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一個中國不是問題」—柯P模式北京贊賞、民進黨怕怕!Why?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4.03 00:00
突破藍綠框架,橫掃九合一大選,一舉拿下首都市長大位的柯文哲,在兩岸互動中,又展現了左右逢源的優勢。一場大陸媒體的聯訪,柯文哲拋出「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主張,掀起中國大陸一片歡聲;國台辦以罕見的「贊賞」一詞回應柯P自創的兩岸論述新基礎。

柯市長前去上海出席台北與上海「雙城論壇」的願望,「看來是一定能夠如願實現了」,了解兩岸政治奧祕的人士這樣說。柯P赴滬,中共北京當局原先開出「要承認九二共識」的前提。

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前就說,不明白「九二共識」的內涵是啥碗糕;扔出了「新一五共識」,及「中華民國是底線」的說法,做擋箭牌。

上任3個月,市政弊案拳打腳踢,柯P人氣直直揚,他趁勝追擊,「一個中國不是問題」,滿足了中南海的需求;「一個中國」是大陸的王道。

過關,柯市長前往上海參加「雙城論壇」,風光可期。

國民黨吃味,也不能不樂觀其成。民進黨卻麻煩了。

為什麼?「北京本來想利用柯P連動民進黨」,郭正亮解釋。

光是「一個中國不是問題」,老共就忙不迭的擁抱柯P,背後道理何在?有什麼戰略思考意涵?

一中不是問題,然後呢?「一中各表」?還是「一中一台」?

柯P打迷糊戰;北京也不計較。

Why?

這些關鍵疑問的幕後分析,及中國主導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的背景,與牽動的中美角力、台灣的抉擇等議題,郭正亮與我今早在電台節目「蔻蔻早餐」的對談中,一一解答。

訪談很精彩,附上錄音檔(HitFM聯播網「蔻蔻早餐」節目「全球快遞GO!」實況錄音-20150403)和文字稿如下:

日美相逼,催生亞投行。台灣該用哪個名字加入?

蔻問:關於加入亞投行,你怎麼看?

郭答:因為這是多邊組織,所以型態上的對口應該是亞洲開發銀行(ADB)亞銀。亞投銀的誕生,其實多少是日本跟美國逼出來的。因為在世界銀行跟IMF,美國都有否決權。在IMF,中國一直要求提高他的權重。美國雖然答應了,國會卻過不了,所以這拖到有些不合理的程度。亞銀的話,日本跟美國都有否決權,日本在這之中的比重大概17.8%,中國憑什麼不是這個比重?這些都是比重的問題,因為這些都是按照比重投票的,日本跟美國又有否決權,中國這才自己搞一個亞投行。

現在美國也很尷尬。他如果跳出來說要當創始會員國,這也太難看了。他才說我的世界銀行可以跟你合作。

日本的話,他的亞銀直接跟亞投行對幹,最多只能說未來亞銀跟亞投行合作開發而已。

亞投行台灣很難不參加。第一個重點在於加入的名稱是什麼?如果是亞銀模式就很麻煩了,因為那叫做中國台北。台灣還是希望用APEC或者奧㑹模式;我認為這個可能性還是有。

不過,中國不可能留個漏洞說讓台灣成為創始會員「國」,因為香港有在裡面,所以可能改成創始會員「國家、地區」。

第二個重點在於,台灣要注資多少?一般來說注資是按照GDP的百分比換算,再先繳交20%。張盛和所說的20多億就像是掛號一樣,是註冊資本,另外還有實到資金。我們外匯存底就四千億美金了,實到資金不是問題。這個資金也不是說就此蒸發,這是一種投資,不然以後連發言權都沒有。

決策龜步又黑箱,朝野在混什麼?

蔻問:台灣政府的問題是什麼呢?

郭答:一開始美國是要杯葛的。但是大家都知道,3月12號是轉捩點。那天英國抗拒美國,加入亞投行;這個時候就可以感覺到韓國跟澳大利亞可能有變數。

在經濟部3月18號寫的報告裡,說對美日有顧慮,這也是事實。因為美國直到3月28號才跟台灣表達,可以接受台灣加入亞投行。韓國3月24號就遞件了,往回推可能20號就跟美國談好了。

從這看來,馬英九的行動有嚴重問題。3月12號之後,針對亞投行,馬英九究竟有沒有開過國安會?如果沒有的話,那是離譜到了極點。3月30號再開,那就已經火燒屁股了。

蔻問:對於這件事情,你們民進黨怎麼也都沒有反應呢?

