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最近大熱的 Meerkat 難免有泡沫,但泡沫里空氣不錯

app01/TECH2IPO 2015.03.20 00:00
文章來源:Mashable,本文由TECH2IPO/創見王夢璇編譯兩個禮拜前我(原作者)還從未聽說過 Meerkat,而現在這個可以用 Twitter 賬號登陸的實時流媒體直播應用已經成為 2015 年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SXSW)大會上的寵兒。現在,我正坐在桌前,直播我在寫的這篇報道,當下正有 63 人觀看。Meerkat 并不是什么突破性的創新發明。還有其他類似的直播平臺比如 Google Hangouts 和 Ustream。這些平臺我都用過,但都不如 Meerkat 帶給我的狂熱、刺激和收獲多。到底是什么讓 Meerkat 如此與眾不同?或者說,它真的與眾不同嗎?這三個禮拜我一直在旅行,所以錯過了 Meerkat 的發布以及 Seth Fiegerman 激動人心的演講。取而代之的是我注意到人們在 Twitter 上對它的各種熱議,而且還都是我信得過且尊敬的人們。所以我費了好大勁,找到了這個應用,親測了一把。我在 Meerkat 發布的第一個消息是一段在我的辦公室再普通不過的環視。就像對所有新出現的社交軟件一樣,我一開始并沒有完全搞懂它。我可以看到有幾撮人在觀看我正發布的視頻(因為他們的頭像出現在了屏幕上),但是我并不能確定他們看到的到底是個什么畫面。過了好久我才發現,其實視頻的畫質通常還挺清晰的。當時我并沒有太在意這個應用,但由于它一直在我的 iPhone 6 上沒有被我卸載,還由于跟風心態,一個偶爾的機會我又點開了它。頂風作案幾天過后,我在 Apple Watch 舊金山的發布會上。通常我不會想到動用任何社交軟件來讓我的觀眾得以接觸現場。但不知怎地,在新聞記者準備登記入場的時候,鬼使神差地,我決定用 Meerkat 直播現場。網友們的回復簡直快到令人震驚。當我在會場中來來回回走動的時候,有好幾十人同時通過 Meerkat 在觀看。Meerkat 跟 Twitter 深度合作帶來的好處對我來說顯而易見。每一次我打開 Meerkat 準備錄制一段直播的時候,它都會自動同步到 Twitter 上讓我的粉絲同時觀看。就好像 Meerkat 在提醒我:「你在 Meerkat 上的一舉一動都能準確無誤地復制到 Twitter 上。」現在,我可以在屏幕上看到正在觀看我的直播的人數以及顯示著八個 Twitter 頭像的看客。最棒的是,屏幕的最下方會顯示來自 Twiitter 網友對我發布的視頻的回復。當我走在隊伍中時,我注意到還有人提了些建議:「快跟那人聊聊」,「問他這個問題」,「給我們看看那個」。后來,我把 Meerkat 領進了蘋果公司的演示廳(Apple Demo room)。這是蘋果公司專門為新聞記者和邀請來客設置的一個地方,以便有機會接觸新的產品。我從未從蘋果發布會的內部進行過直播,蘋果公司可能會發現我的做法然后把我攆出公司,這讓我尤為緊張。然而事實正好相反,根本沒人注意到我的 Meerkat 觀眾比普通大眾對 Apple Watch 和最新的 MacBook 有更早一步,也更近一步的窺探。該視頻已有超過 150 個同時觀看的訪客,是我目前點擊率最高的視頻。在 3 月 13 日的西南偏南大會舉行時,Meerkat 仍處于社會思潮的風口浪尖。在那之后,我決定要在西南偏南大會上用 Meerkat 錄像,并且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這個想法的人。進入泡沫西南偏南大會你不可不知的一些事情:這一切并不是完全真實的,尤其是互動環節。它已經被媒體和營銷給填滿。在 2007 年,使用社交網絡的參與者對 Twitter 的啟動起了很大幫助。從表面上看,Meerkat 可以說是西南偏南大會上繼 Twitter 以來最重大的事件了。但是,要不是因為可以和 Twitter 賬號鏈接,Meerkat 可能還沒現在一半火。正如我上面提到過的,Meerkat 會將你的消息生成 Twitter 消息來展示你的動態,在最近還有一個新功能,可以選擇自動關注你在 Twitter 上關注的人(不過我是絕對不會這么干的)。但 Twitter 后來禁止了 Meerkat 訪問 Twitter 相冊。當我前幾天向 Twitter 公司的人提及 Meerkat 的時候,他們看上去還挺能接受的,認為這是互聯網的一個高溫帶。Twitter 公司愛流媒體視頻市場簡直愛得不行,任性到把 Meerkat 的競爭對手(或者說是克星?)Periscope 給買了下來。在西南偏南大會后的幾天,事情發展得有點失控了。我發現我在用以前刷 Instagram 和 Vine 的時間 Meerkatting(沒錯,就是這個詞,不是「Meercasting」)。可能是因為我著迷于擁有實時的觀眾。我總是刷 Meerkat 的一個原因是它的技術方面做得很好。有時我用 4G 網絡刷,有時我用 Wi-Fi 刷,Meerkat 的后端對流媒體進行了很好的管理。當然,也有好幾次我的 Meerkat 卡到由視頻變成音頻,甚至顯示「網絡連接不暢」,也就是說我的流媒體停住了,但我還是沒有用過比這還好的流媒體。