒有人不害怕,但又是什麼力量讓這些禮儀師得以持續下去,透過戲劇,讓觀眾跟著角色,在每次事件中學到的經驗跟智慧一起成長。

出境事務所製作人 呂蒔媛:「我們其實是平凡人,我覺得我們沒有辦法去真的告訴人家什麼是死亡,什麼是生死,而是我們只能告訴你說,其實好好活著,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為這許多歷練,都會幫助你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影評人 麥若愚:「從禮儀師角度去看,從其他的角色去看,都會對於死亡,對於身後事,對於人生最後一個階段,我相信會有一些不同的啟發。」

透過這個近距離,接觸死亡的特殊職業,來看他們對於生與死的不同詮釋,重新審視,死亡之於生命的意義,生死議題畢竟太過龐大,但學著跟離開的人微笑說再見,並且收起後悔 珍惜當下,更是這類型影視題材,想要傳達的意念。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