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解析公民社會力量元素【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3.2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自從洪仲丘在軍中被一些不良夭壽長官操死而引發一連串的公民社會運動至去年318學運「百萬雄師過大江」達到最高潮,及至去年年底的1129九合一地方大選國民黨大崩盤「吊」在懸崖邊,有如毛澤東所講的「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一片汪洋都不見,知向誰邊?」;國民黨面臨1949年以來最大的慘敗,民進黨亦打了一場建黨以來空前未有的大勝利,尤其是無黨無派的柯文哲醫師不但將首都天龍國中國民黨的三十萬基本鐵票連根拔起還大贏台灣第一大政治世家連戰家族二十五萬票以上;於是乎民進黨和公民社會組織都像吃了麻啡似的瘋狂興奮異常,以為自己天縱英明、替天行道,因此紛紛跳出來組織新政黨或投入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現在已組織成立的新政黨有由國民黨出走的徐欣瑩立法委員和她弟弟台北市議員徐世勳組織的「民國黨」,還有名律師林正峰籌組的「時代力量」以及正在醞釀中的有台大范雲教授籌組的「社會民主黨」,另外目前內政部已登記268個政黨中也有很多正在蠢蠢欲動見機行事、甚至準備順勢「海撈」一些,反正只要能撈到一席立委就能參加朝野協商、就能杯葛政府的法案、政策與預算,就能在國會耍陰耍狠,讓如馬英九政府一般無能、無用、無作為的部會「剉冽等」,這種以小博大、以小賭大、扮豬吃老虎的把戲只要稍有政治籌碼的或對台灣懷有宏大抱負的政治家、「宇宙大覺者」都會大覺大悟的跳出來,「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毛澤東詩詞)。至於民進黨內的立法委員初選已殺得難分難解、刀刀見骨、血流成河,好像只要贏得黨內初選就保證進了國會當偉大的政治家,民進黨真的被去年底地方大勝利沖昏了頭,只見「江山如此多嬌」、不見「雄關漫道真如鐵」,不見國民黨的陰狠手辣、欺世盜國;民進黨人要記取「宇昌案」的「靖康恥、猶未雪」,國民黨未滅、黨產未清,連戰家族不明來源價值連城之財產未交代清楚,台灣的公平正義未迴轉,民進黨人都要負起搶救台灣之天職,切勿認為天下已是曩中之物,國民黨隨時會夾其龐大黨產回來「收購」江山或再以更陰險的「宇昌案」來欺騙選民,所以民進黨人絕不能得意忘形。這當然也包括愛台護台的公民社會組織。

去年九合一地方大選之結果其實可以作如下較詳細之分析: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就是馬政府施政績效太爛了、馬英九和吳敦義太虛偽太不老實了,以致民心思變,這個大問題筆者已經敘述甚多,不再多做贅述了。