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好幾次我卡成音頻的時候,我的觀眾依然鼓勵我繼續下去。我在流媒體上發過西南偏南,GrumpyCat 等一系列視頻,我甚至將我的手機放進我的夾克口袋好方便我一邊打字一邊用我空出來的手拍照片,以此同步到 Meerkat 上。當周日我和 Mashable 的創立者兼 CEO Pete Cashmore 參加一場 Mashable Meerkat 見面會時,Meerkat 熱已經達到了一個白熱化的階段。整整超過一個小時,我們都徘徊在奧斯汀街道上,直播西南偏南的現場。我后來終于得以脫身,但好幾個小時過后,在 MashBash 的派對上,我發現 Cashmore 還在外面 Meerkatting。Cashmore 還在 MashBash 的酒吧直播了一個對 Meerkat 的 CEO Ben Rubin 的采訪上傳到 Meerkat 上,我簡直無法確定他到底有沒有讓自己休息過。所有的這些由相互競爭的媒體和新聞記者發布的 Meerkat 視頻最后都歸于一場體力競賽,看誰能占據 Meerka 排行榜榜首。沒錯,Meerkat 很有技巧地通過利用我們的好勝心,讓我們忍不住把一切想法想傳上來,哪怕是最差勁的靈光一現。在你的 Meerkat 和 Twitter 下方顯示了你的分數。你每發一次視頻,分數就會上漲(我上一次看到我的分數是 2000 多,而榜首 Mashable 的分數超過了 32000)。你在 Meerkat 上花的時間和你的看客數也是影響分數的關鍵因素。很快,在西南偏南大會上的人們積極地投身到沖入 Meerkat 排行榜的熱戰中。自從內容質量變得并不重要后,發布視頻的數量和視頻的壽命成了主要因素。喂飽社交狂魔我對 Meerkat 的狂熱讓我簡直沒有剩下什么再可以分享的東西了。你不能一邊直播視頻一邊拍照片,盡管你可以使用截屏,如果你不在意 Meerkat 界面上所有功能都處于屏幕最上方的話。謝天謝地,Meerkat 允許你保存流媒體——只是有時。我有一次在西南偏南的 Mashable 屋發現甜怪餅(芝麻街的一個藍色人偶形象,譯者注),我采訪了他關于 Meerkat 的話題,并在 Meerkat 上直播了。這一舉動透露出一種古怪的趣味,我認為是個很好的素材,應該做成視頻來分享。但不幸的是,Meerkat 只保存了我的流媒體很小的一部分。Meerkat 的制作公司——Life on Air 股份有限公司的市場經理 Ryan Cooley 承認無法保存完整的直播視頻是他們正致力于攻破的一個漏洞。遇到甜怪餅的那天后來,我 Meerkat 了霍克·霍肯跟 Left Shark(一位 3D 設計師根據流行天后 Katy Perry 表演中出丑的鯊魚裝舞者設計的一個 3D 模型玩偶,譯者注)扳手腕的視頻(是的,這是真的!)。正如大多數發布的 Meerkat 一樣,發布的視頻是截取了原本較長視頻中的一段。我把它保存了,用 iMovie 剪輯后發布了一個 6 秒的動圖發到 Vine 上。看到 Meerkat 幫我的社交應用內容變得日益豐富,這讓我很受激勵。Meerkat 能一直玩得轉嗎?正如我在西南偏南大會上邊走邊拍 Meerkat,并且對周遭的所有人以及正在經歷的所有事盡我所能地進行直播,我發現人們有不同的反應。有些人從未聽說過 Meerkat,另一些人躲避鏡頭,或者看上去有點嚇壞了。當我到達西南偏南的新聞記者派對上時,我遇到了無數的 Meerkat 用戶。我們開始互相拍對方然后直播到 Meerkat 上,我們拍得非常隨便,毫無內涵只為好玩。就好像一個泡沫里面又嵌套著一個泡沫,這不由得讓我好奇 Meerkat 是否能幸存下去,并在西南偏南大會之外壯大起來。早期的現象表明——是可以的。Meerkat 證明了一件事,這一類科技是可以火起來的。雖然 Meerkat 才剛出現,但其后的科技已經發展了好幾年了。Meerkat 是那種在紙面上看上去非常好,實際體驗卻可能非常糟糕的應用。但 Meerkat 的表現極少讓我失望過。從流媒體應用的起起伏伏中,我們可以看到如今正是移動寬帶的時代。每個人都有 4G 手機,到處都有可用 Wi-Fi。我們正處在為直播生活特制的環境中。現在這款應用在應用商店被列入最佳新應用排行。這可能會幫助 Meerkat 繼續它疾速的增長。但是,這并不意味著 Meerkat 的發展萬里無云。Twitter 估計只能在 Periscope 在平臺上安裝之前一直忍著 Meerkat 了。屆時,Twitter 會完全斷絕和 Meerkat 的聯立關系,留下的只是一個有趣的,但并不十分那么奪人眼球的社交性實時流媒體視頻平臺。在媒體泡沫之外,Meerkat 最近公布只有十六萬用戶(但聲稱每天有 20% 到 30% 的增長率),想要成為主流應用恐怕還得經歷一番摸爬滾打。青少年是新興社交軟件發展的一個主要推力,他們似乎更喜歡分享短視頻。如果 Meerkat 想在青少年這個區域增加用戶數量,它要找的合作伙伴應該是 Tumblr。現在,我在西南偏南大會的 Meerka 媒體泡沫之外喘了一口氣,得出 Meerkat 并不是另一個 Twitter 的結論,但它也不是另一個 Highlight(西南偏南大會曾經的一個應用寵兒)。直播流媒體想在社交媒體中尋求觀眾,很明顯是聰明的一招。如果 Meerkat 失敗了,總會有別的應用替代上來。資料來源:tech2ipo創見原文刊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