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台灣首位盲眼房仲 高豪聰的拚搏人生

中央廣播電台/沈雅雯 2015.03.27 00:00
如果要買賣房屋,你會願意委託給一個眼睛看不見的房屋仲介嗎?台灣就有一位視障房仲,他雖然雙眼失明,銷售業績卻相當亮眼。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帶您一起來瞭解台灣第一位視障房仲--高豪聰的故事。

◎明天醒來 視力會不會變好?

在一個下著綿綿細雨的午後,走進有著醒目招牌的房屋仲介門市,有個人戴著耳機,正在與客戶通電話,這是一個尋常的下午,唯一引人注目的是,這個人,他的眼睛看不見。

沒錯,他就是台灣第一位盲眼房仲--高豪聰。

高豪聰:『(原音)我是中途失明,小時候檢查被醫生定義為先天性弱視,我在國中的時候發現眼球震顫跟視網膜病變,視力就開始慢慢地變差。』

高豪聰對自己的過往侃侃而談,樂觀而開朗。回想起國三那年,他因為視力衰退,連貼近看考試卷上的字都會看錯,國中畢業後就沒有再升學,留在家裡幫忙工作。

一個原本看得到世界的孩子,慢慢地,被上天一點一點剝奪了他的視力。

高豪聰:『(原音)我那時候常常祈禱、常常祈禱,祈禱眼睛會好起來,可是它只會讓我更失望,因為視力就是會一下一下掉下來,所以有一天我就再也不去想眼睛會好起來的事情,不要抱期望就不會有失望,還是面對現實吧,它就是會慢慢變差。』

面對現實吧。歷經不斷的失望與挫折,高豪聰決定和逐漸失明的自己好好共處。聽說盲人可以學習點字來讀書,他想去學,母親卻大力反對。高豪聰:『(原音)我就想說如果學點字,我就可以看書,我就想要來學點字,那時我的母親其實是反對的,因為她其實不太能接受我眼睛看不到的事實吧!她也不太希望我去上班、她說她可以養我,她覺得我在家就好了。我跟她說,可是我希望靠我自己,因為我覺得我媽媽沒辦法養我一輩子。』

◎永遠的一天:我偷跑了

母親保護的羽翼終究沒有關住豪聰的心,20歲那年的某天,他偷偷跑出家門。

那一天,改變了他的一生。

高豪聰:『(原音)那時候我其實是偷偷跑出來學點字,那時候我也沒有公車票,我就自己走路,從文山區景美走到和平東路三段,那時候愛盲基金會在和平東路三段,我大概9點多出門,走到那邊已經11點多,我是一路問路過去的,我去到那邊他們已經要下課了,他就說,唉,我們已經要下課了,那你下個禮拜再來。』

憑著模糊的視力,好不容易走到了愛盲基金會,他不想就此放棄。

高豪聰:『(原音)我聽說還有一個地方叫做伊甸基金會,但不知道在哪邊。我問了說在八德路三段,我就一路又問路,從那邊走到伊甸去。當然中間實在有點累,因為我在問路,有人幫我招公車,我就上了車,我跟司機說,不好意思我沒有錢,旁邊有人幫我付了10塊錢。然後到那邊大概3點多,那時候教點字的老師姓鍾,因為那時候也不是上課的時間,我瞭解了一些之後,我又從八德路三段走回景美。』

就這樣,跌跌撞撞、不斷問路,持續摸索的他走進了一個新世界。因為知道自己的視力不斷在消逝,高豪聰拚了命地學習,好迎接全盲的生活。他學點字閱讀、拿手杖定向行動,學習盲用電腦、點字編譯課程、刮痧拔罐、針灸、按摩甚至算命,那段日子裡,一個禮拜有4、5天都在上課。高豪聰:『(原音)要更加努力學習,人家眼睛看得到的人一目十行,你眼睛看不到又不想學,就會被社會淘汰』

努力學習,換來了一身技能,豪聰陸陸續續做過不少工作,靠自己的能力賺錢。

◎我是房仲 我看不見但我很努力

一向對房地產有興趣的豪聰,在偶然機會下修讀了不動產經紀人的課程,讓他興起了當房仲的念頭。於是他積極打電話聯繫住家附近的仲介業者,對方也欣然同意,邀請他當面聊聊,但對方沒想到的是,半個小時後走進來的,竟然是個拿著手杖的視障者。

