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跟柯P共事,「好酷」!—從戴季全專訪探索柯文哲的領導密碼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4.01 00:00
很多人對他出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有意見;任命他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做不好就換掉!」

人事案不為所動。

又有負面批評。他忍不住了,寫了一千字的心聲說明,Line給柯P。

「悠遊卡有很多事要做,準備好來跟我報告。」柯P的回覆乾脆直接;其他風言風語,沒說任何話。

「跟這個人做事很酷啊。不用跟他囉嗦,就是去做,然後拿出成績就好。」競選期間擔任柯P網路部負責人,算是勝選「功臣」之一的戴季全,透露了柯P高民調的領導秘密:「他就是目標清楚,不用去管那些雜音。」

就任兩週,網路界奇才戴季全今早在「蔻蔻早餐」電台節目中,暢談與柯P結識、打選戰,到最近接下台北市悠遊卡公司董事長職位以來,與柯P共事一年的感受和觀察。

他的訪談,提供了探討柯P民意支持度不墜的神秘魅力的極佳途徑;也可以深入了解所謂「柯團隊」的核心精髓。

以下是專訪實況錄音—HitFM聯播網「蔻蔻早餐」人物專訪20150401和文字內容:

與柯P共事淵源、如何面對批判?

蔻問:你的爭議都來自於曾經擔任柯P的網路部負責人,有酬庸的嫌疑。當時你是主動去要求加入柯P陣營嗎?

戴答:一開始是柯P先來接觸我,而且也不是談網路部負責人的事情,是想要了解在台灣或台北創業有什麼困難。印象中那是去年三月的事情。

蔻問:那這段時間你怎麼度過心情上的震盪?

戴答:這其實給我機會去檢查過去幾年哪些事情做得好,哪些事情做不好。做得不好以後又要怎麼預防?

蔻問:人家都會說戴季全為什麼敵人這麼多,這是真的嗎?

戴答:我覺得我做的事情蠻衝的啦。很多的事情一衝就會有破壞,或是給既得利益者造成壓力。所以我這幾個禮拜的心境就是覺得還是要回到初衷,就是有些事情該要更好,就要讓它更好。如果為了不要傷害到某些舊的,假設我能夠確定這個風險值得去冒,我就去冒了。

與柯P相處、共事的撇步

蔻問:對於外界種種指責,柯P有跟你談過嗎?

戴答:我一直都想跟他好好談。我還發了一個一千多字的line給柯P,跟他解釋說明。結果他只回一句「悠遊卡有很多事要做,準備好來跟我報告。」你就會覺得跟這個人做事很酷啊。不用跟他囉嗦,就是去做,然後拿出成績就好。他就是目標清楚,不用去管那些雜音。

蔻問:你跟柯P已經共事一年了,跟他一起做事的撇步是什麼?

戴答:其實就直接,不要繞來繞去。犯錯了就兩個原則,「現在怎麼處理?」跟「怎麼預防下次發生?」。

蔻問:柯P說事情做不好就把你幹掉,你壓力不大嗎?

戴答:這早就習慣了,選戰期間他不就這樣嗎?我其實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我覺得那是很合理的事情。

連勝文可能有涉弊案嗎?

蔻問:柯P現在手上面對了五大弊案,而連勝文曾擔任悠遊卡公司的董事長。我不能免俗地問,悠遊卡公司有類似的趨勢嗎?可不可能被抓到有弊案?

戴答:我是從近的開始瞭解起,還沒檢查到連勝文時代的事情。而且我們主管單位是金管會,他們在財務上的檢查稽核都非常嚴格,可是說是過度嚴格。這讓我理解為什麼悠遊卡沒有發展到我在外面看的時候所預期的規模。我可以理解這樣過嚴的態度啦,是為了因為這是全民的資產,只要我們後面陸續溝通讓監管合理就好了。目前我沒有看到足以稱之為弊案的東西啦。不過連勝文在悠遊卡之上又成立了一個控股公司,所以市府在遴選的時候才決定把悠遊卡公司跟控股公司兩個獨立出來。以前是同一個董事長,都是由連勝文兼任。

兩個董事長的優缺點

蔻問:那分開的話,有什麼好處,有什麼缺點?

戴答:缺點的話大概就是增加人事成本,可是我覺得大家還是要看它的價值。那個價值在公司治理上、投資專業上跟悠遊卡經營專業上,我的觀察是我跟林董可以分別就投資跟營運的角度來討論能跟轉投資的公司有什麼綜效或是合作策略。一方面可以避免本位主義,二方面公司治理也比較透明。

蔻問:那麼控股公司所能夠發展的業務就很廣欸,何況你們還有五千萬張悠遊卡的大數據耶。

戴答:對,但是個資上面一定要保護消費者的隱私。就連我進客服中心都要列管登記,所以沒有那種一通電話就拿到個資的事情。

蔻問:你現在年薪五百萬,那麼當年連勝文有兩個職位不就是你的兩倍嗎?

