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欣音樂專訪:搖滾英國見聞錄 (中) - 馬世芳

欣傳媒/ 2015.03.25 00:00
阿哼

重頭戲來了!

上集最後提到倫敦的搖滾景點,但那是行程尾巴的事情了。扣除掉第一天的飛行,第二天的古英國之旅,從第三天開始,團員會先到達利物浦參加國際披頭週:「我們會先到利物浦再到倫敦,所以國際披頭週的部分會是今年的重頭戲,今年排的表演場次比過去都還要多。國際披頭週的表演有兩種形式,一種是主題性的,規劃好的,特別場次的演出,另外一種呢,是有好多好多樂團就車輪大戰,輪流上去表演,同時還有好幾個舞台。這兩種演出我們都有安排。」

今年的國際披頭週有許多的驚喜,「除了Donovan會有一場個唱,還有一場演出是在Bomb Up Church,就是被炸掉的教堂。那邊年久失修,加上利物浦經濟不太好,所以有聲音說那邊要整個剷除掉,或說要關閉。那保羅麥卡尼曾出面呼籲說那是利物浦人共同的回憶,希望能夠保留下來。於是他們就要在這邊辦一場演出,要是天氣好的話應該會是一場不錯的經驗。」

▲六零年代民謠歌手,Donovan的名曲〈Hurdy Gurdy Man〉

除了Donovan個唱與Bomb Up Church的演出,「今年會有一天是約翰藍儂主題之夜,因為他們每年會輪流向喬治哈里遜致敬,向保羅麥卡尼致敬,今年輪到約翰藍儂。然後會有兩場是車輪大戰式的表演,會一路演到凌晨,所以團員體力不支可以提早回去睡覺,要是玩得動的話可以一直在那邊待下來。」

這幾場特別的演出固然不能錯過,但也不該因此低估了致敬車輪戰的可看性:「我們每一年去看各種各樣的團表演都很有趣,像去年我看了幾組團,都不有名,沒聽過,但很厲害!其中有一組就挑了披頭歌裡最重搖滾的做組曲,〈Helter Skelter〉、〈Hey Bulldog〉、〈Everybody’s Got Something to Hide〉,乒鈴乓啷地一路狂飆下去,超爽。也有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改編,只用一把木吉他幹到底的。有女生唱,有男生唱,有拉丁美洲,有亞洲,有來自東歐的,有來自南美的、澳洲的,全世界的披頭致敬團都來了。隨時走進走出都可以看的到,蠻好玩的,有點像一個披頭博覽會。」

事實上,真正的披頭博覽會在最後一天,那就是The Beatles Convention。

「The Beatles Convention又是一個重頭戲,那個真的是要有很強的克制力才能不讓行李超重,不讓卡被刷爆。今年的披頭展,策展人就是去年跟我們一塊兒去了這個團。他在當時就買了很多東西,有一些就變成了現場展出的展覽品,包括一些1960年代一些珍貴的報章雜誌,包括他買到好幾本六零年代歌迷自己剪貼的簡報簿,還有約翰藍儂的照片,就放在〈Imagine〉那區。展區那張1971年的演出實況照,就是在約翰藍儂和保羅麥卡尼相見的會所買的,那會所剛好在展那個攝影家的攝影展,他所掛出來的照片都可以買,而且價錢都不貴。」

參團第五天是披頭週的最後一天,壓軸場The Beatles Convention從中午開始,此時團員就可自由逛街。身為披頭迷,到達此地自然而然會失去理智,必須戰戰兢兢地盤算價錢,「我去年買了一張《White Album》,猶豫再三,就上了臉書問大家要不要買,結果全部人就推坑說買買買,最後老婆說買吧,買完就不要再買了,我就買。買!」

在The Beatles Convention上會看到甚麼呢?「你會看到很多蒐藏指南上才會有的,珍貴的版本唱片。(唱片)掛在那邊真是漂亮啊,根本不可能買得起,包括甚麼親筆簽名照阿,買不起但看一看也很爽。不過像45轉小唱片,便宜的也很便宜,不到十塊英鎊,也可以買的到,也很好看,還有綠色的,透明的,買回來看也很高興啊。所以紀念品不用發愁沒得買,太多東西可以買了。」

