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未麻之部屋》與另一個自己談談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3.19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許翀豪

成長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道不得不經歷的坎。在我們成長的過程中,你是會留戀、守護過去的歲月年華,還是大方地張開懷抱、迎接不可預知的未來?這想必是絕大多數人都會面臨的一次取捨,也是未麻正面臨的一個抉擇。

1998年上映的日本動畫電影《未麻的部屋》,講述了主人公霧越未麻一段驚心動魄的經歷。她原本是一個偶像團體的主唱,在事務所的安排下轉型去做演員,自此開始不斷收到恐嚇信,身邊的人接連被害。她甚至看見了另一個自己,穿著偶像團體的衣服游離於自己的視野之內。最終她找到了殺人的真凶,消除了心頭的憂慮和困惑,整個事件也真相大白。充滿想像力的蒙太奇、夢境與現實令人眼花繚亂的交叉剪輯和對主人公內心世界的細膩刻畫是這部電影為人所稱道之處,而我們將在這裏通過本片探討對過去與未來的態度和抉擇。

影片中未麻原先的職業是偶像明星,是一種相對單純和幼稚的職業,擁有潔白無瑕的美好形象,如同成熟之前無需顧忌、無需憂愁的童年。從導演為“偶像未麻”設計的以白、粉為主色調的服裝上便可以看出這個職業在片中承載的純潔、懵懂的寓意。與只用整天唱唱跳跳的偶像相比,未麻轉型之後去做的演員這一職業無疑是充滿著複雜與險惡。大尺度的強暴戲份、極盡裸露的寫真照片,都給“演員未麻”加上了“色情”、“墮落”的標籤。這種極大的反差給未麻的內心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和壓抑,使她忍不住懷念過去貞潔、純潔的自己,進而抗拒、厭惡乃至憎恨現在的未麻。這為之後未麻產生看見另一個自己的幻覺埋下了伏筆。

我們不妨把未麻幻覺中的那個穿著偶像服裝的未麻理解為她潛意識中對過去的懷念與守護。成為演員後的未麻,不僅僅失去了偶像的身份,更失去了作為偶像時所擁有的清純與美好,而後者更加令人心痛。之前苦心營造出來的明星形象一夜之間被打上了“色情片主角”、“性感女演員”的記號,如同原本潔白的玉被滲入了污穢和渾濁。在當今的娛樂圈,藝人們倘若出了一些或大或小的負面新聞,其形象必然是大受打擊的。相比起痛心疾首地呼喊“當年純真的XXX已經死了!”的粉絲們,身陷輿論風波的藝人更加想要挽回顏面、重塑形象,本片幻覺中出現的“偶像未麻”便是這樣一種心理的具象化。“這就是你希望的工作?真是爛斃了!”“沒有人會喜歡你!你被玷污了,被玷污了!”“果然偶像歌星還是要唱歌才好”……這類非常像人物內心獨白的話並非現實中的未麻本人說出來的,而是通過“偶像未麻”來說。這種處理手段相比於單純獨白要更有情感上的衝擊力,令觀眾深切地體會到未麻心中對過去的執著懷念和對現在的妥協和順從的相互矛盾、糾結。

未麻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對於轉型這件事極其抵觸,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這種轉型往往是大勢所趨、生活所迫。未麻在偶像團體中的表現已得到初步的認可,要想更上一層樓,需要做出更多的嘗試、拓寬自己的發展領域。於是在事務所壓力、市場發展狀況等多種因素作用下,未麻需要轉型成為演員,需要進行一次“成長”。不僅是她,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會面臨難以阻止的成長和變化:第一次住校、第一次獨自去外地讀書、第一次創業……很多我們成長路上會面臨的挑戰,其實和片中未麻的轉型並無區別。我們會想念與爸媽一起睡覺的溫馨,會懷念在熟悉的故鄉上學、玩耍的時光,但變化終將來臨,我們也不得不進行選擇和取捨。這時的我們,或許心裏也會有兩個自己,一個逆來順受勇往直前,一個抱著甜美的記憶裹足不前。兩個自己爭得不可開交,最終總會有一個自己倖存下來,成為主導我們去向的那個“我”。影片的結局正是如此,未麻解除了內心的焦慮和困擾,堅定了成為一個演員的信念。而那執迷於偶像歲月的“另一個自己”,已隨著醫院中癡癡地抱著鮮花的留美,永遠消失在未麻的世界裏。兩個“我”的談話,對於未麻來說想必是充滿血與淚的一段經歷。

未麻的這段成長之路,失去了許多,也收穫了許多。她失去了偶像的身份,喪失了原本的純真無邪;她失去了形象甚至是生理上的貞潔,更失去了心靈中那份質樸和單純;她失去了陪伴、守護自己的雪美,失去了回歸童真的勇氣與機會。成長後的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穩重、圓滑的女演員。這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究竟“演員未麻”和“偶像未麻”誰更應當存在於未麻的心中,這些問題並沒有標準的答案。成長中的失去往往也是獲得,不管哪一種選擇都並沒有孰優孰劣,我們真正需要做的,是學會和心中的另一個自己談談,去明確一個方向,去找准一條航線,哪怕不是最明智的選擇,起碼上路之後不至於心猿意馬、恍惚度日,成為又一個霧越未麻。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弦子的如果

《寂地》-這寂靜之地陪伴了我10年

陪伴Robbie Williams 讓歌者不孤單

善用科技部研發經費-創造大學新面貌

寫春聯談文創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