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改變首都從文化開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4.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柯文哲嘉言錄之一:「改變台灣從台北開始,改變首都從文化開始」,這亦是筆者時常發表之高論,可見柯老弟和筆者英雄所見略同,心有靈犀一點通,不負筆者選舉時撰寫數十篇文章大力支持他,若再循此最高戰略思想去發展,台北必然大翻轉大改變大進步。

台北因是台灣之首善之區、是台灣政治、經濟、金融、文教、藝文、科技研發、國際經貿等商情中心;也是台灣閩客菁英、達官顯要及外省權貴群聚之中心,亦是台灣城鄉交流與眷村文化之中心、更是中南部平民百姓往都會區謀生發展的尋夢園;柯文哲今生在台北所見到之文化不外是台大醫院一群台灣當代最拓譜之精英文化及現在台北市政府所見到的官場官僚文化與官商勾結文化,對首都整體之文化尚不及十分之一;由於國民黨嘔心泣血隨時準備再捲舖蓋的逃難文化及大陸帶來的貪污舞弊腐化、官商勾結之文化,使逃台難民有如無根之浮萍一般,幾乎所有到美加留學之外省人都要爭取綠卡、楓葉卡甚至取得美國或加拿大護照,馬英九和馬以南姊弟、李慶安等外省權貴子弟就是最典型之例子;筆者大學外省籍同學到美加留學者幾乎全部落草美加,有如王維的「終南別業」:「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對他們來說客居台灣或客居美加都非我家,這就是外省人的逃難文化;蔣經國的總政戰部搞了眷村的竹籬笆將他們圍起來獨立於本省人社區之外,俾方便互相監視,以防他們私通大陸親友或跑回大陸、動搖了反攻大陸之根基;所以他們跑到美加留學再想盡辦法落籍美加也是方便和大陸親友通信,甚至假以時日再把台灣父母接到美加依親、再伺機回大陸探親;這就是早期的眷村文化,不只低階軍人如此,連高階的如李煥女兒李慶安、馬鶴凌兒女馬以南、馬英九都是如此這般,所以心懷「月是故鄉明」常存這種故國故園情的人若要他們愛台灣是不可能的,他們嘴巴愛台灣是為了騙錢騙權的,六十多年過去了,這已是變成一絲不苟、一成不變的眷村文化,全台皆然只是台北特別多,蓋當年蔣介石把逃到台灣之精銳部隊全部聚集在他的四周,由總統府附近逐向外擴散,就像明清兩朝皇帝將全國美女全部選秀聚集在北京城內,皇帝選剩的就由皇弟們在挑選為福晉,皇弟們選剩的再給皇家貝勒們在挑選,如此一關一關挑選下去,最後全國美女都群聚落腳北京城,所以北京美女特別多。

台北市從沈葆禎奏請慈禧太后興建台北城到日本政府在此興建總督府,到國民黨敗逃台灣將總督府升格為總統府,台北市就變成台灣政治、文化、教育、經貿之中心,所以台北市之達官顯要、大富巨賈很多,國會議員、地方議員、中央委員很多;在南部鄉下一個上校就了不得的不得了,在台北市是上校、少將騎著腳踏車滿街跑或提著公事包東逛逛西晃晃,一點軍人威儀都沒有;幾乎全國手握大權的文武百官都聚集在台北市,這些人也是商人最喜歡巴結勾結之對象,所以台北市之政風特別差,還從台北的營建署流傳到桃園縣政府,從行政院流傳到高雄縣,所以只要台北市之貪腐整肅乾淨,台灣的政風就好了一大半,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風行草偃」「風行景從」,中央政風不佳影響到首都更影響到全國;柯文哲現在雷厲風行搞肅貪、勤儉、負責,像李光耀在新加坡推行的「效率、肅貪、透明」一樣,只要柯文哲把這些搞成功了,台北市的文化就改善了一大半。