店東張重昇回想起那天,內心實在驚訝,畢竟在台灣房仲業從來沒聽過有視障的房仲。雖然張重昇決定給這個盲眼年輕人一個機會,但當時他的內心難道沒有一點遲疑?張重昇說:『(原音)有,當然有,但是那個遲疑其實很短,我覺得任何一個人他都有他可以成就事情的一面。我覺得從某個角度思考,每個人都有很多缺點,那豪聰我們現在只看到他視力比較差這個缺點而已;那反過來,他有的優點還有很多。你說第一時間的反應?我在想他看不到的這個缺點,我有什麼方式可以去協助他?讓他可以去執行售屋的流程,那這樣,他仍然是有機會成功。』

沒有歧視、沒有偏見,張重昇為豪聰打開了一扇大門。問題是,眼睛看不見如何當房仲?一開始,豪聰需要同事的協助,每次接到了新案子,同事可能會陪他看屋,先為他提點、介紹房屋的狀況,說明房屋的格局、採光、通風等等,每個案子,豪聰都牢牢記住了。張重昇說:『(原音)他的腦袋跟一個資料庫一樣,就是你input的東西他都記得很好,反而我們明眼人有時候看的房子看過2次都還不見得記得牢。他呢,只要去一次,同事有跟他做描述,他腦袋就很清楚,包括坪數、方位、座向、採光各方面,介紹案子的時候都有模有樣,能夠切中要害、內容都講得很正確。』

除了第一次看屋需要同事協助外,豪聰對於其他的資訊蒐集及客戶溝通都游刃有餘,他也能夠使用盲用電腦、手機、通訊、語音軟體或是面談來完成;至於交通問題,他輕鬆地說,「在台北,捷運、公車、計程車都很方便」。事實上,或許是因為受過定向訓練,豪聰對台北的道路相當熟悉,地圖就畫在他的心裡。

那麼客戶呢?能接受這樣的房仲嗎?張重昇說,客人一開始多半會相當驚訝,甚至會不斷追問「你真的看不見嗎?」但實際跟豪聰接觸後,不少客戶都願意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機會。高豪聰:『(原音)我說我真的看不到,可是我很努力幫你找客人。』

張重昇說,對於房仲必備的掃街、發廣告傳單等客戶開發工作,豪聰根本做不來,客戶來源相對也就少,但是他很細膩用心,甚至比客戶還瞭解他們自己的需求,所以即使客人不算多,成交率卻很高。張重昇說:『(原音)豪聰經過一段時間的跌跌撞撞跟嘗試,我覺得他現在也摸索出他自己的一個成功模式。應該是說,我的客人可能沒那麼多,我開發的案子可能也沒有那麼多,可是我只要有1個案子、2個案子,1個客人、2個客人跟我接觸上了,我就能夠用很深度的服務讓他成交。』

入行2年,豪聰的業績表現亮眼,去年是該店的總冠軍,今年第一季還沒結束,已經有好幾個案子要成交。

◎骨氣與樂觀 一路支撐

房仲這條路,即使是看不到,豪聰也勇於去闖。20歲那年從家裡偷跑出來的年輕人,走出了自己的路。

他的成功,除了有旁人的協助外,他那股不服輸的骨氣也一路支撐著他。高豪聰說:『(原音)我以前國中的時候跟我媽媽去逛街,有時候路上都會有趴在地上行乞的人,那時候我就覺得我以後不管怎麼樣,一定要自己賺錢,我絕對不要像他們一樣,所以當我眼睛看不到的時候,我也是這麼想,我不要靠別人的施捨。也許那樣很容易吧,可是我覺得人要有骨氣。』

眼睛看不到,生活難免比一般人有更多挫折與艱難,豪聰的因應之道就是把它忘掉。高豪聰:『(原音)我常常很健忘,我很容易忘掉不愉快的經驗,有的人說這是一種逃避,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去回想那些不愉快,甚至包括生離死別。』

高豪聰的故事讓我們看見一個視障者勇於跟生命拚搏的精彩人生。失去視力也許是一件巨大的殘缺,但是如果社會上有許多人願意接納、給予協助,再加上自己的不放棄,眼前的黑暗便不再會阻礙前行的腳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