站到真跡面前

行程最後一天,第九天,我們會去倫敦的Hard Rock Café。「Hard Rock Café很厲害,它的特色是每家餐廳裡面都會陳設搖滾樂手用過的樂器,穿過的衣服,手稿。都是真品,有的有簽名。在倫敦這間算是旗艦店,我們會去那吃飯,他的餐還不錯,吃飯的同時到處逛,金唱片阿、手稿阿,琳瑯滿目。」

如果你以為Hard Rock Café只是一個漂漂亮亮的搖滾主題餐廳,那未免也太小看他了。「過一個巷子,對面是他們的賣場,賣T-Shirt,賣衣服,賣紀念品。在裡面有一個地窖,地下寶庫。地下寶庫一定要有地下員工帶下去看才能去,底下是Hard Rock Café最珍貴的收藏。Duane Allman用過的吉他,Johnny Cash彈過的吉他,Kurt Cobain 彈過的吉他,David Bowie彈過的琴,Sting彈過的琴,John Lennon 的手稿…。」

如果你對搖滾史有些基本常識,看到這些名字大概已經腳軟了吧?「這些東西都是最最最好的,是他們真的在舞台上用過很久時間的。因為Hard Rock Café有些收藏是在一些慈善的場合,把吉他拿給他們(搖滾明星)摸兩下,請他們簽名,然後就算是用過的。但那個地庫裡面展出的樂器,都是那些樂手真的彈過的琴。B.B King彈過的… ,哎呀,我看到Duane Allman彈過的那把 Fender Telecaster,我都快要跪拜了!」

為什麼搖滾樂迷聽這些歌,知道了這些人,還要花一筆錢去他們的家鄉看看,對待那些用過的,舊舊髒髒的琴如同對待敦煌壁畫一般?事實上這不難理解,「每個真正迷過披頭四的樂迷都曾經幻想過有一天能去利物浦,但不是每個人都去的了,有些人一輩子也沒去成。但去過回來再聽他們的歌,感覺會不太一樣,你會知道,這些歌是在這樣的空氣環境裡面孕育出來,我們聽這些歌的時候可以自己幻想〈Penny Lane〉、〈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In My Life〉裡提到的地方。但是你去過之後再聽這些歌,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會不太一樣。」

當然,「並不是每個歌迷都非去不可,不去也沒問題,音樂仍然是屬於全人類共有的。但是既然這些地方都還保留著當年的樣子,踏進去就等於踏進這些歌誕生的場景,我覺得那會是每一個樂迷夢寐以求的時刻。每個披頭迷夢寐以求的時刻不就是站在草莓園的門前,親手去摸一摸那個鐵門?站到約翰藍儂童年住的臥房,呼吸他呼吸過的空氣?站在Abbey Road Studios前面的斑馬線,遠遠看著他們創造出改變人類文明史的唱片的那個地方?那都還是當年的長相,裡面的機器當然不同,但外觀還是原來的樣子。」

何必要參團?

許多人一定都會有個疑問,為什麼一定要參加這團?「自己去會有幾個問題,第一個是,自己去不一定會比較便宜,你可以自己排一個自助旅行的方案,全部的住宿、門票比照我們這團的規格,開出來的價錢一定更貴,不會比較便宜。尤其有的票不好買,有的地方只接受團客,不接受散客,Casbah就進不去。」

馬世芳拉出這團的特性,並舉了非常實際的例子作為應證解釋:「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參團,尤其是你們這一代的年輕人,而我自己也不喜歡參旅行團。現在大家上網比價買機票,自己訂住宿、行程很OK,我也常這樣幹,所以非必要我不會參團。但是這個團不一樣,首先,會來參加這個團的人,大家氣味相投,所以一路玩下來,大家會變成很好的朋友,不像有些團,團員彼此之間很跳Tone,那就痛苦了一點兒。」

也因為都是樂迷,倒也發生了很多特別的事:「第一次開這個團安排了逛Outlet的行程,大家出國總需要買一下名牌嘛,結果全部人投票表決縮減逛Outlet的時間,只要象徵性地逛一圈。大家希望早點到利物浦,早點參加跟音樂相關的行程,早點去看。結果大家Outlet一圈逛完,怎麼大家都沒有買甚麼東西,都在吃冰淇淋(笑)。買東西的人很少,你就知道這一團的性質是有點兒不一樣。」