郭答:我跟妳講,這整件事情台灣的反應都非常慢。坦白講,亞投行去年十月(10月24日)中國就開了籌備會,那個時候就陸續有消息出來了,官網也出來了。

蔻問:張盛和還說沒有傳真號碼欸,這太誇張了吧?

郭答:那個是因為他不能明說美國反對啦。

張盛和可以說他是用雙管做double check就好了。他這個其實是為自己辯護,口不擇言啦。

「一中不是問題」,一句話成為雙城論壇的下台階

蔻問:在接受新華社專訪前,柯文哲開了一個兩岸大陸工作小組會議,這其中的過程是怎麼回事?

郭答:當時這個小組也只是開第一次會,在那之前就有邱珮琳在上海台北之間穿梭。因為上海台辦主任李文輝來過台灣多次,有次剛好去台北市議會見國民黨團,就有人把他拉去見了柯市長。

剛好就是那一天。台商協會會長葉惠德因為他在上海台商會相當有影響力,跟上海台辦也很熟,才參加大陸小組。可是這個事情不是上海台辦可以拍板,所以李文輝充其量只是做傳遞工作。後來這才成立這個小組,不過事實上沒有作用。真正有作用的,大多跟大陸小組沒有關係。這裡面真的有過作用的大概就是葉惠德跟邱珮琳兩人。

蔻問:柯P接受專訪是故意的嗎?專訪是為了對於去上海的事情表態嗎?

郭答:那個早就醞釀很久了,所以專訪可以看到柯P過去很少讀稿的。當時原本預定一個小時的訪談,結果十分鐘柯P唸完稿,連任何問題都沒問就結束了。

他出來之後,台灣的媒體就問些有的沒的,他全部拒答。那個顯然就是雙方合議的東西嘛,已經有默契了。事實上,那就是你在我這裡花十分鐘把稿子念完,就算過關了。

不過我不認為那個稿子是他自己寫的。我不知道「一個中國不是問題」這句是誰幫他想的,因為柯P我從前年12月一直到現在我們幫他輔選,他從來沒講過「一中」這個用語。這絕對不是他想出來的。他只有講「中華民國是我的底線」嘛。

我跟妳講為什麼中國看到這個訪談會很高興?因為柯P改變太大了。這個改變大,就是中國會自己解讀,有一點就是把這個塞到你嘴巴裡面,你不要否認就可以來了。

柯文哲丟出兩岸論述新基礎,民進黨可能就此與其交惡

蔻問:他這樣講對誰會造成壓力呢?對民進黨有沒有壓力?

郭答:現在對小英壓力比較大。因為他後頭留白了,所以大家就要來填空。對於要怎麼填確實有分歧,可是網路上支持柯P的還是稍微多一點,主要是因為他確實留白了。這不是要討論論述,而是要怎麼樣有個下台階見個面。就像亞銀,我們是Taipei, China,那為什麼不退出呢?就是這樣嘛。

蔻問:小英是否有機會藉著柯文哲放大她兩岸政策的空間呢?

郭答:她會認為沒有把台灣跟中華民國點出來,這會很危險。至少,我覺得柯P那種用語,我很難想像民進黨會講得出來。雖然台灣前途決議文裡面有中華民國,但是民進黨從來沒有講過一中。民進黨就是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都承認啊,但就是沒有一中的問題。民進黨如果要講一中不是問題,一定會連帶講到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叫中華民國。

北京本來想利用柯P連動民進黨

蔻問:那柯P會不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郭答:一定會遇到。這是未來他會碰到的考驗,而現在他風險非常之大。民進黨李俊毅就說這可能是柯文哲與民進黨交惡的分水嶺,因為他認為柯文哲過不了這一關。這種獨派的聲音一定會出現,這也是民進黨尷尬的地方,罵了柯文哲可能就會流失中間選民。

蔻問:這個發展對兩岸關係來講,未來我們怎麼觀察?中國似乎現在有所放鬆?

郭答:對北京而言,它就是苦於無法在綠營跟年輕人之間找到一個有影響力的人。柯P雖然不是民進黨員,可是有高人氣。

北京本來想利用柯P連動民進黨,後來就想開了,因為柯P本身就是個目標。現在它就是認為你柯文哲可以接受緊身衣嘛,對你原本不可靠的嘴巴、抓不住的形象的風險就降低了。進一步他就會認為說,你來到中國也不至於太離譜。所以這成行之後,如果表現得不錯,之後柯P就握有一定的兩岸發言權。

不過中國其實沒有放鬆。因為柯P不是黨員,沒有台獨黨綱問題。一中不是問題,民進黨事實上也講不出來啦,所以柯P還是有讓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