戴答:其實沒有。其實有個質疑點就是他一份薪水做兩份工作,據我了解是這樣子。

年薪五百萬的爭議

蔻問:那你現在年薪不就比柯P高囉?

戴答:我也有想過要不要跟柯P談談,要不要顧及社會觀感,但據我側面了解也不是柯P能夠決定的。這些薪水其實是董事會決定的,過程是非常嚴謹的。

蔻問:可是外界會眼紅啊。

戴答:柯P也常講,如果只拿得香蕉,就只請得到猴子。這個是一體兩面嘛。我寧可大家去檢視我創造的價值跟績效。如果真的不滿意,就像柯P講得一樣,把我幹掉,這樣我也甘願。這個問題我不是不願意討論,只是我發現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我是被決定的。

個人的長處?

蔻問:跟連勝文相比,他有人脈又有知名度,你覺得你有什麼樣的優勢?

戴答:我沒有關係可以靠,也沒有很好的背景。我不是說這些不好,只是盤點我自己而已。這樣盤點之後就發現自己能倚靠的就是一般年輕人可以倚靠的,就是努力跟專業。你可以靠柯P幫你解決合理的問題,但你不能靠他解決政治或是施壓。他不吃這套啊。

悠遊卡公司的治理

蔻問:悠遊卡為什麼要有押金呢?這些錢又去哪了?

戴答:其實卡本身就超過一百塊了,所以押金只是提醒民眾不要亂丟了。這些押金也是由金管會高度監控,那些不是我們的自有資金,我們不能任意動用。所以這一百塊其實不是問題。

蔻問:那押金會漲價嗎?柯P難道不會說一百塊不夠成本,那就要提高押金嗎?柯P是這麼將本求利的人。

戴答:短期不會。如果要漲價的話我會提報董事委員會。那妳假設的柯P想法,基本上不會發生。有些歷史性問題會隨著技術演變而自然消失。妳看未來虛擬卡記名跟虛擬化之後,手機也可以進出閘門,就連卡都不需要了。

蔻問:如果弄成手機的話,成本誰來吸收?

戴答:其實這幾代新的手機都已經開始安裝NFC晶片,所以消費者買手機的時候就內建在裡面的。

未來發展法規技術是關鍵

蔻問:所以你接手悠遊卡公司之後,第一個發展就是可以用手機過捷運囉?

戴答:這個可能要花點時間來解決。法規是一個問題,技術上也是一個問題。法官上由金管會管制。技術上,台灣高速網路的基礎建設還沒有好到可以支援讓手機支付。而且這應該說是我最終極的目標。現在悠遊卡已經超過五千萬張,已經足夠普及了。所以短期目標而言,我們可以再增加交易額跟交易品項。

蔻問:不是都用晶片嗎?怎麼還需要網路?

戴答:悠遊卡晶片在感應之後還是要把資料送回伺服器,所以手機也要連上網路。

蔻問:這樣就可以用來理財囉?

戴答:沒有到理財,只處理貨幣交易的功能。

蔻問:那手機支付要多久才能實踐呢?

戴答:會努力啦。我禮拜一才跟一卡通王董事長碰面,因為北高捷運未來也是要同步的。我也去金管會溝通過了,他們的態度也都是開放的。

蔻問:那你們會精簡人事嗎?

戴答:我覺得未來是專業導向,該加就加,該裁就裁。

智慧城市僅目前目標

蔻問:你擔任悠遊卡公司的董事長,有什麼目標?有個智慧城市的目標嗎?

戴答:我其實已經在跟柯P還有內部溝通。我說悠遊卡其實是the key of the smart city。智慧城市無論是物聯網也好,還是怎樣,要能夠辨識每一個物體、每一個人。所以現在悠遊卡是用來辨識你可不可以進出捷運站,後來可以辨識你錢夠不夠買東西。未來,在記名的前提下,讓市政服務數位化,整合在市民的生活裡面,這是我們的終極目標。局處的整合會透過資訊局,那我們就是把硬體跟軟體環境準備好。

另外,悠遊卡有很多這個城市脈動的資料。在保護使用者隱私的前提下,把這個城市的脈動展現出來。這樣就可以看得出,比如說這邊停車場位子總是空的,那就不要再蓋停車場了。我們可以根據事實來做決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