2012年蔡英文在總統大選時推出「台灣共識」,在台北很多人不懂甚麼是「台灣共識」,甚至否定「台灣共識」,還有一大堆外省逃台份子尤其是黃復興黨部還嘲笑蔡英文是空心菜,這些人的台灣文化素養或台北文化素養真的太差了,應該每週定期補上「台灣文史」課程,讓他們多了解一些本土文化;所謂「台灣共識」就是民主、自由、人權,而這些也是黃復興黨部比較陌生的東西,難怪他們不了解甚麼是「台灣共識」,柯文哲應該像「莒光日」一樣在電視上辦電視教學教這些人多了解「台北文史」與「台灣文史」,以建立柯文哲市長當選時講的「ONE-CITY ONE-FAMILY」,要改變首都文化要從改變國民黨和黃復興黨部的貪腐文化開始,否則台北市這個FAMILY就很有問題,因為這些人對「民主、自由、人權」之認識太少了;而且台北市的「民主」是受到大財團(包括國民黨和連戰家族)、大富豪、大軍閥、大官員甚至大學閥、大媒體嚴重影響與左右的「民主」,不是盧梭和亞里斯多德講的「民主」,台北市和新北市的貧富差距太大了,真正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太少了,難怪這些外省權貴、大富巨賈及國民黨人不知甚麼是「民主、自由、人權」,實在該多加強教育。

柯文哲要加強的市民教育還有如李光耀推行的「雙語教育」,要建立台北市為國際化大都會一定要推行「中英雙語」教育,讓外國人的台北行能賓至如歸;早期台北也有「日華雙語」教育,所以早期很多日本人喜歡到台北經商旅遊、因無語言障礙,惟外省人政府在二戰時被日本人打得七零八落有如「落花流水春去也」,為了避免晚上睡覺做惡夢故將日語「做掉」了,現在日本商人遊客都少了卻換來一大票中國遊客,台北市的國際化就向後轉了;「國際化」「全球化」是一股無法阻擋的潮流,台北市和新北市甚至六都都要順此潮流前進,所以都要學李光耀推行「雙語教學」,首都更應起領頭羊之角色。

台北市開市已超過一百年,經過大清帝國和日本政府及國民黨政府之經營,已建立根深蒂固的多元性文化,這些多元性文化有優質的也有劣質的,柯文著執政後應該去蕪存菁、捐棄貪腐、俾建立優質的首都文化;昔日上海租界公園門口曾有掛一牌子曰「禁止中國人和狗進入」,這是因為狗和中國人進去會隨地大小便,讓外國人噁心而觀感惡劣,民族主義者以此攻堅外國人藐視中國人,其實中國人要反省自己為何有此不堪的劣質文化,其實這種文化在三十年前吾人初到北京、上海時還常遇到,更甭談論民國初年的租界;港英時期到香港絕看不到有人亂吐痰亂丟垃圾,1997年以後這種現象越來越多了,而且這些人絕大部份是大陸人;中國大陸人喜歡亂丟垃圾亂吐痰是聞名的、而且也形成一種文化,但這些人到新加坡保證不敢亂吐痰亂丟垃圾,因為那是新加坡文化,在新加坡亂吐痰亂丟垃圾不但要重罰而且會被瞧不起,不管你老兄是中國人、印度人、馬來人、緬甸人、巴基斯坦人都一樣;李光耀在建國之始即因中國人(佔新加坡人口近八成)和其餘的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緬甸人(馬來人較乾淨、每天拜阿拉五次之前都要洗手拭身)都不愛乾淨喜歡隨地吐痰亂丟垃圾亂大小便、故而訂下重罰罰則,因而建立新加坡整潔乾淨衛生的文化,現在新加坡是全世界最乾淨的國家(城市)之一。

所以習慣是可以改變的、文化是可以建立的,柯文哲也可以仿效李光耀推行乾淨衛生整潔的城市文化,台北市雖不算是世界很髒亂的城市之一,但也非名列前茅的乾淨衛生整潔之城市之一,台北市努力進步的空間還很大,柯文哲是台大醫院名醫出身,雖非公共衛生之專業,但亦堪稱醫藥衛生之專家,搞城市衛生工作應是不離老本行太遠,吾人希望柯文哲市長老弟發揮一下專家專業專長,把台北市治理成比新加坡還要乾淨的城市,建立台北市的新文化,庶幾不辜負85萬市民選出一位醫學博士市長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