第二是柯文哲現象,柯文哲當然是一個很傑出的台大醫院醫師兼台大醫學院博士級教授,但要有機會出現創造「柯文哲現象」之前提要民進黨禮讓,猶記在蘇貞昌還當民進黨主席時是要柯文哲加入民進黨參加黨內初選機制的,但柯文哲認為這樣又回歸到「藍綠對抗」,在台北市基本盤藍大於綠之環境下,像蘇貞昌如此政績顯赫的大政治家都選不過外省軍頭子弟能力超差勁的郝龍斌,所以柯文哲醫師認為一回到藍綠對抗也無勝選把握了,因像謝長廷、蘇貞昌兩位前行政院長之大政治家都敗於天龍國的黃復興黨部,連陳水扁都敗於古今中外最無能的總統馬英九了;後來蔡英文上任民進黨主席,同意兩階段提名制度,柯文哲才有出線機會、並組織「在野大聯盟」在民進黨的全力協助下拿下85萬票打敗連勝文大少爺,讓連家變得非常灰頭土臉、家風盡衰;若稍微分析一下柯文哲的85萬張選票結構,民進黨應多於50萬張,國民黨少於15萬張,真正所謂中間選民的公民團體選票約20萬張,所以沒有民進黨支持柯文哲還是選不出多少選票的,而這最關鍵的就是蔡英文主席、因為她的宏遠眼光與宏觀調控的擘劃讓柯文哲結合民進黨與中間選民的公民社會第三勢力再加上一些國民黨改革派人士、大家團結一致痛宰連家大公子;而再集中全民進黨力量攻打台北市以外的江山,蔡英文這一偉大戰略是去年1129九合一地分大選大勝利攻下大片江山之主因;而連家大公子就是第二關鍵人物,如果連勝文真的是大連艦隊而不是一隻病貓,如果是換成丁守中和柯文哲PK,柯文哲是否還能贏的這麼輝煌、打一場這麼光榮的革命戰爭就很難說了;所以蔡英文的禮讓與連勝文的不堪一擊,再來是連家龐大家產難以向社會交代,造成柯文哲的偉大現象,這現象還外溢到全台各縣市,害很多國民黨縣市長都莫名其妙的馬前失蹄、痛失江山,尤以桃園縣長吳志揚為是。

再看去年318太陽花學運受到全國七成的民眾之肯定,其中民進黨約佔四成、國民黨約佔一成,國、民兩黨以外約佔二成;大家別忘了當學生長期佔領國會議場時有多少民進黨立法委員輪流在議場外守護,當學生攻進行政院時有多少民進黨的主席、前主席、前行政院長、前政務官和立法委員守護在行政院外的庭院廣場,這些民進黨的「大仙仔」守護著整場的太陽花學生運動,讓整個318太陽花學運也受到全國人民甚至全球觀眾之注目,這裡邊有很多民進黨甚至台聯黨的守護與保全,讓馬英九政府的惡性稍微收斂一些,公民社會組織不要輕忽泛綠陣營的「鼎固革新」之功;318學運不是只有青年學生的熱血澎湃激發出來的,它可說是反國民黨勢力、反馬英九陣營團結合作的協作作品;如果扣掉民進黨和國民黨改革派還有多少第三勢力的發展空間實是很好算出來的;2016年的總統及立委選舉,民進黨應會團結在蔡英文領軍之下攻城掠地,應不會有跑票跳船的,甚至還會吸收一些西瓜派的票;至於國民黨的改革派選票應會被徐欣瑩的民國黨吸走,這兩部份很少有第三勢力發展空間,這些是量變的問題;再來再探討質變的問題。

不論洪仲丘的白衫軍運動或318太陽花學運、反核四運動都是社會公益運動,而組黨參加選舉是政治自利運動,從社會公益運動到政治自利運動有很大的差異性;據美國的社會學者調查研究,整個社會約有八成公民會參加社會組織,包括職業公會、產業公會、工會、慈善團體、宗教團體、宗親會、校友會、同鄉會、體育運動協會、環境保護協會、音樂藝術協會等,但只有兩成參加政黨或政團,也就是說由社會團體活動要轉換成政治團體活動將削去六成的參與率,這是想利用當前非常激情的公民社會運動來打開政治版圖者之必須審慎思慮之問題。

馬英九的無能政府確實激發起強力的公民改革力道,激發起公民參選的熱潮,惟大家要記住總體戰略目標就是推倒國民黨,讓國民黨下野去反思反省、去痛改前非、去轉型正義、去黨產歸零、去擁抱社會弱勢、去遠離霸權財團、去追求真正的公平正義;國民黨不黨產歸零不痛改前非就讓國民黨當永遠的在野黨,這是最重要的大戰略目標,泛綠與公民社會力量及第三勢力一定要組織「進步大聯盟」,召開類似中共的「全國政治協商會議」,整合全台灣民主進步之力量,才能成功推倒國民黨,台灣人民才能過幸福快樂的日子。【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