接下來,馬世芳分享了很多和過去團員的相處與觀察,「去年謝宇威來參加這個團,也有後來去參加披頭四的義工,好幾個年輕人之前也來參加這個團,大家在一路上就有那種搖滾阿宅的氣,想去倫敦的Chinatown,找一個當年Led Zepplin錄音的地點。那地方早就不見了,變成一個中國餐廳還是什麼的,他就找到那個點要拍照片,可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就說『Led Zepplin在這邊路過一個什麼什麼。』連我也不知道。」

理解團客的獨特性,馬世芳和旅行社刻意安排了許多自由活動時間,尤其在倫敦。「去年的自由活動,有幾個人就跑去看《Let It Be》,披頭四的音樂劇。我看到那邊已經有點披頭攝取過量了。有的人跑去看West End的音樂劇,有的人衝Rough Trade買唱片,我還叫他幫我買了一件T-Shirt。」而倫敦的現場演出非常多,去年甚至有Bjork的演出,「但那票根本五分鐘就賣光了,根本搶不到!」

既然是自由活動,你想要去買茶葉也可以,「也有人選擇去逛博物館,逛美術館。我覺得也很好。倫敦有太多厲害的博物館跟美術館。我自己就去了National Gallery跟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還去了比較新的現代美術館,都蠻不錯的。我第一年去了Tate,也很厲害。」

暫別與回憶

「我明年應該要休息了,都已經連去三年,真的...有點累了。那今年要是開得成的話,就好好把這個團辦到好。那未來要不要再帶就未來再說吧,但明年我想,確定要休息了。」

今年是第三次出團,經過前兩年的帶團經驗,即使稱不上身經百戰,倒也有幾分心得,在第一次成團前,馬世芳實在也無法想像到底誰會來參加。「直到到了機場會合,慢慢一路大家聊才比較知道大家狀況是甚麼。」

除了景點,有些團員也讓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去年那團最有意思,因為去年那團有好幾個是第一次出國,大學剛畢業,而這團費不便宜,所以就等於是他們爸媽給他們一個畢業禮物。第一次出國就參加這個樣子的團,第一次在國外看演唱會。其中有一個妹妹她是推理小說迷,所以她去那個福爾摩斯的館就超High的,裡面所有東西她都知道,呵。書讀得很好,到哪裏看甚麼東西眼睛都瞪地大大的,很好奇,東看西看。」

「去年還有一對母女,她女兒眼睛看不見,但她是一個Rocker,她也有來台科大旁聽我的課,這次她是披頭展的義工。她也是超厲害的,我的書她讀得滾瓜爛熟,隨時可以引用我的話。我在哪裏寫過甚麼,那『老師你之前寫過是這樣那樣,你怎麼現在講這樣?』然後我只好回:『噢,是喔。』(笑)她媽媽就一路帶著她。她也體驗到了我們所有去的這些地方,她也去Abbey Road過了馬路,她也去呼吸了莎士比亞故居的空氣,她也聽了一場又一場的演出,我覺得她蠻屌的。」而去年原本要攜家帶眷,最後因為預算不足作罷的謝宇威,隻身參團,隨時隨地講笑話、問問題,在遊覽車上還唱歌給大家聽。逗地大家特別開心。

時間再往前倒,「前年第一次出團,有一個大哥,他這次也對披頭展貢獻很多,他有很多很多得唱片收藏,幾十年的收藏。我後來去過他家,那地下室就是他的地下寶庫,有好多好多的唱片與古董留聲機,從愛迪生時代的手搖到黑膠唱盤都有。有各種各樣的原版唱片跟翻版唱片,蒐集好多的東西。這次的展覽,我們要去蒐集好多的台灣七零、六零年代的翻版唱片,幾乎都是從他這找到的。那他那次去倫敦跟利物浦,他都趁自由活動時間跑去專賣店,買金唱片。」當年的金唱片會發給藝人(若是一個樂團的話,每個團員都有)、錄音師、製作人、錄音室,唱片公司,所以有時候會有不慎落單流出來的,被收在專賣店裡。這些金唱片「很重很貴,他很高興地一路拎,一路抱。」

(全文未完,下集將是完結篇。)

【披頭四朝聖之旅】

馬世芳帶你朝聖披頭四,倫敦、利物浦10日遊,行程介紹。

馬世芳勸敗文:人生苦短,圓夢趁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