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主播馬翩然遭男友砍殺身亡 馬父心痛駁流言

NOWnews/ 2015.03.18 00:00
記者林士傑/綜合報導

正妹主播馬翩然2月慘遭男友殺害,遇害一個月後,馬父寫給女兒的一封信曝光,字字句句流露出心痛不捨,他甚至喊出:「如果用爸爸的生命去換女兒的命,爸爸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讓大批網友直喊心疼,希望警方嚴懲兇手。

25歲馬翩然曾任河南電視台主持人,在校期間代表參賽第五屆上海大學生電視節目主持人大賽,憑藉優異表現晉升總決賽奪得三等獎,現繼續攻讀學業,且是央視實習女主播。然而大好前途斷送男友手上,農曆年前她在住處門口被男友狠砍7刀,頭頸斷裂當場身亡,兇手慘無人性,甚至叫醒熟睡的馬父,表明自己殺害了馬翩然。

至今馬翩然遇害一個月,陸媒報導馬父寫信道出對女兒的思念,同時強烈譴責犯人,淚說:「做為一個父親,我想向社會上所有有女兒的父親呐喊:『保護好自己的女兒,保護好女兒的人生,別讓她受到傷害!』」馬父不滿兇手未受到制裁,且網路瘋傳不實謠言,自己才會寫下超過2300字的一封長信,希望法律能還女兒清白。

馬父寫給馬翩然信件全文

翩然: 我心愛的女兒,你冷嗎?你想家嗎?你走了已經一個月了,你在那裡還好嗎?我和你的媽媽、奶奶、姑姑、姑父……以及家裡所有的親人,都非常想你!你的弟弟也在問:姐姐去哪兒了? 翩翩,我還這麼叫你吧?在爸爸眼裡,你永遠是一個善良、天真、美麗、可愛的小女孩!是的,孩子,也許正是你的天真和善良蒙蔽了雙眼,使你看不清人性的險惡!你的美麗、可愛,觸發了他人的佔有欲和私念,從而扼殺了你的人生!天真有罪嗎?善良有罪嗎?美麗有罪嗎?可愛有罪嗎?沒有。有罪的是那個殘暴的殺人犯! 翩翩,那一刻你是多麼的無助,那一刻你是多麼的驚恐,那一刻你離家是那樣的近、又是那樣遙遠!那一刻你呼救了嗎?那一刻你來不及打家裡的電話吧?還是那一刻爸爸睡熟了沒聽見?你不是已經上樓睡覺了嗎?你是在何種情況下又開門出去了?你和爸爸近在咫尺,我卻沒有能夠保護你!女兒呀,爸爸自責啊!如果用爸爸的生命去換女兒的命,爸爸一定會義無反顧的。 翩翩,我的女兒,你的朋友為你打造的“天堂紀念館”,已經有萬餘次的流覽,聽說收到你的回信了,你說“我在這裡挺好的”?女兒,你會好嗎?那個惡棍還沒有受到最後的嚴懲,你能瞑目嗎?爸爸的心裡還在流血! 翩翩,我的女兒,記得那年你從商丘師院播音主持專業畢業,作為優秀畢業生家長的代表,你媽媽在畢業典禮上發言,你知道我們是多麼驕傲嗎?看著我們的女兒那麼出類拔萃,那麼溫婉可人,爸媽是多麼寬慰啊! 翩翩,我的女兒,記得三年前你投考廣西藝術學院的碩士研究生,被吳郁教授一眼看上,那是多麼的幸福和幸運啊!無論是天賦還是後天,你是那麼喜歡和執著於新聞傳媒的播音主持專業。當你被導師吳郁教授帶進北大課堂,你在微博留言道“吳郁老師來做評委,也把我帶進了北大百周年紀念大講堂~今晚的主持人是央視的李思思,舒東,其他的評委還有朱軍,張澤群,菊萍等~‘我在發聲,夢在發生’進行時!”你用自己的努力和才會,曾經獲得河南省第12屆大學生主持人大賽專業組一等獎、首屆全國大學生主持人大賽三等獎以及河南省優秀應屆畢業生等榮譽,在職業的道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等待你的是光明的未來。 翩翩,我的女兒,身為女兒你是值得我們驕傲的女兒,身為學生你是值得老師驕傲的學生!然而,你還沒有插上事業的翅膀就已經夭折了,誰之罪?那個蒙蔽了你的雙眼的殺人狂!他自私狹隘的心理毀了你!可是,作為你的父親,怎麼就沒有看出他的險惡呢? 為父已經痛心疾首了!女兒,你習慣了單純、簡單的生活,習慣了讀書上進,忽略了讀懂人的內心從而規避自身風險的社會課程!女兒,你是羸弱的,還不到110斤的身體怎麼抵抗190身高、230斤的兇手?你太心疼爸爸媽媽了,不願意在闔家團圓的節日裡因為你的事給我們添堵,你說你的事情自己解決。女兒,爸爸媽媽都太信任你了,根本沒意識到危險就在你身邊,讓你失去了你那美麗、光鮮、年輕的生命!你疼煞為父了! 翩翩,我的女兒,前不久你對為父說,你喜歡當老師,準備畢業後回母校當老師。好女兒,你是那麼善解人意,做什麼事都不讓父母操心,就連照顧弟弟的事也替父母承擔起來……可做姐姐的義務還沒有盡完呢,你怎麼捨得弟弟?他還年幼啊! 翩翩,再有幾個月你就業畢業了,你真正的人生還沒有開始,怎麼就這麼一聲不響地走了?我的愛女呀!爸爸對不起你呀!沒能好好保護你,沒能及時出門幫助你,究竟是什麼情況?使你永遠離開了我們?我的好女兒呀!爸爸累了,誰為爸爸洗腳呀?誰幫爸爸媽媽照顧年幼的弟弟呢?誰幫弟弟買玩具、誰幫媽媽爸爸買日用品?爸爸媽媽是那麼的愛你和需要你!媽媽爸爸在家呀,怎麼就聽不見你的呼救?! 翩翩,那天你不是11點多就上樓睡覺了嗎?你不是讓媽媽有話明天說嗎?你何時又出去了呢?被人在自家門口殘忍的殺害了!被砍了7刀,刀刀致命……你痛嗎?你喊了嗎?還是你根本已經無法叫喊、呼救呢?你是何時出去又被殺害的呀我的女兒? 翩翩,那天當爸爸從睡眠中被拽醒,發現大毛毛(兇手)——你多年的戀人,拿著刀架在爸爸胸前,兇狠地說:“你女兒不要我了,我把她殺死了。”爸爸問:“翩翩在哪裡,在哪兒?”他冷漠地說:“就在你家門口,已經被我殺死了。” 爸爸迅速推開架在胸前的刀,光著腳沖(衝)向門口的你,你已經倒在血泊中! 出於外科醫生的本能,爸爸對你進行施救,邊檢查邊對你心肺復甦。同時不知所措地向站在旁邊冷眼觀看的大毛毛哀求:“大毛毛,快打120、110電話……” 翩翩,我的女兒,當爸爸發現你頸項傷口深達脊髓,頭和頸部已經被割開時,仍然繼續救你,直至爸爸癱軟在地,倒在你身邊……你媽媽知道後的第一反應:救她!我無奈地告訴媽媽,你已經不行了。 翩翩,我的女兒,你就這麼一句話也沒有留下就永遠離開了……你媽媽暈了過去……爸爸無能,無法救活你,眼睜睜看著你的身體越來越涼! 翩翩,我的女兒,你才25歲,就這麼永遠地離開了……爸爸媽媽有多痛,你知道嗎? 翩翩,我的女兒,鄰居說聽見你呼救來著,爸爸媽媽卻沒有聽到,爸爸該死啊! 翩翩,我的女兒,此時此刻,爸爸是多麼的無助啊!作為一個父親,我想向社會上所有有女兒的父親呐喊:保護好自己的女兒,保護好女兒的人生,別讓她受到傷害! 可是,我的女兒,此時此刻你在哪裡?即便是我溫暖的懷抱,也已經無法擁抱你冰冷的身軀! 翩翩,我的女兒,爸爸聽說社會上傳出一些關於你的謠言,也許是有人想抹黑你以減輕刑罰,可爸爸知道你是清白的!為父相信法律的威嚴會給你一個明確的交待,相信社會的良知會為你的遭遇鳴不平!為父也會給你一個交待!相信終有一天,你會在天堂裡瞑目! 此致同堂裡的女兒! 你悲痛欲絕的父親:馬海波

社群留言